“宁王”撑大朋友圈,打响市值保卫战

来源:  企观国资       作者:牛小欧      发布时间:2024-6-4 16:20  |  

图片

▲宁德时代和哪吒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日前,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德时代)与哪吒汽车签署了十年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签约现场,站在C位的宁德时代董事长兼CEO曾毓群直视镜头笑容爽朗。

《企业观察报》记者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里,宁德时代开始迅速扩充朋友圈,除哪吒汽车外,先后与赛力斯、东风猛士、江汽集团、广汽埃安等企业达成合作。这些合作签约仪式曾毓群均亲临现场,从前“排队都难见上一面”的人,如今在寻求合作的路上马不解鞍。

宁德时代的动作频频与曾毓群的亲力亲为无不释放了一个讯号——“宁王”坐不住了。焦虑和压力不仅让宁德时代“行业霸主”的光环淡了几分,更让曾毓群的打法从“敢赌敢拼”变得谨慎稳妥。

“称王”简史

如果要探究宁德时代被称为“宁王”的由来,需要将时间线拉回到其迅速崛起成“商业神话”的那几年。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彼时的曾毓群就显露出了独到的战略眼光,在将中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后,便在福建省宁德市成立了这家电池制造企业。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宁德时代拿下宝马首款高端纯电动车“之诺1E”的电池订单,赚到第一桶金。

图片

▲宁德时代董事长兼CEO曾毓群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能坐上行业头把交椅,除了要有敏锐的商业洞察力,更重要的就是要有杀伐决断的果敢,曾毓群就是这样的人。

与曾毓群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讲过一个故事:一个早年投资宁德时代的朋友说,当年走进曾毓群逼仄的办公室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墙上挂着的四个大字“赌性坚强”。朋友问及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毓群答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在动力电池企业都扎堆在更为便宜的磷酸铁锂电池市场时,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甚至断言:“比亚迪只有做车载磷酸铁锂电池,在世界、在中国才有出路。”可宁德时代没有选择更为保险的常规技术路线,而是选择了两条腿走路,在生产磷酸铁锂的同时也押注研发三元锂电池。2015年底,曾毓群透露,公司的研发团队超过1000人,包括20多位海归博士、110多位全职博士,以及900多位硕士。

这样的坚持很快就迎来了回报,2016年政策开始扶持高续航的三元锂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成为唯一的获利者。

在政策扶持下,宁德时代迅速抢占市场,2016年营收增长161%,归母净利润增长206%。公开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22年,宁德时代的营业总收入从8.67亿元增长至3285.94亿元;利润总额从6243万元攀升至366.73亿元。这个过程中,宁德时代于2018年6月登陆A股创业板,同时在这几年一直稳坐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全球第一的交椅之上,市值也一路水涨船高。

2020年起,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导致对动力电池的需求急剧攀升。2020年宁德时代股价一路狂飙,全年翻了3.5倍,从年初106元/股涨到年底351元/股,光12月就涨了30%。到了2021年5月,宁德时代迎来创立十年来最为高光的时刻,市值一举突破万亿元,此后最高飙升至1.83万亿元。

与其他汽车新时代崛起的企业一把手不同,彼时曾毓群出现在大众视野的频率不高,保持着矜贵的“神秘感”。而他那几年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话是:“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宁德时代曾有“多傲娇”?有一个行业内广泛流传的小故事或许是其当年最真实的写照。2021年,随着电动汽车持续发展,动力电池严重短缺。以至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为了顺利拿到电池,亲自在宁德时代蹲守了一周。期间曾毓群与何小鹏还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当时的曾毓群抱怨“客户催货让他快受不了了”,他由此也提高了与汽车企业合作的门槛,有些合作条件甚至被外界称为“霸王条款”。

车企“起义”

车企在倍感无奈和压力的同时,也开始了反击。

随着“天下苦宁王久矣”的声音频频传出,“去宁德时代化”逐渐成为车企共识,纷纷坐上“赌桌”开始扶持另一家动力电池公司,更有甚者自己入局电池研发。

大众入股国轩高科,长城汽车孵化了蜂巢电池,“蔚小理”共同投资了电池供应商欣旺达……

2020年3月,比亚迪发布刀片电池,开始向第三方车企供应,正式加入了与宁德时代的竞争,其动力电池公司弗迪也寻求拆分上市。王传福称,“弗迪将改变中国汽车工业在全球新能源浪潮中的角色和分工。”

除了比亚迪,长安汽车发布了自研电池品牌“金钟罩”、广汽埃安也开始在自建动力电池工厂,之后发布了自研P58微晶超能电池,而蔚来也发布了自研面向900V的46105大圆柱电芯和电池包、极氪发布了首款全栈自研的金砖电池……据不完全统计,自研电池的主机厂已经超过13家。

在主机厂选择正面“刚”宁王的同时,多家第二梯队的锂电池厂商譬如国轩高科、欣旺达、亿纬锂能等企业得到机会后加速追赶,已在2022年起陆续成为整车车企的第二供应商。

随着入局者和后起之秀的增多,“赌桌之上没有人能一直保有运气”的铁律也开始显现。2019年6月份,动力电池“白名单”被废除,海外电池巨头LG新能源、松下等也纷纷加速在中国的扩张速度,这进一步加剧了宁德时代的压力。

在2022年,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的份额首次降至50%以下。进入2023年,尽管宁德时代依然稳坐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占率的首位,但数据显示其市占率已滑落至43.11%,与2022年相比显著减少了5.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比亚迪以其迅猛的发展势头紧随其后,市占率从2022年的23.45%增至去年的27.21%,这一增长不仅使比亚迪在市场份额上持续逼近宁德时代,更将两者之间的市场份额差距从近25%大幅缩减至15.9%。

资本市场对宁德时代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2023年9月6日起的4个多月中,宁德时代的市值持续下跌。截至2024年2月2日午盘,宁德时代股价定格在144.61元/股,总市值缩减至6361亿元。经过这番变动,宁德时代的市值相较其最高点已损失超过10000亿元,跌幅高达60%以上。曾毓群的个人财富也随之大幅缩水。根据胡润富豪榜的数据,曾毓群2023年的身价降至2243亿元,与2022年相比,减少了1105.2亿元。

宁德时代由此步入了“中年危机”。

据2023年年度报告,2023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4009.17亿元,同比增长22%。但在2022年和2021年,宁德时代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52.07%和159.06%。

宁德时代遭遇“滑铁卢”式下滑的不仅是营收增速。2023年宁德时代实现归母净利润441.21亿元,同比增长43.58%。这一数字在2022年和2021年则分别为92.89%和185.34%。

从独霸到合纵连横

危机四伏中,宁德时代在积极寻求变革和创新。除了战略的转变,其态度的转变更为明显。自去年起,曾毓群在多个行业公开论坛上频频亮相,多次“向车企表达友好之意”。他不仅向外界展示了宁德时代产品技术的优势,还明确指出电池成本已经实现了大幅度的降低。他更是强调了科技平权和服务大众的重要性,突显宁德时代的定位不断向帮助车企发展的供应商角色转移。

宁德时代也在积极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其中就包括上述与众多车企建立深度合作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不仅与车企在产品和技术上展开合作,而且与长安汽车、广汽集团、上汽集团等都成立了合资公司,进行深度绑定。

业内人士告诉《企业观察报》:“宁德时代的资本运作相当娴熟。投资自己的供应商这一策略不仅确保了供应链的稳定性,更通过股权的增值为宁德时代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宁德时代此举的核心目标,在于构建一个紧密相连、无缝对接的供应链闭环。在这个闭环体系中,供应链的各个环节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形成连带效应。”

虽然宁德时代并未放弃积极探索类似于凝聚态电池、固态电池、钠离子电池等新兴的电池技术方向,但在宁德时代与众多企业达成的合作中,也能窥见其更为宏大的商业蓝图。

宁德时代的未来,不在于“梭哈”动力电池。全新战局下,曾毓群“多注并投”,围绕现有电池产业链全方位布局储能、换电、电池回收等其他业务,彻底实现全行业的良性循环,从而夯实万亿市值。

以其最近与哪吒汽车签署十年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为例,根据协议内容,哪吒汽车将宁德时代作为汽车动力电池首选合作伙伴,宁德时代则为哪吒汽车提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动力电池产品和服务保障。同时双方还将在零碳、CIIC一体化智能底盘、换电、V2G(Vehicle to Grid)、电池回收,以及国内外市场开拓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如今新能源汽车废弃电池的处理问题是行业发展的重要课题,电池回收再利用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因此电池回收一直是宁德时代产业布局的重要一环。

宁德时代2023年年报显示,电池材料及回收业务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三大业务,营收也达到了336亿元,同比增长29%。电池回收再利用具有巨大的商业潜力,通过回收废旧电池进行二次利用,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利润。

除了与哪吒汽车进一步深化合作外,宁德时代还在今年4月宣布与沃尔沃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根据双方协议,沃尔沃汽车将回收退役及废旧电池交由下游供应商进行回收处理,宁德时代则利用这些再生材料生产新电池,并应用于沃尔沃汽车新车的生产。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和电网智能化程度的提高,储能系统作为平衡能源供需、提高电网稳定性的关键技术,市场需求不断增长。在储能领域,宁德时代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布局,包括电池、系统集成、运营维护等,并在储能电池领域拥有了四大关键技术,包括安全、循环寿命、经济性和大容量储能技术,这将进一步助力宁德时代拓宽业务领域,实现多元化发展。

在换电领域,宁德时代则推出了换电服务品牌EVOGO,近期又与滴滴出行就网约车换电达成合作。另外,宁德时代还进军船舶与飞行领域,提出多款船用电池系统及船舶动力系统解决方案、交付采用宁德时代船用动力电池系统的宁德市首艘电动观光游船“东湖之星”;就凝聚态电池进行民用电动载人飞机的合作开发、与中国商飞等成立新的合资公司。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山东考察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告别至暗时刻,东风汽车新领导层急速“换档”

首钢股份调整党委书记背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