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新能源车十年兴衰:拿着旧地图寻找新大陆

来源:  企观国资       作者:牛小欧      发布时间:2024-5-20 16:00  |  

图片

新能源汽车汹涌澎湃,在中国的大地上,在今天。

传统车企中,比亚迪、广汽埃安、吉利极氪、东风岚图、长安阿维塔等动力强劲;造车新势力中,理想、蔚来、零跑、哪吒、小鹏等也来势生猛,“鲶鱼”特斯拉更是大潮深处的龙卷风。

但只要留心观察,不难发现,北汽集团新能源车的表现却很不理想。而它,可是一度霸榜中国纯电动车销冠7年的行业先锋!

自2020年10月北汽新能源车极狐首款车型阿尔法T上市至今已过去3年半,但极狐在3个完整销售年份的总销量不足5万辆。这一数据甚至不如现今排在销量榜前列的几个新能源汽车品牌随便两个月的销量相加。

极狐品牌的疲弱也折射出北汽新能源车的窘境。

北汽新能源怎么了?北汽新能源何时才能摆脱困境?

从起步到巅峰

当提及新能源汽车这十年的发展历程时,北汽新能源绝对是里程碑式的存在。

从2013年到2019年,北汽新能源7年蝉联国内纯电动汽车销售冠军。特别是在2017年,北汽新能源的销量甚至超越了特斯拉,彰显了其在国内乃至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

北汽新能源之所以一度被称为行业先锋,一是因为曾经的成绩亮眼,二是因为其抢先入局。2009年,北汽集团响应国家多部委联合启动的“十城千辆”试点示范项目,全资成立了北汽新能源。北汽新能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由北汽集团联合北京工业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和北京电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等共同出资组建,北汽集团以60%的股权控股。

2013年,北汽新能源销售了1628辆电动车,位居全国首位;当年6月,北汽E150电动车正式打开新能源私家车市场。

随着2014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提速,北汽新能源也步入发展快车道,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尝试,将新能源业务从北汽股份中剥离,从有限公司转变为股份公司,成为中国首家采用股份制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2014年3月21日,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挂牌成立,有国家高层领导曾称赞北汽新能源:“你们是真干,而且干出了成绩。”北汽新能源改革完成后,共吸引22家非国有资本进入,持股达到37.5%。

成立股份公司是为了上市,但这并非易事。因此在面对上市对公司盈利能力的严格要求时,北汽新能源选择了一条更为迂回但务实的路径——借壳上市。通过精心筹划,北汽新能源与S*ST前锋达成合作,由后者收购北京新能源的相关资产,从而实现了上市目标。这一漫长的筹备过程历经曲折,终于在2018年成功完成。

2018年9月,北汽蓝谷在上交所举行了重组更名暨上市仪式,S*ST前锋更名为北汽蓝谷。此举不仅象征着北汽新能源与前锋之间复杂而重大的资产重组事项圆满收官,更标志着北汽新能源摘得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的桂冠,开启了在资本市场的新篇章。

北汽新能源的重大体制变革为此后众多新能源车企的生存指明了方向。

股份制改革的核心在于实现了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使得企业能够更加灵活地应对市场变化,提高经营效率。同时,股份制改革还为企业吸引了更多的社会资本,增强了企业的资金实力和市场竞争力。在北汽新能源的引领下,越来越多的汽车企业开始认识到股份制改革的重要性,并纷纷效仿。一汽集团、东风集团、广汽集团等传统车企在发展新能源车业务时独立出新能源汽车品牌并谋求上市。

在此背景下,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在进入高速发展期后首要任务就是登陆资本市场。

拿着旧地图 难寻新大陆

就在大众以为北汽新能源进入高光时刻后发展将一路长红时,它却因为在前期发展形成的种种桎梏导致跌跌不休。北汽新能源过于快速、大幅度的改革也加剧了隐患的爆发。

公开数据显示,北汽新能源2019年全年累计销量15.06万辆后销量表现进入“滑铁卢”,2020年北汽新能源全年销量为2.59万辆,同比下滑82.79%。横向对比,同年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7.9万辆。

2021年,北汽新能源销量2.61万辆,同比微增0.82%。但新能源车迎来高速发展期,作为后来者的造车新势力涨势迅猛,因此北汽新能源的成绩已无法与这些“闯入者”相比。以理想汽车为例,2021年,理想汽车仅凭一款车型理想ONE就达到了9.05辆的交付量。

2022年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为5.02万辆,虽同比增长92.06%,但同年比亚迪新能源车销量已为186.35万辆,同比增长208.64%;2023年,北汽新能源销量为9.22万辆,这一年我国新能源的销量已达到949.5万辆,照此计算,北汽新能源的市场份额还不足1%。

销量作为车企的“生命线”,势必会对财务表现产生影响。2020—2022年,北汽新能源母公司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蓝谷)净利润分别为-64.82亿元、-52.44亿元和-54.65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66.46亿元、-55.44亿元和-58.38亿元。

日前,北汽蓝谷发布了2023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3.1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50%,然而净利润却亏损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仅为1.19%。至此,北汽蓝谷已连续第四年出现亏损,累计亏损近226亿元。更令人担忧的是,2023年其扣非净利润亏损额达到了60.1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08%。

对于持续的亏损,北汽蓝谷解释称,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公司为提升综合竞争力,在技术研发、品牌渠道建设等核心能力上持续投入,导致短期业绩受到一定影响。同时,公司产品销量仍处于快速提升期,规模效应暂未显现,导致产品成本阶段性偏高。但仔细研究北汽新能源高光时刻的销量表现就会发现,其最大的问题在于销量结构并不健康。

尽管2019年北汽新能源贡献出了超过15万辆的最佳成绩单,但其中约70%来自B端市场,主要销售渠道包括网约车、公务车、出租车等,真正意义上的私家车占比极低。随着B端市场愈发饱和,北汽新能源的销量也出现了直线下降,形成数万辆库存。工信部原部长苗圩曾直言:“北汽新能源最早一批尝到了TO B的甜头,遗憾的是,在向TO C服务转换过程中掉了队。”

第二个问题是过分倚重补贴。由于新能源汽车在发展初期能拿到补贴,特别是微、小型电动车在限购城市又可以被赋予“占号神器”的使命,且相对成本低、投入少、技术门槛低,因此这一细分市场在前几年颇受欢迎。北汽新能源之前就过分倚重这一市场。但从低端市场切入的战略随着新能源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也逐渐暴露出弊端。没有高端车型支持会使其品牌弱不经风,同时较低的售价导致公司的成本无法提高。

第三个问题就是技术路线单一。北汽新能源在纯电车型上曾拥有显著的销售优势,然而从2020年至2024年这段时间,混合动力汽车逐渐崭露头角,成为市场的新宠。尤其在中国市场,比亚迪、长城汽车等知名品牌在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突破,增程式电动车更是成为热销之选,赢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理想汽车就是靠布局这一赛道实现了飞速扩张。

然而,北汽新能源却并未分食到这一市场的蛋糕。原因在于其嗅觉不够敏锐,迟迟未能布局,缺乏在混合动力汽车整车和关键发动机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从而错失了这一重要的市场机会。

上述一系列问题再叠加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退坡和市场竞争加剧,公司面临着成本上升和价格下行的双重压力,最终导致北汽新能源在后续发展中越来越力不从心。

翻身三策 如何才能破局?

北汽蓝谷主营业务包括纯电动乘用车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与销售服务,目前拥有极狐、BEIJING两大品牌。如果想要改写新能源汽车市场边缘化的现状,首当其冲是要削减中低端车型比例、冲击C端市场。因此北汽集团联合戴姆勒、麦格纳、华为等全球顶级资源打造的高端智能新能源汽车品牌极狐,就主要承担了集团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突破销量困局的厚望。

但要实现这一厚望,人事调整、提升技术实力、丰富产品矩阵尤为重要。

2022年11月,北汽蓝谷发布公告,聘任张国富、高建军、高健为公司副经理。张国富同时担任北汽蓝谷旗下北汽新能源常务副总经理,统筹公司经营管理。2023年2月,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北京蓝谷极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公司法定代表人、经营范围等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张国富接任樊京涛成为法定代表人,王秋凤卸任经理,由樊京涛接任。

图片

北汽新能源常务副总经理张国富

张国富具有20余年汽车行业经验,先后在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海纳川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汽车研究院等公司担任职务。自2019年起先后担任北京汽车集团越野车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裁,北京汽车集团越野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汽车蓝谷营销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职务。

关键时刻实施高层领导更替,是车企灵活应对时代变迁的策略,也是抵御市场风险的积极手段。北汽集团作为一个拥有众多子品牌、覆盖各类车型及细分市场的综合性汽车企业,张国富在集团内部多个品牌中的多岗位任职经历,使他能理解北汽文化,并对品牌的发展前景和战略方向有着清晰的认识。

同时,张国富丰富的经营管理经验也是北汽集团较为看重的,集团期待他能为北汽新能源带来创新思维与营销活力,助力销量显著提升,为整体发展注入新动能。

除了组织架构的调整,要摆脱“低端布局”所带来的口碑影响,还需提升产品力。对此,北汽蓝谷也做出了三个方面的努力。在提升技术厚度上,2021年北汽蓝谷投入巨资建设的试验中心二期正式投入使用,为持续提升研发能力提供支撑。今年4月,推出北汽集团自主研发的纯电动高端旗舰平台—“北极星”,这也是达尔文2.0技术体系的全新平台;在产品布局上,加快推新速度。2023年作为极狐产品大年,相继推出了极狐阿尔法S先行版、极狐阿尔法S森林版、极狐阿尔法T森林版、极狐考拉、极狐阿尔法T5五款新车型;时刻扩充“朋友圈”,持续深化与华为、宁德时代等业界领先企业的合作关系。今年3月,北汽蓝谷宣布牵手宁德时代、小米汽车三方建立合资公司,打造电芯工厂。

但完成产品力的飞跃,也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因此在2021年和2023年,北汽蓝谷分别进行了一次定增,募集资金分别为54.5亿元和60.3亿元,合计达114.8亿元。今年4月,北汽集团提出“以匠为心科技赋能品质平权”的造车主张,并宣布以累计1000亿元投资。

由于实施多措并举,极狐2023 年销量实现同比暴涨138%,销售新车超过3万辆。但客观来看,这个数据仍然无法支撑北汽新能源重回巅峰。

只是这一次,北汽新能源不再将“鸡蛋放进一个篮子”,与鸿蒙智行联合打造的首款智选车型享界S9亮相于今年的北京车展。彼时还在担任华为终端BG CEO的余承东介绍:“享界S9的定位是鸿蒙智行首款行政级豪华轿车,也是一款D级车,对标奔驰、宝马、奥迪等国际品牌的D级车产品,上市时间大约在2024年的7月或8月。”

北汽新能源要重现辉煌,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山东考察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告别至暗时刻,东风汽车新领导层急速“换档”

首钢股份调整党委书记背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