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再不抢锂就晚了

来源:  企观国资       作者:詹碧华      发布时间:2022-2-25 09:24  |  

2月15日,一条重磅消息在市场疯传: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旗下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研究团队于去年夏季在喜马拉雅琼嘉岗地区发现了超大型锂矿。该锂矿被认为“有望成为继南疆白龙山、川西甲基卡之后的我国第三大锂矿”。

此条消息无疑给“焦虑”的锂矿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随着全球动力电池产能的快速扩张,对相关资源的需求也在快速增加。锂金属由于质量轻、燃烧温度高,被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制造。

2022年元旦,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突破30万元/吨。仅一个月,价格涨幅已经逼近四成。锂资源紧缺的供给,给行业带来了重大的焦虑。

2021年以来,伴随着新能源市场持续升温,行业巨头及金融资本加速进场,全球锂矿争夺战剑拔弩张,全球企业正在不断加深全球锂矿布局。

中国锂资源占全球总量的6%

锂在地壳中的含量约为0.0065%,已知的含锂矿物有150多种,主要以锂辉石、锂云母、透锂长石、磷铝石矿等形式存在。

根据 USGS (美国地理研究)数据显示,2020 年全世界锂储量约 8600 万吨,主要分布在南美地区。其中玻利维亚已探明锂资源量为 2100 万吨、阿根廷为1930万吨、智利为960万吨;澳大利亚具有丰富的锂矿资源,资源量共计640万吨;中国锂资源量为510万吨,仅占全球总资源量的约6%。

目前全世界锂资源主要供给端为国外矿山,2020年国外矿山锂资源供给量为18.9 万吨LCE,占比44%;2020年南美盐湖锂资源供给量为12.3万吨 LCE,占比28%;国内锂资源供给主要来自锂云母,2020年供给量约6万吨 LCE,占比14%。

就产量而言,2020年全球产量82000吨,其中澳大利亚49%、智利22%、中国17%,三者产量占全球产量88%。

据研究机构统计,2010年至2019年间,全球最大的35个矿山,从发现到投产的平均所需时间为16.9年。而目前全球的待开发矿山多处于预可行性研究和最终可行性研究阶段,预计到投产还需5-7年。因此,锂矿的扩产周期十分漫长。有机构分析称,未来锂资源的供需紧张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国内发现百万吨级锂矿

我国锂资源丰富,约80%以上锂资源赋存于盐湖中,分布在青海、西藏等省份;而矿石锂资源集中于四川、江西、湖南、新疆等省份,其中四川、江西、湖南三省共计矿石锂查明资源储量312.6万吨,占矿石锂资源总量的86.3%。

盐湖锂浓度和镁锂比是衡量盐湖品质的重要指标,浓度高、镁锂比低更有利于锂盐提取;国内盐湖镁锂比普遍较高(除扎布耶外),尤其是察尔汗盐湖。我国大部分的锂都是在盐湖中,而这些盐湖又绝大部分分布在青海、西藏这些生态非常脆弱的地方,所以开采起来难度非常大。

锂在西藏的盐湖储量很丰富,锂离子的浓度也很高,而且镁锂比低,这种先天的优势使得该区域的卤水只要通过蒸发就可以得到碳酸锂,非常方便,但同时也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落后的基建设施。

因此,尽管我国锂资源量已经位列世界前列,但占比不足20%,同时,在锂的提取工艺上,我国也面临着比较大的困难,导致现阶段中国锂资源一直被国外“卡脖子”,对外依存度仍旧较高。

此次科学家在喜马拉雅山附近的琼嘉岗发现的锂矿资源,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中科院矿产资源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秦克章研究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通过对矿体体积和氧化锂资源含量保守估算后发现,矿体中氧化锂资源可达101.25万吨。此外,矿体中还有约3.98万吨铍资源、约2358吨氧化钽资源和约7074吨氧化铌资源。其中铍资源和钽资源均达到大型规模。这意味着,这一超大型锂矿预计储量约是2022年全年国内锂矿开采增量的10倍。

秦克章表示,该锂矿矿石属于宜选矿石,且矿区所在地交通便捷,远离珠穆朗玛峰核心自然保护区,矿体裸露,地形适宜,具备良好的开采条件。

国内锂资源依赖进口

在全球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关键矿产资源成为各国必争的战略性资源,尤其锂资源,作为新时代的“动力之源”,成为各国和各企业必争之地。“锂电池之父”古迪纳夫在获得诺贝尔化学奖时称:“锂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石油等战略性资源,一旦开采出现瓶颈,可能会跟石油一样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全球目前主要开发的锂矿类型中,盐湖卤水型锂矿是最重要的矿床类型,约占全球锂矿资源储量的 75%,南美的“锂三角”地区(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交界处的高海拔湖泊和盐沼),其储量之和占全球锂矿资源总储量的50%以上。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风口才刚刚吹起,未来对锂资源的需求量还远远没有达到高峰。仅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新能源汽车全年累计销售352.1万辆,市场渗透率达到13.4%,同比增长1.6倍左右,而锂作为锂电核心材料,未来10年在新能源车和储能等应用领域的推动下将维持高速增长趋势。根据SNE Research的预测,到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达406GWh,而动力电池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约18%;到2025年,这一缺口将扩大到约40%。另据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门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动力电池供应或在2025-2026年“售罄”。之所以会有这么大新能源电池缺口,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原材料锂的开发能力不足。

百川盈孚数据显示,2021年碳酸锂消费27.9万吨,同比增长44.79%;氢氧化锂消费9.85万吨,同比增长159.18%。相关机构预计2025年全球锂的市场空间将增长至117万吨LCE(碳酸锂当量)。

毫无疑问,我国是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第一大国,有望借着新能源之势,实现对传统汽车强国的超越。因此,我国新能源汽车火热的背后却有一大忧虑,那就是锂资源依赖海外进口。

“跨界”抢锂

锂矿的价值日益凸显,各国为锂矿开采设立门槛的倾向也越来越清晰。就我国而言,工信部统筹提升关键资源保障能力,推动加快国内锂资源的开发;企业布局锂资源,在国外并购锂矿,国内加速锂资源开发,正在不断增强锂资源话语权。仅在2021年10月,中国企业就参与了8起锂矿投资交易,总金额接近200亿元。其中5起交易的投资标的位于海外,涉及阿根廷、加拿大、巴西等国。

锂电企业纷纷加速布局上游锂矿资源,越来越多的资本也乐于跨界布局锂矿,抢占锂矿就是抢占到了市场的先机。数据显示,2021年下半年以来就有超20家企业跨界布局锂电,其中包括金圆股份、鞍重股份等上市公司。

2021年8月,赣锋锂业拟以自有资金投资84亿元建设年产15GWh新型锂电池项目。国轩高科目前已先后布局了正极、负极、铜箔、隔膜、电解液等上游原材料及电池循环回收,希望建立全产业链的垂直布局。

特别是对于电池行业龙头企业宁德时代而言,供应链既是武器,也是软肋,布局上游锂矿锂盐资源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宁德时代布局海外投资合作,一举拿下两座海外锂矿。其中,宁德时代的参股公司CATH出资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亿元)入股非洲一锂矿项目Manono,同时以每股3.85加元,总现金对价约为3.77亿加元(合2.97亿美元)拿下加拿大锂矿企业Millennial。在国内,宁德时代不断加码,2020年宁德时代收购新锂公司,认购股份总额高达1000万以上,投资额约为4400万元;战略性投资江西志存锂业、天华时代等。宁德时代不断通过收购、战略入股等方式布局锂盐资源。

近日,四川时代与甘孜州投资集团、宜宾三江汇达公司、四川省天府矿业公司在成都签署合资协议,共同加快四川省锂矿资源勘探开发,增加锂资源供应。

双碳环境下,锂资源的战略重要性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加大我国锂资源开发力度,对于保障锂资源供应安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党的二十届三中全会在京举行
国务院国资委:整治形式主义 为基层减负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从中国一重到哈电集团,刘轶挑战“三大动力厂”

岚图能否开启东风汽车新霸图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