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企业观察报官网

世纪华通完全控股 盛大游戏能否走出多事之秋

2017-9-25 15:39|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摘要: 经过两年资本长跑,世纪华通完成了对盛大游戏的全部股权控制。这意味着,盛大游戏持续两年的股权纷争终于告一段落。


本报记者/张郁 高金霞

8月28日,上市公司浙江世纪华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华通”)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华通控股和第二大股东邵恒、第三大股东王佶来的《关于收购盛大游戏公司部分股权事项的通知函》。公告宣布,为确保盛大游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游戏)控制权的完整性,为盛大游戏后续业务发展、资本运作奠定坚实基础,华通控股和邵恒、王佶拟收购盛大游戏剩余9.08%股权。

经过两年资本长跑,世纪华通完成了对盛大游戏的全部股权控制。这意味着,盛大游戏持续两年的股权纷争终于告一段落。

8月初,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年经常会有人问及四个问题:盛大游戏会不会改名、股权的问题、“传奇”IP的纠纷以及管理层的变动。如今可以用四个字作为答复:迎刃而解。

有舆论质疑,是不是真的都已迎刃而解?股东间持续不断的纠纷,给盛大游戏带来的各种动荡,是否不仅仅是伤及体肤?世纪华通历经三年时间、“冒无数的风险”、感动了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的此次收购,是否会给盛大游戏带来新的发展空间?盛大游戏可否借此时机摆脱“传奇”IP纠纷?盛大游戏能否再续“传奇”?

股权纠纷是否伤了筋骨

无疑,股权争斗给盛大游戏带来的不仅仅是伤及体肤,盛大游戏的营收开始直线下滑,在宣布私有化前的最后一个财年(2013年),盛大游戏营收43.45亿元。而到了2016年,根据大股东世纪华通的数据,盛大游戏该年营收38.6亿元,对比2013年下降11.26%。而这个背景是从2013年年底到2016年年底整个游戏市场销售收入从831.7亿元到1655.7亿元,近100%巨大增长。

虎嗅网在对盛大游戏的报道中这样写道:股权的斗争之下,盛大游戏原有的高管层几乎已经全部出局,其中包括CFO姚立、CAO张瑾、COO朱继盛,其他还包括副总裁朱笑靖、蔡玮、崔嵬,以及《热血传奇》手游制作人郑建鑫、IT总监贺萍等等。盛大游戏彻底抹除了陈天桥的印记。

股权的争斗之下,使得盛大这个最早提出私有化回归A股的游戏巨头,至今还在等待最后的临门一脚。而比它晚宣布私有化的两大巨头——完美世界、巨人网络,早已经在A股的资本市场获得了巨大的回报。现在回归A股似乎已经没有疑问,但另外一个留给盛大游戏的疑问是,现在的A股市场对游戏公司来说是否还有红利?

对于被称为“盛斗士”的高管层的出走,回归一年的谭雁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作为曾经的盛斗士,这一年的回归首先面临的是心态的变化,然后是反思。比如,过去的盛大游戏是最早做页游的,但是却错过了整个页游时代。手游时代也是很早就做了布局,但是在一开始却并没有走得很快,所以很多人想去外面看看新的东西,而回来后的盛斗士们则把这些改变和新的想法也带了回来。

去年6月履任盛大游戏CEO的谢斐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深有感慨,“在盛大游戏的这一年多就像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外面看上去光鲜亮丽,但事实上脚上起了多少泡、什么地方疼就只有自己知道。”彼时,谢斐接掌盛大游戏不久,便着手以铁腕进行系列人事调整,在当年的公开信中,谢斐称,盛大游戏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无论这场股权的争斗影响如何,如今已经落下帷幕。然而另外一场争斗“激战正酣”,盛大游戏和韩国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娱美德)之间关于《热血传奇》这个IP的争夺不断发酵。

传奇IP之争被移动时代放大了?

关于传奇IP纷争的最新剧目准时开播。7月初,盛大游戏宣布与子公司韩国亚拓士公司(简称亚拓士)之间就授权到期的《热血传奇》IP续约8年。随后,作为传奇的共有著作权人娱美德召开新闻发布会,其CEO张贤国直言:“对于盛大游戏的违法行为,曾多次要求对方予以纠正,但盛大游戏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我们不认可此次续约,必要时将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8月16日,娱美德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申请的关于亚拓士与蓝沙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盛大游戏子公司)续约《MIR2:热血传奇》的协议被裁定停止履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认定:“如果亚拓士没有与娱美德协商情况下签署续约,有对共同著作权人娱美德的权利侵害嫌疑”,裁定立即停止该续约协议的履行。

娱美德表示,之所以提出该禁令申请,是为了防止2017年9月28日合同期满后,蓝沙将依据亚拓士不合法的单方授权继续运营《MIR2:热血传奇》PC端游。

8月21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娱美德针对亚拓士提出的《热血传奇》共有著作权冻结申请,作出了正式的允许裁定,“亚拓士对其拥有的共有份额不得作出出售、转让以及其他任何的处分”。

据有关律师解释,冻结意味着不能再对外许可了,但是这毕竟不是最终的判决。其结果存在两个可能:一是,亚拓士根据合同偿还娱美德应得的份额,这样亚拓仕可以继续作为共有著作权人并对外许可;二是,亚拓仕不偿还相应的份额,那么法院将拍卖亚拓仕拥有的一半著作权。

张贤国在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可以认为中国、韩国的法庭正确掌握了案件的本质,传递了对此不会继续默认的强烈信息。目前上述判决处于临时处分阶段,审理本案才能得出最终结论,因此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这是通过充分的审查后作出的结论,因此从合理的方面来看,有望维持上述判决。

紧接着的8月24日,以盛大未履行支付“传奇”系列另一游戏《传奇3》授权费用合同义务为由,娱美德正式向盛大发出《传奇3》的解除合同通报函。

然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9月2日,盛大游戏以“传奇”之名,与腾讯游戏携手,在上海启动“传奇悦享会”。据介绍,传奇悦享会是以《热血传奇》端游、《热血传奇》手游、《传奇世界》端游和《传奇世界》手游四个游戏为基础,以线上专属特权、线下强社交为承载,全面打造的玩家俱乐部。

如此看来,这场围绕传奇IP的纷争还看不到何时剧终。娱美德、亚拓士、盛大游戏这三者之间关于《热血传奇》之争的孰是孰非,已经不再重要。战争一直陪伴左右。

有评论认为,如果没有手游产业的爆发,或许这样的问题不会发生,但正是手游产业的极速发展,使得这个问题得以放大。因为在端游时代,将《热血传奇》这个产品交给盛大游戏以外的厂商运营,是否会比盛大游戏更好,这个未来没人敢去赌。

但是,手游时代的到来,打破了平衡。

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997.8亿元,移动游戏占比56.3%,剩余部分为客户端、网页、社交等游戏。移动游戏占据着中国游戏市场的半壁江山,并且这个趋势会被逐渐放大,在未来中国游戏产业中毫无疑问,手握移动游戏的王牌将是“一时”的赢家。

当下的中国游戏市场,在产品研发上,并不存在技术壁垒。

造成这些公司产品成功与否的另外50%不在于技术,而是在于运营。但手游时代的盛大游戏在产品的运营上的优势已不再凸显。

在7月底召开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上,娱美德召开发布会表示,希望与中国知名企业开展“热血传奇IP”多元化事业,为了应对盛大游戏,拟在中国选择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市场影响力的合作伙伴。以此为基础,娱美德未来或寻找与盛大游戏实力相当或超越盛大游戏的企业,成立合资企业(JV)的方式合作,提升《热血传奇》的市场竞争力。

有评论称,曾经立足于产品和运营的盛大游戏,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往上依赖IP,往下依赖腾讯的公司。虽然谭雁峰将这种依赖解释为,是盛大游戏向“积极开放的心态”的转变,是与行业在思想上、利润上的分享和交流,但人们仍不禁要问,拿掉这些知名的端游IP之后,盛大游戏的价值在何处?

世纪华通钟情盛大游戏福兮祸兮?

显然,盛大游戏并不这样认为。谭雁峰透露,今年下半年会把公司重点放在手游的发行上。他认为,发行核心是要解决两个问题:产品来源和用户来源问题。在这两点上盛大游戏有着天然的优势。

谭雁峰说,在产品来源上,内部有盛大游戏自研产品;外部,过去十几年盛大游戏一直和一些游戏大厂有着密切的联系,像SE的《勇者斗恶龙》都将交由盛大游戏发行。用户来源上,盛大游戏品牌影响力是一些纯发行公司无法比拟的。而效果营销上,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去试错,盛大有足够的资金去做支持。未来盛大游戏将以“效果+品牌”核心发行模式,快速去布局这个市场。

从2015年开始逐步参与盛大游戏业务,盛大游戏的新掌门、世纪华通CEO王佶在近期表示,今天的盛大游戏跟以前相比已有很大不同,3年前的盛大游戏PC业务占比超过90%,而现在盛大游戏70%的收益来自手游。

然而传奇IP之争已经蔓延到了移动游戏领域,今年以来,因为爆款手游《传奇世界》,盛大游戏作为IP方,与联合开发商CP方(内容开发商)深圳市椰子互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子互娱),因版权纠纷对簿公堂。

接手纠纷不断、诉讼不断,历经动荡的盛大游戏,王佶却说“回过头看,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据悉,以汽车零部件业务起家的世纪华通从2014年开始才真正涉足互联网游戏行业,转型主要依靠的是几次大手笔收购,包括对七酷网络、天游软件和点点互动的并购。

然而,相较世纪华通股东对盛大游戏的这种执着与信心,有许多业内人士却认为完成独家控股后,世纪华通仍然面临诸多风险。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于收购盛大游戏后,世纪华通的全球“游戏王”征程,表示并不乐观,风险系数很大。

他认为,首先是法律风险。从2003年,娱美德和亚拓士针对“传奇”IP进行首次争夺战开始,旷日持久的版权争夺战历经13年,仍未得到最终解决。甚至于《传奇》能否继续留在盛大,仍待观察与等候。而盛大与椰子互娱关于爆款手游《传奇世界》的版权纠纷,也令盛大游戏遭遇“卸磨杀驴”的质疑。有媒体在报道中这样表述,在娱美德的连环追命锁下,盛大无效的影视改编权,会不会产生新一轮的法律诉讼,都是未知数。

其次是产品单一化风险。此前有媒体报道,“传奇”系列的收入占到盛大游戏总营收的70%左右。经历2016年转型手游后,抛去被停止续约的《传奇》,及正在涉入法律诉讼的《传奇世界》,盛大只有《龙之谷》撑门面。

还有庞大的资金风险。虽然谢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资本的力量在整个公司发展的过程当中肯定会起到一个助推的作用,而且我也坦白讲,对于盛大游戏也好,对于世纪华通也好,我们的股东在资本层面上一定不会做得太差。”她说,“在这个方面,我个人还是很乐观的。”

但分析认为,私有化将近两年过去,对于从端游转向手游的盛大游戏来说,资本的关注在何时都是非常需要的。

摆脱对“传奇系”的依赖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在从纳斯达克退市后,盛大游戏经历的股权纠纷,使得盛大游戏重新步入资本市场的大门显得步履艰难。

王佶说,盛大游戏作为标志性企业,总归要回到A股资本平台,有两条路径:重组经营自己的上市公司或未来IPO。独立IPO则面临着同业竞争的问题,目前与世纪华通对接最重要。

王佶表示,并购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实现融合,在公司业务层面、架构层面以及资本层面进行整合。目前,除了资本的整合还需行政审批外,其他两方面的整合已经在进行中了。“行政审批与国家政策和市场环境有关,最快的话,希望年底就能把盛大‘装进来’”。

未来,世纪华通对游戏产业的战略更着眼于全球化布局,并将通过旗下互联网公司延伸多元化发展,影视、文学、动漫、在线教育,从VR到二次元经济,从精品IP到产品衍生,坚定打造以IP为核心的全球化内容产业生态圈。

提到世纪华通的全球内容产业布局,王佶表示,目前,盛大游戏手游收入已超总收入七成,随着《龙之谷》手游在国内大获成功,进一步摆脱对“传奇系”的依赖,完成由端游向手游、由传奇系向非传奇系的转型。

有分析认为,过去,单款爆款游戏可以造就很多家上市公司,而这也成为过去时。我们可以看到,在端游领域,平均5年出现一款现象级游戏,伴随新品的出现,老牌现象级端游开始走向下坡路,这其中不乏包括全民现象级别的产品。而移动游戏时代,这个时间更是被缩短,一年乃至更短。可以看出,在现阶段,若将全部身家“押宝”一款产品,无新产品或新类型产品进入,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对此,娱美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娱美德一直维持和表明了按照法律和合同进行处理的一贯立场。按照合同和法院的判决,盛大游戏需要终止《热血传奇》和《传奇3》合同,然后继续提供《热血传奇》和《沙巴克传奇》手机游戏的运营服务,并履行相关合同即可。

娱美德会依照双方的约定继续将版权的所有相关收益分配给亚拓士。

同时,为了建立及维持合法的《传奇》生态系统,娱美德计划建立“传奇正品联盟”。 加入“传奇正品联盟”,就能获得合法的授权。

最新评论

关于企业观察网|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合作|

业务合作电话 :010-68718028     传真 :010-68718091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2号院     邮编:100048

( [ 京ICP备15031406号-2 ] [报纸出版许可证:京报出证字第027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批字第直071053号] )
  GMT+8, 2017-10-21 11:10 .

返回顶部
企业观察网24小时联系方式
 : 397771540
《企业观察报》监督举报电话
 : 010-6871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