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上币项目变竞价排名,借销毁平台币拉盘

来源:   时代财经       作者:冯忆情      发布时间:2021-4-25 18:23  |  

整个加密货币交易体系的发展,其实是向传统金融不断学习进化的过程,金融产品会越来越丰富,专业的币圈券商、资产管理公司也会出现。

近日,PAData按照市值大小和市场声量选取了BNB、OKB、FTT、HT、LEO、KCS等6种中心化交易所的平台币进行统计发现:今年以来,6种平台币的平均涨幅达到了约560.48%,其中,KCS和BNB今年迎来大涨,币价涨幅分别达到2594.94%和1478.87%。

“从赚钱角度看,传统证券市场交易所和币圈头部的几家交易平台都富得流油,只不过前者赚的钱你自己不能动,后者赚的钱都能进自己的腰包。从业务角度看,一个是大学老师,一个还是小学生,还不能相提并论。”加密货币行业资深研究人士徐肖(化名)4月2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割韭菜”赚钱到手软

“在币圈,其实从ICO那一刻开始,最赚钱的‘割韭菜’生意就已经诞生了。最常见的是收取上币费,其次还可以投票上币。表面上看是最受炒币者欢迎的项目最先上币,然而实际中又变成了竞价排名的游戏。为了登陆交易平台,项目发起人不得不用自己的资金去刷票。”TOP Network联合创始人Noah Wang向时代财经表示。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处于区块链生态的最前端,承载了交易中介、价值流通渠道等角色,也是项目方、投资者、做市商的沟通桥梁。但是,由于目前币圈的交易平台完全没有监管,也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在投资者和项目方面前为所欲为的现象并不少见。

“可以说,交易平台是币圈唯一可以大小通吃的一个存在。项目方上币要讨好交易平台,而且还要给交易平台一笔上币费用,投资者购买的币也都是在交易平台的手里,在没有强监管的情况下,交易平台可以随意通过后台数据操作,割投资者的韭菜。”Noah Wang表示。

还有一种常见的割韭菜方式是收取项目“流动性管理”费。所谓流动性管理,是指交易平台使用一种自动交易的小程序,进行自买自卖,让币价在小范围内呈现出一定的波动性,并以此制造出一种众人争相抢购的假象,以吸引投资者买入。据说这项服务,交易平台每月要收取项目方上千万的维护费用。在一茬茬收割之后,项目方筹得的资金也就所剩无几了。

“交易平台作为中介,应该给用户提供一个客观公正的平台,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徐肖认为,交易平台不仅需要设立内部管理机制和风险赔付机制,也需要严加审核平台上线项目的质量,保护用户的资产安全,“这是交易平台的责任和义务”。

平台币暴涨

“某种程度上看,平台币相当于是一个杠杆工具,可以撬动更多的用户和资源。”徐肖表示。

据介绍,平台币是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发行的一种代币通证,可以在其发行平台里与部分或全部币种进行兑换,除此之外,还有持币者分红、投票权利等功能。2019年IEO风生水起,各平台的平台币也随之火了一把,用户纷纷购买平台币参与抢购代币份额。随着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平台币崛起。

近日,PAData按照市值大小和市场声量选取了BNB、OKB、FTT、HT、LEO、KCS等6种中心化交易所的平台币进行统计发现:今年以来,6种平台币的平均涨幅达到了约560.48%,其中,KCS和BNB今年迎来大涨,币价涨幅分别达到2594.94%和1478.87%。

相比其他加密货币,平台币有交易平台积累的用户基础,其价值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制造需求,拓展出丰富的场景及周边应用,或者主动给出一些使用福利,为平台币制造使用价值。另一个就是把控供给,人为制造通缩,也就是回购销毁。

“回购/销毁是最常见的币圈拉盘格式,因为token总量会减少,通货紧缩效应下,会促使币价的升值。”徐肖表示。

根据PAData统计,2020年以来,上述6家交易平台披露回购/销毁的平台币总数约为1.31亿枚,等值总额约9.46亿美元。其中,今年披露的回购/销毁总额约为2.19亿美元。按照不同交易平台回购/销毁资金占收入总额的比例推测,6家CEX的(预估)总收入达到44.41亿美元。

考虑到数据的完整性,按照去年的回购/销毁情况预估各家交易平台的实际营收情况,Binance营利17.34亿美元,Huobi营利13.33亿美元,OKEx营利3.25亿美元。

徐肖认为,“平台币的升值空间是跟交易平台的发展前景保持一致的。如果这个交易平台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它的平台币当然也就会越来越值钱。”

高枕“有”忧

“别看现在币圈交易平台很多,但是都没什么新花样。很多交易平台要么一成不变,要么就是抄袭。”徐肖表示。

对于国内用户来说,目前币圈交易平台的竞争格局主要就是币安、火币和OKEx三足鼎立的局面。目前,三大交易平台业务涵盖现货交易、合约交易、财富管理等,并且在矿池、钱包等数字货币周边生态进行了广泛布局。

整体而言,当前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还远未达到成熟阶段。虽然这些年在数量上实现了大幅增长,但呈现鱼龙混杂、规模实力参差不齐的局面。从技术能力、运营经验、和风险控制等方面来看,大部分交易平台存在很多不足,安全事故频发依然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痛点。

相比之下,传统证券市场交易所无论是在整体机制构成还是在市场用户成熟度方面,都有着非常扎实的基础。这不是加密货币发展短短两三年时间就可以赶追上的,但是在金融工具方面,传统证券市场交易所的很多思路都是可以借鉴使用的,特别是衍生品市场。

在不少币圈人士看来,目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已经上线的杠杆ETF、永续合约、杠杆交易都是沿用传统金融工具并在此之上进行的创新。“整个加密货币交易体系的发展,其实向传统金融不断学习进化的过程,金融产品会越来越丰富,专业的币圈券商、资产管理公司也会出现。”

Noah Wang认为,从币圈交易平台发展趋势看来,大批小交易平台会倒闭。因为交易平台需要具备的技术资源、运营管理人员、口碑品牌以及社群等,小交易平台都是不具备的,所以大批交易平台的退出将会是常态,“实际上并不需要那么多的交易平台。老牌的交易平台还把持着交易量,对于小交易平台来说,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品牌、社群上,都无法与那些已经形成规模的大交易平台抗衡。”

(编辑:于思洋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广西考察
中德两国“云上”政府磋商举行
郝鹏赴福建出席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滹沱河生态修复三期工程加紧推进
青豫直流工程累计外送清洁电量100亿千瓦时
热烈庆祝企业观察网改版升级
融媒体更多

机票盲盒成收割流量新利器,中国消协喊话要理性

“孩子又没死!”导游何至于如此猖狂?

5亿“夜猫族”!为何8小时睡眠成为蓝血奢侈品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