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黑油网上流,监管严里走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付嘉欣       发布时间:2022-1-7 22:07  |  

近日,江苏省发布了为期一年的成品油市场综合整治专项行动结果。在整治“互联网加油”方面,在江苏各地摸排发现了“一线加油”“易点加油”“宝佳石化”等25家非法经营成品油的互联网成品油平台企业及分支机构。继2021年9月找油网作为曾经的行业独角兽,被爆资金链面临断裂、拖欠员工工资超2000万元,互联网成品油服务平台再次引发关注。

不法现形

在此次摸排发现的25家非法经营成品油的互联网成品油平台中,“一线加油”是最大的非法销售成品油的互联网平台企业。

根据江苏省“政风热线”收到的镇江丹徒区的马先生反映,一处院子中停放着十几辆“一线加油”的油罐车,经常在路边给货运车辆加油。但加油过程极不规范,销售人员在加油时吸烟、接打手机等行为时有发生,有的油罐车甚至存在明显的滴油情况,令人提心吊胆。

江苏省相关部门对此展开调查,发现这家名为“一线加油”的平台并没有依法获得成品油零售经营资格。“国务院412号令明确规定,成品油零售经营资格需要审批,网络交易也不得违反法律法规。”江苏省商务厅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处处长卞益斌表示。

而实际情况是,“此类平台基本上只具有市场监管部门颁发的批发资质营业执照、交通部门颁发的危化品运输证,但不具备成品油零售许可证,属于典型的非法流动加油。”江苏当地正规加油站经营者表示。

最终查明,“一线加油”私设油罐4只,共计8立方米;自有销售成品油的油罐车15辆,加盟的流动加油车40辆。根据官方检测,此平台销售的油品均不合格,加油机也未经市场监管部门检定。2020年11月“一线加油”上线手机APP后,销售数据达6万多条。在江苏、浙江、安徽等多个省份销售成品油1亿多元,但实际报税收入仅1000万元,涉嫌严重的偷税逃税行为。

除“一线加油”外,“易点加油”“宝佳石化”等互联网成品油平台同样存在非法经营成品油行为。它们通过线上下单,线下用非法改装的面包车、商务车,包括厢式车辆,在物流园区、建筑工地、居民小区以及停车场,给网约车、货运车辆加油。

“这种通过互联网实施的非法加油行为,既扰乱了市场秩序,又给社会带来了安全隐患。”中国石油科学技术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袁江如表示。

野蛮生长

江苏当地正规加油站经营者随政府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些互联网成品油企业全部拥有自己的APP或微信小程序。“现在上线加油APP或微信小程序太容易了。”他感叹说。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手机APP开发越发便捷,“门槛”越来越低。据统计,2018年国内市场上监测到的手机APP数量已超过442万款。这两年虽呈下降趋势,但仍超过290万款。企业只需支付开发费用,就可以根据需求获得一个足够支撑其工作运行的承载平台。

微信小程序同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个领域,成为很多企业和组织开展日常工作的平台。微信小程序比手机APP更容易开发,而且推广方式更便捷。

有了这些便捷的平台,互联网成品油企业会派员工到城乡接合部、乡村以及货车聚集的国道等地,利用司机图便宜、图方便的心理,走进人群宣传低价油品和线上下单、全城配送的流动加油服务,竭尽所能让司机下载APP或关注小程序。“拿着二维码到司机群体中交流,通过赠送一包烟、一瓶水的方式,就可以让司机下载APP、扫码关注小程序。”江苏当地正规加油站经营者说。

而且,“这些互联网成品油平台的APP和微信小程序,操作难度不高,用户可以在其中清楚寻找到所需的服务。只要打个电话,平台就会派加油车上门加油。这样给一些司机节省了成本,对一些司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这样交易地点更隐蔽,政府查处难度加大。”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能源经济与金融研究所所长郭海涛表示。

不仅利用APP或微信小程序野蛮生长,为以低价吸引用户,一些互联网成品油企业还将主意打到了油品上。此次整治中发现某些平台有自己的土法炼油设备及场地。这些场地位置偏僻,场地中配置了简易蒸馏塔等基本设备,整个炼油过程工艺简单、门槛低、成本低,因此普遍比正规加油站的零售价便宜1元/升。

“这是除走私、偷油之外的另一种非法油品来源。这样炼出的油品质量差,环境污染严重,对汽车发动机有很大的损伤。”袁江如表示,“目前这种情况并没有被有效治理,就给某些不法平台提供了便利途径。”

亟待规范

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提升和汽车生态的不断完善,给互联网成品油平台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前景和发展空间。但面对互联网成品油平台的乱象,何解?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江苏当地正规加油站经营者反映,检察院、法院对适用法律的认识有分歧,使得相关涉油案件办理时会出现司法衔接障碍。流动加油车仅以治安管理条例予以拘留及罚款处理,对作案设备难以罚没,震慑作用有限,屡打屡冒,禁而不绝。

“目前整个市场环境不够规范,确实需要尽快确立相关政策法规来保障互联网成品油平台健康发展。”郭海涛表示,“而且对违法违规加油要加大惩处力度,不止要约谈、叫停和取缔,还要严加处罚,体现对非法加油行为说‘不’的决心。”

面对互联网成品油平台监管难的问题,袁江如建议利用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建立国家统一平台,使得每个平台的手续以及每一笔交易记录全部清晰可见。“这样就能有效降低市场监管难度。”

“解决问题,不仅要控制,更要会疏导。”袁江如表示。对长途货运司机来说,成本问题最为重要。这些互联网成品油企业的低价油品和流动加油服务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因此有了生存空间。纾解司机的成本压力一家企业或许束手无策,但对多家企业来说却不然。“最好有相应组织协调正规企业布局和完善这项工作。如果由国家能源局协同几大石油公司以及民营企业组建一个整合型第三方平台,以便各家企业在此运行,肯定会有很大的作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镭认为。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出席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
李克强主持召开减税降费座谈会
郝鹏到通用技术集团宣讲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神舟十三号乘组两名航天员已成功出舱
中老铁路(义乌—万象)国际货运列车启程
我国成功发射通信技术试验卫星九号
融媒体更多

天良丧尽!直播妇科手术岂是一个医德问题?!

过年抗疫莫加码,别一刀切了“乡愁”……丨锐评

流调被泄遭网暴,这样的“人祸”就该追责!丨锐评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