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用了18年,他终于打开了电子招标采购行业“一扇窗”

来源:  企业观察网       作者:赵佳红      发布时间:2021-7-13 16:13  |  

要撬动一个颇为传统行业的市场格局和原有体系,其难度可见一斑。这不仅是开发一个实用软件或是创新一套商业模式,更需要国家、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等各方力量的推动,在“天时地利人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方能显成效。

而在招投标采购领域,有这么一个人,用了18年时间,真正推动和改变了一个行业的发展进程。

他就是易招标创始人、CEO张利江,我国知名的招标采购供应链专家。他从1996年本科毕业后进入宝钢集团,从投标销售、招标采购一直升到宝钢集团旗下宝华招标的董事总经理,用他的话说,如果没有从宝钢辞职,后面的发展路线几乎都是可以看到的。但是,安安稳稳的日子显然不是他所追求的,他从2003年起推动招标采购信息化,主导建立了集团招投标管理制度,建成中国第一套全流程互联网招投标平台。多年的行业深耕与探索,使他越来越坚信,电子招投标采购行业大有可为,是能做一辈子的事业。为此,为了能更全身心投入到这份事业中,他于2013年毅然从宝钢集团辞职,加入上海汇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招标),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电子化招投标的探索者和实践先行者

万事开头难,虽然张利江在招投标领域拥有骄人的成绩和丰富的经验,但在公司创立之初,仍走过一段弯路。

“我们创业之初的想法是做一个招标采购的SaaS平台,但发现当时招标采购信息化基础非常薄弱,市场认知和需求还未被打开,2012年都没有业务订单,如果真的花大精力把产品搞上市,反而‘死’得更快。”

张利江带领团队迅速调整公司的业务方向,转机在创业第二年便已来到。2013年5月1日,张利江全程深度参与制定的《电子招标投标办法》正式施行,不仅明确和肯定了电子招标投标的法律地位,“数据电文形式与纸质形式的招标投标活动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更明确了交易平台、公共服务平台和行政监督平台的功能定位、建设运营主体、层级设立、运行要求,国家鼓励电子招标投标交易平台平等竞争。在这个背景下,张利江和他的团队发现,很多央企、国企纷纷开始意识招标采购信息化的必要性,并想要定制自己的招标采购互联网平台。“于是我们便从优先为央企定制信息化平台开始切入招投标数智化领域。”

很快,张利江和团队凭借在电子招投标领域的专业性,及对央企需求的精准把握,顺利拿下了国电集团、华能集团等业务订单,为易招标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到2014年,易招标已手握十多个集团型企业全流程电子招标平台项目,企业营收实现大幅增长。而在这个时段,张利江通过对市场的观察与思考发现,除了实力雄厚的国企、央企之外,还有大量的中小微企业也需要招投标电子信息化服务,但这些企业是不大可能投入上百万费用自建系统或平台。“随着招投标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深入,‘互联网+’招标采购第三方交易平台这块市场一定会起来,且已经到了开始发力的起始点了。”于是,在2014年10月,张利江和研发人员们封闭了三个多月时间,自研开发了一个面向其他企业服务的电子招投标SaaS平台“招采进宝”,于2015年1月1日正式上线运行。

其后,随着电子招投标政策不断利好,市场逐渐放开,招采进宝平台如张利江所预期的一样,顺势而起,快速发展成为我国头部的独立第三方电子招标采购交易平台,它也是国家发改委首批试点,首家通过行业最高级别三星认证和国家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的全流程电子招标采购平台系统。

图:招采进宝电子招标投标系统认证证书

招采进宝平台可实现招、投、开、评、定标、合同履行、数据统计、文件归档全程线上操作;可远程异地评标,投标人可在线述标、答疑,评委可分散居家评审;覆盖众多行业各类项目的采购方式,包括招标、竞争性谈判、询价、竞价、磋商、单一来源等;另外,易招标供应链专家可为招标人和招标代理提供专业咨询服务、在线投标分析报告、电子保函及融资等金融科技增值服务。“相比传统线下招标,招采进宝平台能节省70%左右的费用,节省80%左右的时间,50%左右的工作量,而且所有的招投标环节都可监控、可溯源。”

图:招采进宝 — 全流程电子招标交易系统

另外,由易招标自主研发的业内绝对领先的投标神器:智能评审,通过AI自动对投标文件响应内容对应的单项分和总分进行评审,皮尔逊系数为0.93+,大大提升了投标人的中标率,引领了招投标领域的数智化发展。目前,招采进宝平台已集聚2000多家代理机构,13000多个招标人和60000多个投标人,累计交易金额超40000亿元,客户推荐率高达95%以上并已相继接入河北、山东、上海、广州等地区,成为多个地区电子化招投标的探索者和实践先行者。

市场渗透率约5%  发展空间巨大

张利江在采访中指出,招标采购行业发展与GDP呈正相关,特别是与固定资产投资增幅高度匹配,因此招标规模逐年增长。据《中国招标投标发展报告(2018年版)》显示,我国强制招标规模为25万亿元,自愿招标规模在20-25万亿元,其中,代理服务占比80%;而传统招标投标活动交易成本高,招标代理交易与投标人费用,包括人员、差旅、资料费等成本约在3500亿元,可优化空间巨大。

而随着数字化在招投标领域的不断深入,能有效利用技术手段解决传统电子招投标领域可能存在的弄虚作假、暗箱操作、串通投标、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等域突出问题,大大提高采购透明度、节约资源和交易成本,对促进政府职能转变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例如,与传统纸质招标的现场监督、查阅纸质文件等方式相比,电子招标投标的行政监督方式有了很大变化,其最大区别在于利用信息技术,可以实现网络化、无纸化的全面、实时和透明监督。

“全流程电子招标采购的市场渗透率在2019年仅为2%-3%,去年年初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招标项目现场交易活动大多被暂停取消,使线上招标需求大幅增长,但也仅为5%左右。”张利江说。

虽然电子招投标市场的开放程度还有待提高,但政策东风已起。《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函〔2019〕41号)要求,尽快在各行业领域全面推广电子招投标,实现发布招标公告公示、下载招标文件、提交投标文件、开标、评标、异议澄清补正、合同签订、文件归档等全流程电子化,扭转电子和纸质招投标双轨并行的局面。2020年2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积极应对疫情创新做好招投标工作保障经济平稳运行的通知》,指出加快推进招投标全流程电子化,全面推行在线投标、开标。

对于“扛旗”走在前面的易招标来说,电子招投标产业发展正当时,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不断完善产业布局是关键除了平台业务,易招标目前为100+大客户提供电子招标解决方案与系统,助力28家世界500强企业实施采购数字化转型,行业覆盖金融、冶金和能源等多个领域,包括建设银行、太平洋保险、中国人保集团、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武钢集团、马钢集团、中国铝业、三峡集团、中国国电、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浙江交通投资集团等,是目前中国领先的“互联网+”招标采购供应链综合服务商。

除了在软件技术、模式创新和市场业务拓展等方面狠下功夫外,张利江还有更大的梦想:打造“互联网+招投标”生态圈,构建全流程电子化供应链采购的生态系统。为此,他笔耕不错,发表数十篇在业内富有影响力的专业文章,并联合江西财经大学等高校,编审多本招标师职业资格辅导教材,出版《招标采购实战200问》、《“互联网+”招标采购实战200问》、《招标采购法律与实务》、《“互联网+”招标采购实务》等专著,致力培养更多优秀的产业人才。同时,他开放业务合作模式,打造平台和共享经济,与招标代理公司合作共同开拓市场,携手业内同行一起把电子招投标采购市场做大做强。“希望引领形成由买方拉动、以价值创造为导向的采购链商业生态,持续为更多企业赋能。”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西藏考察
李克强考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
郝鹏视频连线慰问“深海一号”职工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举行
焰火盛放
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
融媒体更多

河南水灾中的央企身影

哪些话犯了领导的忌讳:“您到站了”“您要下呀”“您

让领导者决策越来越愚蠢的3种认知偏差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