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王健林退位的男人

来源:  企观国资       作者:张凤玲      发布时间:2024-4-24 15:40  |  

图片

2024年3月30日,大连万达商管集团与5家投资机构签约,投资方包括太盟投资集团、中信资本以及3家国际投资机构。

这5家投资方联合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达盟”)投资约人民币600亿元。新达盟是2024年1月成立的新公司,成立之初,大连万达商管集团持股99.9938%。

注资完成后,大连万达商管持有的新达盟股份降为40%,太盟等投资机构合计将持有新达盟股份60%。换言之,王健林失去了对大连万达的绝对控股权。

对赌失败

太盟方面明确表示,新公司已彻底摆脱万达框架的束缚,将采纳现代化公司治理制度,迈向更加规范的发展道路。

万达方面亦表示,新达盟将进一步深化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改革,以更加有效的激励机制激发管理团队的活力。

此举意味着,新达盟已不再是“老王家”的企业。值得一提的是,万达已将其核心资产——万达广场全面注入新达盟。

究竟是何原因让万达不再姓“王”呢?

3年前,2021年8月,珠海万达商管为谋求在港上市,与珠海国资委、腾讯、碧桂园、中信、蚂蚁金服、招商局、华平投资、太盟投资、郑裕彤家族等共计22家投资者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成功获得380亿元的投资。其中,太盟投资出手不凡,投资额高达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80亿元)。

当时,部分投资者与万达商管签订了对赌协议,要求珠海万达商管必须在2023年底前完成上市。否则,需按照8%的年内部收益率向投资者支付股权回购款。据证监会在一份问询函中披露,这笔回购款高达300亿元。

然而,上市之路并不平坦。2023年12月,碧桂园等机构因上市进展不顺而选择退出。但仍有投资者对万达持有信心,太盟投资便是其中之一。

在房地产融资环境日趋严峻、商业地产运营压力增大的背景下,万达要在短时间内退还战投方的投资及补偿款,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幸运的是,2023年12月,万达与太盟投资集团(PAG)达成了新的投资协议。按照约定,太盟投资在2021年的投资赎回期满时,经过万达商管集团的赎回后,再度对珠海万达商管进行了投资。这一举措标志着因上市对赌而引发的巨额赎回危机已基本解除,万达集团也成功摆脱了危机。

王健林和万达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万达商业在珠海万达商管的持股比例已降至40%,虽然仍是单一第一大股东,但已不再是绝对控股地位。相反,由单伟建领衔的太盟投资及其他投资人将持有60%的股权。这意味着,未来珠海万达商管的主导权,很有可能不再归属于万达和王健林。

“亚洲小黑石”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太盟投资作为亚洲股权投资领域的佼佼者,其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00亿美元,投资版图横跨医药、金融、互联网、娱乐等多个领域,涵盖必康制药、大道金服、易车网、捷信中国、腾讯音乐、奈雪的茶等知名企业。

凭借着在亚太地区的成功投资,太盟投资赢得了“亚洲小黑石”的称号。

2011年,大阪环球影城因日本旅游业的低迷而陷入困境。2013年底,太盟投资以2.5亿美元的注资,成功助力影城渡过难关。两年后,太盟投资又入股腾讯音乐的前身中国音乐集团(CMC),其初始投资成本为1.37亿美元,最终实现了高达26.07亿美元的总退出收益。

4年之后,太盟投资又发现了气体动力科技有限公司,那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工业气体独立生产商,在香港上市。太盟投资以股价6.7倍的价格将其私有化退市。此后,太盟投资全面优化改造这家公司的业务流程,并更换管理层。2021年7月,太盟投资又主导这家公司与宝钢气体合并,实现了资产价值的大幅提升。

在推动投资标的成功上市的同时,太盟投资也积极谋求自身的资本市场之路。2022年3月,太盟投资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

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太盟投资累计投资额已超过700亿美元。在地域分布上,大中华区占比52%,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占比21%;而在业务构成上,私募债务占31%,私市股权占36%,不动产占19%,流动性策略及公开市场占13%。

招股书显示,太盟投资在全球范围内设立了12个主要办事处,拥有近600名员工,其中包括293名投资专业人员和68名投资支持专业人员等。2021年,公司的员工福利及开支达到约3.59亿美元,人均年收入高达59.8万美元。

从财务数据来看,太盟投资的表现同样亮眼。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收入4.36亿美元、6.38亿美元、7.37亿美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77亿美元、2.62亿美元、3.04亿美元。太盟投资在招股书中自豪地表示,自成立以来,其核心策略部门的总回报率均超过20%,净回报率持续高于15%,并已成功变现逾400亿美元。

重组江湖的单伟建

太盟投资背后的老板,正是单伟建。

单伟建,1953年出生,比王健林年长一岁。他精力充沛,常年保持体育锻炼习惯。有太盟投资的员工说他经常在清晨跑步超过10公里。

单伟建早年当过知青,后来考入对外经贸大学英语系,毕业后远赴美国留学,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他的导师正是现任美国财长耶伦。完成学业后,单伟建在沃顿商学院担任教授数年,之后进入摩根、新桥投资等知名企业任职。

1999年,单伟建在新桥投资担任董事总经理。他作为首席谈判代表成功收购了韩国第一银行,这一举措在韩国金融史上堪称“历史性”突破,也使单伟建的名字在金融界广为流传。

真正让单伟建名扬四海的,是他对深发展的收购。经过几次波折,单伟建最终以12.1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深发展17.89%的国有股,每股收购价为3.55元,使新桥成为深发展的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

单伟建在金融界的声名大噪始于2005年。当时,宝钢在资本市场上进行全流通改革,单伟建作为宝钢的独立董事,先以匿名身份——“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一名独立董事”的身份,在《财经》杂志发表题为《质疑“对价”》的文章,该文章质疑股改对价方式。

其后,单伟建以宝钢独董的身份,接连发表《我为什么投反对票》《宝钢股改的受益者与受损者》等文章。

他认为当时股改对价方式不符合市场原则,既有使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也让流通股股东与非流通股股东共同受损,非流通股东没有义务补偿流通股股东。他最终在宝钢股份有限公司分红方案中以独董身份投出反对票,一时市场哗然。因为宝钢是当时全流通改革的试点企业。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张反对票要承受的争议可想而知。

2010年,新桥投资在深发展的投资成功画上句号,平安集团顺利接手,并将其更名为平安银行。

同一年,单伟建踏上了创业新征程,自立门户创立太盟投资,把以收购控股权为主的投资策略带到太盟投资,开启信贷及市场、私市股权、不动产三大业务联合发展时代。

单伟建看好房地产市场,坚信中国房地产市场当前并未面临供应严重过剩的局面。他提出的论据是:过去30年间,商品房建筑面积总和为144亿平方米,而到2020年,我国人均居住面积已达到41.76平方米,这意味着这30年间的商品房建筑总量仅足以供3.45亿人口居住。

“但凡没有退出的投资,故事就没有完,就胜负未卜。”单伟建在《金钱博弈》一书中写道。

如今,太盟投资与万达的携手合作方兴未艾,故事才刚刚开始铺陈。对于看好房地产市场的单伟建而言,能否在这场投资博弈中斩获高回报率,尚是未知数。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山东考察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告别至暗时刻,东风汽车新领导层急速“换档”

首钢股份调整党委书记背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