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国际油价仍看跌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苏佳纯      发布时间:2024-2-2 09:40  |  

预计2024年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区间75美元~85美元/桶,大概率难以超越上年水平。

截至2023年12月15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82.28美元/桶,比2022年下降16.92%。研究认为,受宏观形势影响,预计2024年布伦特均价中枢下行,难以超越2023年水平,并存在短期暴涨暴跌的风险。

多种因素导致2023年油价下挫

截至2023年12月15日,国际油价呈震荡走势,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82.28美元/桶,WTI原油期货均价77.69美元/桶,与2022年相比分别下降16.92%和17.64%;布伦特与WTI原油期货的价差均值为4.57美元/桶,同比基本持平。

影响国际油价的最主要因素包括: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前景预期黯淡;全球石油需求虽然总体保持增长态势,但增幅不及市场预期;受OPEC+大幅减产、美国增产不及预期的影响,市场对供应短缺的担忧加剧;全球石油库存缓慢回升,美国启动战略石油补库;欧美央行大幅加息以降低通胀水平;欧美银行业风险以及美国债务违约风险引发市场恐慌做空,对大宗商品周期以及供应缺口的预期刺激金融投机因素做多;巴以冲突短期推高市场避险情绪,但对全球石油供需几乎没有影响。

2024年油价下行压力显著

2024年,导致国际油价下行的因素主要包括四方面。

全球经济前景黯淡,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受货币政策紧缩、贸易疲软、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下降等负面因素影响,全球经济继续面临通胀和低增长前景挑战;增长动力仍然高度依赖亚洲经济体,美国经济仍具韧性,欧洲经济增速显著落后。OECD于2023年11月29日发布报告认为,伴随金融环境持续收紧,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保持温和下行态势,大多数经济体的GDP增速处于“寻底回升”阶段;预计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由2023年的2.9%放缓至2.7%,远低于2013~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速均值3.4%。其中,中国经济增速4.7%、美国1.5%、欧洲0.9%。同时,全球通胀虽然有所缓解,但仍具黏性;IMF于2023年10月预计全球核心通胀将从2023年的6.3%下降至2024年的5.3%。在高通胀、高利率、低增速的宏观背景下,国际油价与需求呈现较强的负相关性,脆弱的全球经济将难以承受高昂的原油价格。尤其是欧美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尚存,因此不能排除2024年国际油价出现暴跌探底的可能性。

全球石油需求增长急剧萎缩,中印拉动效应减弱。考虑到全球经济形势严峻、疫情后消费潮回落、能源效率提升以及新能源替代的影响,IEA于2023年12月预计2024年全球石油需求同比增长1.1百万桶/天,不足2023年同比增幅(2.3百万桶/天)的一半。其中,中国的石油需求同比增长0.8百万桶/天,仅为2023年同比增幅的一半;印度的石油需求同比增长0.14百万桶/天,仅为2023年同比增幅的2/3;美国、欧洲的石油需求分别小幅下降0.14百万桶/天、0.09百万桶/天。

OPEC+减产目标不及预期,进一步减产空间有限。OPEC+于2023年11月30日达成了2024年一季度自愿减产石油2.193百万桶/天的协议,除沙特、俄罗斯分别维持2023年额外减产1百万桶/天、0.5百万桶/天的幅度外,其他国家计划额外减产0.693百万桶/天。该减产目标低于市场预期。此外,成员国意见不统一导致会议多次延迟,且会后安哥拉表达了对配额的不满并表示将退出OPEC组织,引起市场对OPEC+的内部团结及减产协议执行力度的质疑。由于主要产油国财政收入都依赖石油,预计OPEC+后续进一步大幅削减原油产量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在全球石油需求不振的情况下,OPEC+成员内部甚至可能出现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全球石油库存缓慢增长,施压国际油价下行。根据IEA的统计数据,截至2023年10月底,OECD国家商业石油库存与战略石油储备分别为28.122亿桶、12.091亿桶,分别比2022年底增加0.157亿桶、减少0.079亿桶。随着美国启动回购原油补充战略石油储备,叠加需求不振影响,预计2024年全球石油库存将缓慢增长。

2024年油价底部存在支撑

2024年,支撑国际油价的因素主要包括三方面。

全球油气上游资源加速整合,利于对油价形成支撑。IMF于2023年11月公布的2023年沙特财政盈亏平衡油价为85.85美元/桶,彭博社报道俄罗斯2024年财政支出的30%用于军事开支、财政收入在高油价前提下计划同比增长22.3%,因此两国合作控产保价的意愿强烈。2024年,巴西将作为观察员国加入OPEC+,OPEC+在全球石油市场的辐射范围进一步扩大。随着埃克森美孚收购先锋能源、雪佛龙收购赫斯、西方石油收购得克萨斯州页岩钻探公司,美国二叠系盆地页岩油产能日益集中于大石油公司,页岩油生产或愈加倾向于控产保价以提升利润。全球主要石油生产方对市场供应的控制力增强,为国际油价底部筑牢了基础。

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转向,降息有利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截至2023年12月15日,美联储累计加息11次共计525个基点,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5.25%~5.50%。2023年12月议息会后,点阵图显示过半美联储官员预计2024年至少降息三次、近三成官员预计至少降四次,市场普遍预期降息将从2024年中开始。伴随美联储启动降息,美元指数下降,将利好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金融市场多头可能在2024年上半年开始布局做多原油期货。

全球地缘政治冲突频发,推动国际油价短期脉冲式上涨。新一轮巴以冲突存在长期化可能,国际社会尤其伊斯兰教国家强烈反对以色列杀伤巴勒斯坦平民。也门胡赛武装对“与以色列有关”船只实施报复性袭击,多家国际航运企业宣布暂停红海航行改道好望角。中东紧张局势持续升级,不排除中东产油国联合实行石油禁运逼迫以色列和美国停火,石油贸易面临中断威胁。委内瑞拉和圭亚那爆发领土争端,委内瑞拉已要求西方石油公司限时撤出争议地区,可能影响圭亚那重大石油项目的投产。

综上所述,2024年国际石油价格由需求主导,受全球经济前景、欧美货币政策、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预计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均价波动范围75美元~85美元/桶,大概率难以超越2023年水平。同时,不排除年内油价暴涨暴跌的可能性:若中东产油国通过石油禁运逼迫以色列停火,或导致油价短期攀升至130美元/桶以上;若欧美经济硬着陆拖累全球,或导致油价暴跌至75美元/桶以下。总的来说,2024年油价暴跌风险大于暴涨风险。

(本文作者为中国海油集团能源经济研究院石油经济研究室首席研究员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程福波接任兵工集团董事长意味着什么

北汽新能源车十年兴衰:拿着旧地图寻找新大陆

上任百日,刘明胜对国家电投总部“动刀”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