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痛批网贷,“他们”究竟怎么惹了众怒?!

来源:       作者:瑨君      发布时间:2021-3-20 22:11  |  

面向年轻人的小额网贷,被称为“黄赌毒”之后的第四害,越来越被网友们口诛笔伐。因为近些年,网贷已经让太多年轻人坠入了的“深渊”。

没钱租房子,可以用租金贷;没钱买手机,可以打白条;没钱做医美,可以分期付……年轻人的生活,好像已经无所不能贷。

狂轰滥炸,年轻人普遍遭遇网贷消费洗脑

虽然饱受贬斥,但小额贷款广告依然十分活跃。除了专门的理财APP,点外卖、看视频、打车、搜地图、看攻略,到处都会弹出网贷的选项,……就连众多办公软件也在推送信贷广告。无需抵押担保、“万元日息2元起”,成为不少小额网贷平台的主打广告词。

现实的情况是,网友在申请贷款并执行后,才发现贷款平台套路多多——除了利息外,还有服务费、手续费;即使提前还款,也需额外缴纳手续费,实际年化利率都很高,少的一般也在10%以上。

特别典型的“坑爹”网贷案例,在2019年央视“315”晚会后广为人知:董女士借了7000元钱,实际到手的还被扣除了30%“砍头息”,后因还贷逾期,短短三个月就滚成了50万元;蒋先生办理了一笔3万元贷款,但借款合同金额为68879.32元,其中38879.32元为第三方服务费用,他实际使用的资金为3万元,根据合同约定每期还款1825元,共分48期,也就是说总计要还87600元。

如此种种,让网友不禁感叹:“借了几千元,没成想会丢了一套房,甚至一条命!”

这哪里是什么服务?!这哪里有什么底线?!在网贷平台的不法商人眼里,与利益相比,法律、道义、良知根本不值一提!

罪孽深重,网络贷款如何让年轻人坠入深渊

历数小额网贷的种种罪孽,年轻人这个群体可谓受伤最重。

——把广告对象瞄准了那些本不该使用贷款的人群。

的确,网贷本无罪,广告也非洪水猛兽。但,当网贷广告的对象瞄准了那些本不该使用贷款的人群时,这种罪孽就产生了。一段时间里,“轻松”“快速”“超低利率”“0门槛申请”“全民都可借”“随借随还”等广告词泛滥,鼓动年轻人过度消费、鼓动农民工贷款升头等舱……明显错误的价值观和不计后果的消费引导,击穿了公序良俗的底线,对尚未建立起健全认知且没有收入来源的大学生来说,无疑就是毒药,就是挖坑。

——非法获取用户资料,过度使用甚至非法贩卖敛财。

网贷平台通过APP读取、网络运营商登录来获取用户联系人信息,这种行为本身就违反国家规定,超出合理获取资料的范围。有的平台甚至还要求女性用户上传“裸照”和“小视频”,比如此前横行一时的“校园贷”。只要有了个人资料,不管是否完成借款,平台最少算达到了一个目的。你借款我赚钱,你不借款我也可以把你的资料卖掉,一样赚钱。这种非法贩卖资料并不鲜见。

——实际利息高企,套路榨取借款人。

常见的小额网贷,借款利息往往是高出国家标准的。当然也是有不同模式的,一类是明着来,直接让你看到这是高息或砍头息,有些“714高炮”年利率直接都上千了。另一类是制造套路,让借款人误以为利率还可以,但是平台往往采用等额本息、利息前置的方式来制定借款协议,名义年利率是合理的,但实际年利率早已超出国家标准。

——变着法收费,制造出种种高额附加费用。

平台在业务推进中,往往制造出种种合情合理的噱头,以管理费、服务费、信审费、材料费等名目收取五花八门的费用。比如,借1000元,费用就扣走了300元,现实中,以贷养贷的人大多是被这种变相收费拖垮了。这些收费,本质上都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逾期费用超高,罚息、违约金更是高得惊人。

一旦出现网贷逾期,这些平台的通用模式,是罚息和违约金非常高。比如,借款5000元,逾期一天就会收500元逾期费,这是典型的不合理。而且,网贷平台采用的计息模式,通常是复利计息,时间一久,所借5000元很快就变成了几万元。

——暴力催收不择手段,家破人亡时有听闻。

网贷逾期,催收公司轮番上阵已是平常。有电话轰炸、短信轰炸、骚扰亲友、PS侮辱图片群发、上门催收,等等。轻则工作生活受到影响,重则或失去工作,或家庭破裂,甚至轻生离世。2019年,短时间内就有两起跳楼事件与网贷相关。先是21岁女孩跳楼留下20多家网贷欠款,借几千还8万还欠17万;随后没几天又曝出25岁年轻妈妈跳楼轻生,生前疑陷网贷遭逼债殴打凌辱……

除以上种种,强制借款、强制逾期、虚假协商等,也是小平台的惯用手法,有些不法平台,在借款人逾期后,经过催收,还完所有钱后,还会继续索要催收费、销条费等无理费用,继续图以暴利。

青少年网络贷款问题,确实到了非重视不可的地步。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州中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就曾大力呼吁,希望关注青少年网络消费借贷方面衍生的问题。

据陈海仪介绍,此类案件进入执行程序,被执行人将可能产生信用污点,从而对未来买房置业、交通出行、子女就学等各个方面产生影响。仅广州地区,每年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年轻人数就高达数万人。

正如陈海仪所言,网贷规模不断扩大,并衍生各种乱象,网贷平台自身有很大的责任。这些年轻人,社会生活初始,就因网贷而变成“老赖”,处处受限,实在让人痛惜。他们身上是有罪,但不能只把板子打在他们身上。

2020年底,银保监会会同央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警惕网络平台诱导过度借贷的风险提示》;今年1月初,人民银行召开会议,要求严禁金融产品过度营销,诱导过度负债。这些信息说明,监管机关对行业内的乱象是掌握的。在一些行业报道中,马上消费金融、闪银、玖富、掌众金服、贷上钱等几家平台,成为投诉榜单中靠前的几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最后还是要说一句,网贷到处都是坑,随处是陷阱,一时网贷一时爽,付出的可能是终生的阴影。年轻人,触碰网贷必须谨慎。

(编辑:王月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程福波接任兵工集团董事长意味着什么

北汽新能源车十年兴衰:拿着旧地图寻找新大陆

上任百日,刘明胜对国家电投总部“动刀”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