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2:RCEP助力中国经贸合作重心向东盟转移

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2022-1-18 11:23  |  


中国访谈,世界对话!2022年1月1日,随着世界跨入新的一年,RCEP在中国等10个国家正式生效。那么在新的一年当中,RCEP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RCEP框架下的经济全球化趋势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2021年中国提出加入CPTPP的愿望能够实现吗?就相关问题,中国网《中国访谈》特别邀请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进行分析,并同广大网友一同展望2022年中国与世界的经济形势。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博雅特聘教授余淼杰。(董宁 摄)

中国网:在2022年的元旦,RCEP正式开始生效了,那么从短期来讲,它会对中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余淼杰: RCEP叫区域经济全面协定,这个协定的生效对中国经济来讲有个非常正面的作用。我们知道,我们现在是特别强调构建新发展格局,那么构建新发展格局里面一个重要的推手呢,就是做好双循环的工作。毫无疑问,RCEP的签订,对我们来推进外循环的工作来讲是特别重要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现在全球的经贸格局是一个三足鼎立的状态,也就是说以中国为中心节点的亚太经贸区,还有以美国为中心节点的北美经贸区,还有以德国为中心节点的欧盟经贸区,这样的三个区,三足鼎立。那么其实RCEP的签署,对形成以及发展以中国为核心的这个区域的东盟经济圈特别重要,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到,因为东盟是我们主要的、最大的经贸伙伴,所以RCEP的签署对于中国外贸进一步的发展起到一个关键的作用。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毫无疑问,RCEP的签署,助力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地构建我们的新发展格局。

中国网:那对于RCEP其他成员国以及经济区域化和经济全球化又有什么影响呢?

余淼杰:对,其实也有非常正面的影响。我们其实可以从几个方面具体来看,其实RCEP的话,它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是商品贸易的内容。在商品贸易中,15个成员国之间,它们的商品贸易要实现90%免关税零关税,然后要在未来的10年中实现全面的免关税零关税。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对15个国家——包括东盟10国,再加上中、日、韩,再加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15个国家的经贸格局都非常重要。这是第一块。

第二块,从服务贸易角度上来讲也是很重要的,为什么呢?因为服务贸易的话,这里面有个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相结合的问题,那么就是有一个“六、七、八”的三个时间点。什么叫“六”呢?原来这15个国家分成两批,有一批采用负面清单,有一批采用正面清单的形式。那么采用正面清单的形式最终又转成改用负面清单的形式,时间只给了6年。然后有7个国家是采用了负面清单的方式,包括新加坡、文莱,还有澳大利亚,再加上印尼、马来西亚这些国家,总共是7个国家采取负面清单。另外有8个国家采取正面清单,所以是“七”和“八”,8个正面清单的国家在6年之后要变成负面清单。那负面清单当然就是更加有利于这个区域的服务贸易进一步发展,这是服务贸易方面。

如果再回到商品贸易,我们还是可以再看得更深一点,比如说我们刚才讲到零关税,商品贸易的零关税,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的话,我们其实还可以看到里面还有另外一条非常重要,叫做“原产地原则累计计算的原则”,原产地累计计算的原则,什么意思呢?比如说我们出口一个产品到国外去,那么它要认定这个产品是您中国制造的话,您的附加值必须达到一定的阈值、一定的数目,比如15%或者35%,不同的产品它不一样。现在的话它的意思是说,您只要贴上RCEP这个标签,那这15个国家可以抱团取暖。比如说您中国的附加值是15%,那韩国的附加值是10%,举个例子,还有另外一个国家的附加值是5%,加在一起就会达到35%。如果没有这个抱团取暖的话,那您是不能够享受低关税的好处的,所以这就是它抱团取暖的好处。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叫做“贸易救济中禁止归零的原则”。比如说,通常我们有贸易的争端,这个贸易争端的话,它有一个倾销跟反倾销的政策,它的意思是说,比如说一个产品卖到国外去,那当地的进口,看到您的产品价格低于本地价格的话,他会怀疑您有倾销。那他怎么计算呢?他说好,比如您卖一件衬衣过去,10块钱,他当地是20块钱,他说你为什么10块钱?10减20等于负10,他可能对您这个产品征收10块钱的关税。但如果说您另外一件产品卖过去,比如说您是30块钱,他还是20块钱,30减20不等于正10嘛?他这个时候不会算,对他有利的他不会算,他只会算对他不利的,有利的他就把它就归零——您的价格比我高,那我清零。所以的话现在问题就是说您不能够这么做,负面的也要计算,正面的也要计算,这叫“贸易救济中禁止归零”。

这三个原则特别重要,这就是RCEP对我们15个成员国进一步发展区域贸易、相互之间的贸易有一个正面的促进作用,也体现在这个地方。

中国网:所以说也是推动了贸易的自由化和便利化?

余淼杰:对,推动了贸易的自由化和投资的便利化。

中国网:其实您刚刚也提到了负面清单,那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出台了2021年版的全国和自贸试验区的外资准入负面清单,那这两个清单的出台,对于我们国家吸引外资,特别是RCEP成员国对华投资会有什么帮助呢?

余淼杰:对,我也觉得有一个非常正面的促进作用。因为您可以看到,自由贸易试验区从2013年试点到现在已经有21个。其实自由贸易试验区做了很多方面的工作,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准入前国民待遇的话,就是欢迎外资来华投资,那么它们进来的时候,您让它享受跟其他企业一样的待遇,叫做国民待遇,而且在准入之前就已经说好了,叫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之前有个正面清单转向负面清单,正面清单的话有三种方式,一种叫允许类,一种叫禁止类,一种叫限制类。如果是您按照之前的一个做法,正面清单,如果您是没有在上面的,那您可能不能够进来,因为没有允许类,不能进来。负面清单的话,就说我只给一个负面的清单,法无禁止即可为,除非您的产业在这个单子上面,才不能够进来,要不在的话您就可以进来。您就可以看到负面清单其实比正面清单要开放得多,自由得多,这是核心的关键。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博雅特聘教授余淼杰接受《中国访谈》主持人专访。(董宁 摄)

您可以看到,我们去年年底还有今年年初出台的文件,其实就是要缩短负面清单这一个长度,要做到更好地来引进外资。这个也刚好跟RCEP的理念和要求一致,非常地一脉相承。因为你可以看到在RCEP,它在讲到负面清单、投资负面清单的话,第一个是说要求所有的国家逐渐地改成负面清单,这是属于国家覆盖的范围。然后第二点的话,它是要求您的产业不只是一般的制造业,制造业以外,还包括农林牧渔,有不同的产业,所以它是全方位地采用负面清单的形式。

可以说我们中国在签署了RCEP之后,我们就尽快地出台并缩短了负面清单的模式,也是给其他国家做一个表率,所以我们是彰显了我们贸易全球化的信心跟理念。

中国网:提到RCEP,其实就不得不提到东盟,那东盟也是在2020年首次成为了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与此同时,美国想方设法与中国在经济及科技方面脱钩。那么RCEP正式生效之后,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中国的经贸合作会从欧美地区转向亚洲地区,特别是东南亚地区呢?

余淼杰:简单地说,我的回答:是的。很明确的:是。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其实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中美经贸关系日益地复杂化,其实东盟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它不会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而会是长期的现象。

您可以看到,接下来之后,将会是三大——我国的三大贸易伙伴,将会逐渐是东盟、欧盟和美国。当然,如果说从一个国家的角度来讲,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依然是美国,但如果说从一个区域、经济的区域来讲,那其实就是说东盟已经取代欧盟和美洲地区或者美国,成为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这个贸易伙伴、最大的贸易伙伴不会说是一年的情况,将会长期存在。这也应该得益于2010年中国跟东盟10国签署了东盟10+1的自贸协议。这东盟10+1自贸协议使得东盟和中国经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使得我们今天,我们在2021年底签署RCEP也是水到渠成。正是因为有了东盟10+1自贸协议,RCEP才能非常顺利地推进,也包括我们现在成功地签署,并真正地执行RCEP的协定。所以简要地说,我认为东盟特别是东南亚地区10国对中国的外贸是非常的重要;反之亦然,我们当然也是它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这个是合作互赢的局面。

中国网:今天我们聊到了很多RCEP,在RCEP正式生效之后,一方面中国和RCEP其他的成员国之间的投资和贸易肯定是会增加的。但另一方面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在中国的一些西方企业以及跨国公司,它们在中国设的工厂被迁移出去了,而目目的地最多的就是东盟国家。从这个方面来讲,其实我们和东盟之间也是存在着产业竞争的。那么您如何看待这样一个矛盾,特别是对美欧日这些地方的出口,我相信中国和东盟的竞争是会更加激烈的,那您是怎么看待这个竞争的?

余淼杰:对,这个问题也特别好。现在这样子,就说我们面临一个客观的事实,就是中国的劳工成本在不断上涨,所以中国相对于越南、柬埔寨,还有孟加拉国这些国家,我们已经不是劳力丰富型的国家,我们的劳工工资其实已经没有比较优势了。我们的劳工成本再加上生产率对比,我们已经没有比较优势。

怎么体现这点呢?比如说,我们的生产率大概是孟加拉国的两倍,比如我们做一双鞋,我们需要两个小时,他们可能需要4个小时,我们的水平是他们的两倍,但是我们的工资是他们的好几倍,可能是5倍到6倍,现在。给定价的话,所谓比较优势就是这两者比较,发现我们其实没有优势。换言之,哪怕欧美这些国家它不转走,它们的产业不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去的话,我们也应该主动转移,就是我们的劳力密集型产业应该主动转移出去,因为在中国已经没有比较优势了。

当然,我们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其实没必要转移,如果要转移的话,那是从东南沿海向中西部的内陆省份转移,而不是转移出去。为什么呢?因为资本密集型产品主要的投入不是看劳工成本,主要的话看有没有全产业链的配套,这是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有没有全产业链的配套,所以资本密集型会转移到中西部的内陆省份去。

现在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中国的产业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去,欧美因为从中国撤资,有一部分撤资,也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去。其实这对东南亚国家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情况,短期内是很好的情况。因为相当于它们的规模扩大了,不只是来自于中国,也来自于欧美。但是长期来讲,会像您讲的有个竞争的关系,哪怕没有欧美这些国家的转移,它们也会有竞争优势,只不过有它们的话更加明确。为什么?您想,我们的产业规模特别是劳力密集型的衣服、鞋帽这些产业,规模特别大,特别大的话,我转移到那个地方去,然后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国这些国家的市场又比较小,换言之它们劳工有限。我一开始小规模转移的话,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大规模转移的话,那对当地劳工的需求就增加了,就需要人打工,它没有那么多人来打工,所以当地的工资就上去了。当地工资上去,那您为什么从中国转出去呢?原来是因为中国工资贵,所以您转出去,您在那个地方建厂,建了两三年之后,发现那个地方的工资也上来了。这对企业讲是很难的,有企业建了两三年之后,又得转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其实建议从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我们建议它们走得更远一点,不只是东南亚国家,其实如果比较,政治上比较稳定的非洲国家也是可以考虑的。

第二块的话,是说彼此的竞争,我们的产品跟欧美的产品,他们原来在中国做,通过中国出口,现在跑到东南亚国家去生产,然后再出口到欧美去,跟中国的出口产品会不会形成竞争,或者东南亚他们自己生产的产品会不会形成竞争呢?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会有竞争,但是产品还是具有一定的差异性。基本上来说,一般而言,产品的销售是根据当地的收入水平来区分的,换言之,高质量的产品通常卖到高收入的经济体中去;价美物优的产品一般是卖到通常收入比较低的地区去。所以它有产品的差异化的这个原因。换言之,我们把最好的产品卖到日本,最好的产品可能卖到欧美去,因为单价高,必须是欧美这样收入比较高的人才能买得上。如果说我们的产品质量也挺好,单价相对比较合理的产品,我们肯定会卖到东南亚国家去,这样的话,当地能够承受得起,所以有这样差异化的表现。

中国网:所以还可以发展产品的多样性和它的比较优势?

余淼杰:对,特别对。

(编辑:张乐诗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山东考察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告别至暗时刻,东风汽车新领导层急速“换档”

首钢股份调整党委书记背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