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司法护航保护恢复热带雨林生态

来源:  新华网       作者:崔善红      发布时间:2024-6-7 14:45  |  

初夏时节,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峰峦叠翠,云雾缭绕,俨然一副人间仙境。

六月骄阳下,位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霸王岭腹地的昌江黎族自治县王下乡的一处山腰上,新栽种的60多株重阳木枝叶繁茂,为雨林增添了一抹新绿。

“经过实地考察,补种的144株重阳木存活了66株,你的生态修复义务还未完成,要继续补种。”6月3日上午10时,海南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胡欠欠与昌江黎族自治县王下乡村民韩某某——一宗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案件的被告人,一起回访生态修复情况。

这是海南法院践行生态保护恢复性司法理念的一个生动缩影。

补植复绿 当好雨林生态修复卫士

“现在开庭!”6月3日上午9时许,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文化广场,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巡回审判正在进行。

经法院审理查明,2023年7月至10月,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王下乡村民韩某某为了种植槟榔,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范围内,砍伐了9株野生龙眼木和52株天然阔叶树。经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鉴定,被毁林木位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内的国家二级公益林地内,其中野生龙眼木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2024年1月9日,韩某某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签订“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赔偿造林协议书”,约定由其通过在雨林中补种144株重阳木的方式进行生态修复,费用由韩某某承担。

“被告人韩某某违法国家规定,擅自砍伐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内国家二级公益林地内的9株二级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行为,已经构成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鉴于被告人韩某某积极履行生态修复义务,可酌情从轻处罚。”该案主审法官胡欠欠说。

韩某某被法院以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元。

“我愿意认罪认罚。”宣判后,韩某某在庭审中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还自愿主动出资2000元认购了20吨当量的碳汇,用于雨林生态修复。

“按照协议,我应该种植144株重阳木,但补种后成活率不足,之后我还要继续补种,争取早日完成验收。”韩某某承诺道。

为了适应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需要,强化对国家公园的环境资源保护,经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2024年1月1日起,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集中管辖东方市、白沙黎族自治县、昌江黎族自治县、乐东黎族自治县四市县应当由基层法院管辖的环境资源案件。此前,该类案件由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集中提级管辖。

为加强对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司法保护和服务,2022年6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了《关于为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试行)》,明确要求针对涉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案件特点,探索适用保护令、修复令、督促令等制度以及限期履行、代为履行、劳务代偿等特殊执行方式,确保生态环境及时有效恢复。

2024年6月5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案件,当庭向被告人麦某发出《耕地司法保护令》,责令其自觉履行耕地保护义务,对被毁基本农田开展持续性生态修复。

2024年3月,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陆生野生动物案的8名被告人发出海南法院首批“护鸟令”,积极引导害鸟者转变为护鸟人。

增殖放流 助力海洋生态修复

位于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的海尾港,是昌化渔场主要渔港之一,自然条件优越,港内面积宽阔,避风条件良好。

2023年8月8日上午,在休渔期内的海尾港一改往日的宁静,变得热闹非凡。一场增殖放流活动在此举行,97万尾鱼苗被放流大海。

据悉,该场海洋增殖放流活动是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刑事判决的后续执行。

据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环资庭庭长负责人介绍,增殖放流活动购买97万尾鱼苗的钱,来源于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被告人卢某、黄某赔偿的134万余元环境修复费用。

2023年8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意见》,提出构建“恢复性司法实践+社会化综合治理”审判结果执行机制。增殖放流、劳务代偿等生态修复举措,被广泛运用于海南法院环境资源案件审判中,促进海洋生态环境系统性修复。

2024年5月30日,在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南海龟救护保育中心,海南省公安厅海岸警察总队办案中查获后寄养在此的10只绿海龟正在进行野化训练。

海口海事法院在审理周某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判决周某某支付海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金21万余元,赔偿款项用于支付案涉10只活体海龟、5只活体玳瑁的寄养、放生费用或用于其他海洋生态修复。

5月30日上午,海口海事法院法官吴永林电话回访了上述绿海龟的野化训练情况。

该中心执行主任杜宇在电话中介绍,在寄养期间,研究人员主要对海龟进行健康检查、伤病治疗、疾病预防及健康监测,并对海龟进行野外自主捕食、下潜能力等方面训练。达到放生标准后,将海龟交由相关部门论证可行后组织放生。

吴永林介绍,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法院秉持生态修复优先理念,坚持将野化放归、生态修复作为首要选择,体现了海南法院助力海洋生态修复的司法智慧。

该案例入选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的海洋自然资源与生态检察公益诉讼典型案例。

在周某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充分考虑周某某在水产养殖方面专业技术能力,法院同意其以在大专院校实践教学授课和现金赔偿相结合的方式履行生态修复责任,开创了省内技术性劳务代偿的先河。

把脉问诊 形成协同联动生态保护新格局

守护海南生态环境,仅靠法院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生态环境司法保护需要多部门同向发力,形成协同联动的生态司法保护新格局。

海口海事法院在琼海市农业农村局支持下,在琼海市潭门渔港设立了“海洋生态修复和教育基地”。该基地设立后将进一步推动增殖放流、人工鱼礁等生态修复措施的落实。

海口海事法院与海南省检一分院签署共建海洋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协作机制备忘录,就推进海洋环境资源公益诉讼制度创新、探索多元化实际修复方式等达成共识,完善法检生态保护司法协作机制。

海口中院在陈某华等40人污染环境罪执行案件中,邀请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公安部门、检察机关就涉案废旧电池处置问题进行研究,最终促成涉案废旧电池得到妥善处置,有效防止二次污染的发生。

海口琼山区法院与环境保护部门共同探索建立生态修复执行制度、监督制度,使补植复绿、复垦土地、增殖放流鱼虾苗等执行方式、执行流程合法化、规范化,积极推动构建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共建共治机制。

陵水法院与陵水检察院、海南省公安厅森林公安局吊罗山林区分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吊罗山分局等召开座谈会,探索如何丰富和完善环境资源案件生态修复机制。

白沙法院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霸王岭林业局、海南省公安厅森林公安局霸王岭林区分局、昌江县检察院进行座谈,就非法占用林下土地、机械化毁林等违法行为的跨区域联合惩处进行探讨,并就生态修复协同监督达成共识。

……

2018年以来,海南法院积极联动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资规部门、农业部门、林业部门、水务部门、渔业部门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全程跟踪督促责任人全面充分履行判决确定的生态修复义务,形成“破坏—判罚—修复—监督”完整闭环,实现受损生态环境的有效恢复。

据统计,2018年以来海南法院共依法判令生态环境破坏者承担修复费用3400余万元,补植树木17.3万余株,增殖放流430余万尾,土地修复470余亩,引导当事人自愿认购碳汇2800余吨。

“海南法院将继续发挥审判职能作用,积极落实以生态环境修复为中心的损害救济制度,筑牢国家公园生态安全司法屏障,增强海洋环境资源保护司法效能,推动建立多功能的生态修复司法基地,努力打造具有辨识度的环境资源审判海南样板,为建设生态一流、绿色低碳的自由贸易港贡献司法智慧和力量!”海南高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在山东考察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车企大佬争当直播网红,重写“英雄谱”还是空做“邯郸

告别至暗时刻,东风汽车新领导层急速“换档”

首钢股份调整党委书记背后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