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新高层的新挑战

来源:  企观国资       作者:张凤玲      发布时间:2024-4-1 11:15  |  

图片

中国联通总经理简勤

3月15日,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宣布,简勤接棒陈忠岳,履新总经理。

这是最近4个月内,中国联通第二位管理层调整。上一次管理层发生在2023年12月21日,陈忠岳接棒刘烈宏,升任中国联通董事长。

伴随着陈忠岳和简勤的就任,中国联通管理层已步入稳定,但其面临的挑战也不少。比如如何提高营收、如何提高增长率、如何布局战新业务等等。

简勤简史

简勤今年58岁,履新前是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不过他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通讯老兵。

1989年,简勤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与通信专业毕业,被分配至南昌电信局。

在南昌电信局,他主持编制了多套领先的综合系统,包括基站市话传输合群技术改造方案、移动电话升位方案与计费系统,以及TACS网和GSM网的1-5期扩容工程。

凭借出色的技术能力,简勤从无线分局副局长、移动办主任稳步晋升至南昌电信局副局长。1999年,升任南昌移动通信公司总经理,这时他才33岁。

一年之后,简勤转任江西省移动公司副总经理。这一年,他把江西移动业绩送上全国排名第二的宝座。

在央企,从地方到总部是难以攀爬的一步台阶。

鉴于简勤在江西移动的卓越表现,他被中国移动集团总部相中,相继调任至四川和广东等重要省份担任领导职务。2017年,他担任中国移动集团副总经理,负责市场、客服、终端、金融科技等领域。在此期间,他成功主导了中国移动三大品牌——“全球通”“动感地带”和“神州行”的升级回归,为中国移动在5G时代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

搭档陈忠岳

图片

中国联通董事长陈忠岳

简勤接棒的是陈忠岳。

陈忠岳现在是中国联通董事长,年仅52岁,是三大运营商中最年轻的集团董事长,也是97家央企中最年轻的一把手。

陈忠岳起步于浙江电信,曾任中国电信浙江分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中国电信公众客户事业部总经理,中国电信山西分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等职。在2014年10月,陈忠岳升任中国电信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两个月后,他被委任为中国电信执行副总裁。

2021年1月,陈忠岳调任中国联通,出任总经理,至此番履新。

陈忠岳极其爱学习。他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其余时间都用来工作;他的有道笔记里,记录着满满的新技术知识笔记。

生活中,陈忠岳比较腼腆,有点“社恐”。挤电梯时,站在角落,有时遇见有人打招呼,他还会有点局促。

陈忠岳和简勤,都是从地方打拼出来的管理层,很多光环加身,又有各自的个人魅力,有拥趸的团队。不过,两人曾经供职的单位,当时都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升任为中国联通的管理层后,权力大了,资源多了,但道阻且长。

不管是从中国移动到中国联通,还是从中国电信到中国联通,两人都需要转换思维。

业绩落后

简勤和陈忠岳面临的中国联通是怎样一个牌面呢?

日前,三家运营商发布了2023年度业绩快报公告。

营业收入方面,中国移动实现1万亿元,中国电信实现5000多亿元,中国联通实现3700多亿元。

净利润方面,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分别为1318亿元、304.46亿元,中国联通仅为81.75亿元。

从增长率来看,中国联通出现拐点,收入增长率从2022年的8.3%下滑到2023年的5%;净利润增长率从2022年的15.8%下滑到2023年的12%。

移动用户规模方面,2023年,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分别净增了1599.4万和1659万,中国联通净增了1060万。中国联通净增规模是最小的。

从报表来看,中国联通营收和利润远远落后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

战新业务方面,当前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在前面展开了激烈的绞杀战:中国移动有钱有能力有冲劲,中国电信有客情有资源有基础。就连“第四运营商”中国广电也高调布局战新业务,赤膊上阵一身是胆。中国联通战新业务(联通算网数智业务)实现收入只有752亿元,而中国移动战新业务实现营业收入超过2000亿元。

更重要的是,中国联通带息债务较大,2023年带息债务为464亿元,中国移动带息债务为0元。如果说中国联通要翻身取得大发展,头号议题是尽快解决这些带息债务,轻装上阵,才能走得快走得远。

拭目以待

中国联通营收和利润落后主要应归因于两方面。

首先,战略上的顾此失彼是显著的问题。例如,在GSM和CDMA的双线作战战略上,中国联通显得瞻前顾后,难以两全其美。这种战略的不明确和摇摆不定,使得中国联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被动地位。此外,在布局5G快车道时,中国联通也显得顾此失彼,未能紧跟行业发展的步伐。截至2023年12月,中国移动的5G用户高达7.59亿户,中国电信也拥有3.19亿户,而中国联通仅拥有2.59亿户,其5G用户掉队之势明显。

其次,战术上的执行不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中国联通作为第一家央企集团层面的“混改”试点企业,本应承担起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探路、积累经验的使命。然而,过于频繁的改革使得中国联通未能形成固定的企业文化,这直接影响了员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员工缺乏众志成城的动力,导致公司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不足。比如,从三大运营商员工在网络上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上就能感受到,中国联通的基层员工是比较爱吐槽的群体。

此外,一些具体的改革措施,如云南联通最终退出混改,也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和信誉。

当然,员工“吐槽”意味着组织还没僵化。

但中国联通的管理层必须换打法,得用“哀兵”打仗。简勤在中国移动取得了较好的业绩,不知这一次会给中国联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不过,对于58岁的简勤来说,这应该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了,且看他在新阵地如何排兵布阵。

(编辑:王星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先进职工和优秀青年座谈会
世界最长海底高铁隧道开始盾构掘进
“海葵一号”登船启运前往珠江口盆地
中国华能云南多能互补基地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
第七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召开
融媒体更多

北汽新能源车十年兴衰:拿着旧地图寻找新大陆

上任百日,刘明胜对国家电投总部“动刀”

茅台告别空降兵时代,新掌门为什么是张德芹?

时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