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石璞:打倒互联网巨头,创完美虚拟世界

评论: 0 | 发布者: jiazixuan |来自: 鸵鸟区块链

放大 缩小
山西人石璞,生于太原,非煤矿富豪之后。却在2007年留学美国,2010年进入谷歌。2013年,石璞开始在美国自主创业。

读书时就是个书呆子。小时候人比较老实,也很内向,觉得自己是在工作以后才成为一个成人的。一直到大学,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很适合从商的人。

他的第一个程序,是在步步高学习机上写的。当时只有13岁,从家里的旧书架上,拿下来一本80年代出版的BASIC编程语言教程,自学成才。这本书,是爸爸上大学的时候的选修课的教程,但是爸爸从来都没有读过。

当石璞看到,电视屏幕上的光标,在自己的控制下打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图案,内心无比激动。

石璞读书也一直很努力,一路过关斩将,考入山东大学数学基地班,然后又获得全额奖学金赴美国留学,获得艾莫里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在读书时的一天,石璞读到了孙正义的传记>,非常崇拜。虽然觉得离自己很远,但是石璞觉得自己以后就得做这样的人。在他的心中,第一次种下了创业的种子。

不过那个时候,既没有资金的积累,也没有足够的社会经验,虽然很想创业,但是也就是偶尔想一想。2010年美国正值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找到工作,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石璞在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铆足了劲找工作。那个时候,一天发20封简历出去,可是回应寥寥。 直到有一天,收到一个来自谷歌总部的电话。

石璞无比兴奋,没想到梦想中的公司,终于给了自己面试的机会。他兴奋的在电话中大喊,不过对面的面试官笑着说,不要太兴奋,这只是第一个面试而已。不过石璞冷静的完成了全部的面试,靠自己的实力,进入了谷歌。那一年,谷歌的录取率只有不到1%,比考哈佛更难,但是石璞抓住了这个机会。

石璞作为谷歌地图的工程师在Google工作了四年。谷歌是一家非常牛逼的公司,我进去的短时间内有一段时间是非常震撼的。举个例子,谷歌给工程师配备了最好的资源,在普通的公司程序员想调用台机器需要层层申请,很麻烦,但是在谷歌里边,一个程序普通程序员想调用一千台机器做一个运算,就敲一行代码就可以。

在谷歌工作中,石璞参与了谷歌地图核心系统的研发,接受了这家世界第一科技公司的最严格的工程训练,也领导了部门内一个高难度的开发项目。他的技术实力不断提升,也渐渐在公司内暂露头脚,在短短的几年里获得了多次升职。

但是谷歌虽好,但是上班4年以后,石璞感觉到自己已经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样子。读书时心里种下的那颗创业的种子又渐渐萌了芽。

商场的成长和第一桶金

2013年,石璞离开了谷歌,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当时其实心里完全没有底,只是觉得自己想要去创业,想要用自己的技术去改变世界。

创业第一年,石璞碰了很多坑。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一套给大学设计的基于地理信息的社交系统。他拉了一个朋友,一起辞了职,租了一间小办公室就开始创业了。他们两个人都是工程师,不懂产品,不懂市场,也不懂营销,苦苦的开发了大半年,最后做出了一个完全没有用户使用的系统。第一次创业,毫无疑问的以失败告终。

后来的几年的时间里,石璞涉猎颇广,尝试了许多不同的创业方向,最终逐渐把自己的创业方向放在电商和游戏上。

2015年,在纽约长岛,石璞联合创立了Carloha,并出任CTO。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美国东北部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平台,年流水过亿元。石璞在2017年春,卖掉了自己在Carloha的股份,并通过房地产投资,获得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美元。

创业的几年,石璞获得的最大的收获,除了财富和经验以外,就是人脉。纽约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城市,汇集了来自全世界的精英。商场中几年的磨练,让石璞涨了很多见识,也积累了若干个自己的铁杆盟友。

石璞随后正式进军游戏行业,并联合合作了多年的纽约本地著名的游戏公司Mokuni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

打破认知的区块链

去年夏天,区块链行业的乱象从事刷爆了朋友圈,也惊扰了身在美国的石璞。

“说什么内蒙古的矿场一天烧多少度电?…..ICO骗局什么的,还有很多,我印象很深。”石璞也看不懂,但是从创业多年的经历来讲,如果一个行业出现了很多奇特的东西、和看不懂的东西,证明这个行业现在有潜在的机会。

他看不懂,但他要了解一下为什么大家都在这个行业里面,区块链一定是有认知门槛的。石璞找朋友圈子里懂一点区块链、投过区块链、或者正在做区块链的朋友,挨个请教。“当时有一个在美国的银行里当高管的朋友,他是个基督教徒。我们吃了顿午饭,他的一句话就震撼到了。”

他说什么呢?他说《圣经》是一个新约一个旧约,整个的人类历史就是关于契约的。人类社会的生产关系其实就是一种契约,奴隶社会是奴隶主和奴隶之间的奴隶制契约;资本主义社会是资本经济、股权这些东西来形成一个契约;互联网时代是机器和人之间,或者是机器和机器之间的一个契约。区块链比这些东西都大,为什么?区块链管的是人与人机器与机器之间的的一个契约,而且这个契约是不需要任何中间节点的。区块链行业的机会,可能比互联网还大十倍。

石璞震撼了,他第一次听到有人从哲学的、更高的角度分析区块链。

那天回家之后,石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比特币。有意思的是,2013年的时候,他的钢琴老师还向石璞咨询过,问他比特币值不值得买,“我当时看完以后就跟老师说,这是庞氏骗局,不能买。”他是真不信。但是在去年,他自己还是买了。

“但是我现在依然觉得比特币本身就是说在区块链行业里面,虽然它第一个币,它更多是一个象征意义,更多是一种收藏品。”

石璞开始研究区块链行业之后,越来越兴奋。第一是他觉得这确实是个新兴行业,有无数多的机会;第二,他觉得自己的价值能被最大化利用了。“原来总是觉得有劲使不上,有时候有些创业项目,包括我的汽车网站,就是慢悠悠的,市场有限、增长曲线有限、它就是没法突破。”看好区块链行业,石璞更想做一个区块链行业的应用。“我不太看好那种纯技术,发币什么的,我是觉得没有意义,都是是空气。”比如深脑链,我觉得很看好这个项目,主要是深脑链它除了区块链智能合约,还有一个人工智能计算平台,可以在平台上面跑程序。我觉得这个很落地,它是实用的一个区块链。”

他觉得区块链最大的魔力,就是可以做出一套系统,这套系统背后没有公司,也没有公司要靠这个系统去盈利,没有公司带着原罪一定要从里面赚钱,但是系统能够自己生存下去。变相的降低用户的使用成本,这是他对区块链去中心化最大的理解。

我觉得区块链行业之所以被从业者给予厚望,第一,确实是互联网发展缺少潜力了,第二,是因为这些巨头的垄断。

我个人认为百度阿里腾讯这些都是害虫,都是要被打倒的公司,如果这些公司继续存在,用户的数据都在他们手里,流量都在他们手里,钱都在他们手里,各种落地场景都在他们手里,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公平。

普通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差,穷人会越来越穷、富人会越来越富。这个世界会越来越不公平,这就迫切需要一个新的东西来打倒这一切。区块链就是解决方案,就是光是腾讯、阿里、百度,包括外国的公司,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这些公司都是反动势力。在很多区块链技术的信仰者眼中,区块链的意义相当于《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极客们即将开启的,是一场类似于打到地主阶级的利益的经济分配革命。

区块链应用第一场景,游戏

用宝二爷的话说,区块链行业现在三大应用,开会,炒币,做传销。这个行业要健康发展,一定会有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出现。

区块链游戏是目前整个行业都认可、并且为之努力的的应用落地场景。但就目前来讲,区块链游戏整体的发展都还太初级。从以太猫到一系列养成类小游戏,经过PR后的用户峰值后,很难因为游戏本身的体验留存用户。

石璞创立的One Game(万世),是基于深脑链AI公链搭建的去中心化的虚拟游戏世界。类似于《头号玩家》,石璞不想做另一个关于炒地皮或是动物养成的”区块链游戏”,而是致力于在区块链上建造一个可以模糊虚拟和现实之间边界的自我进化的虚拟的平行世界。

目前团队仍在美国纽约,办公室不大,核心团队有八个人。

开发上来讲,One Game有两个计划,一是在电脑客户端的一个游戏编辑器的一套工具,所有人都能用这个素材,在虚拟世界里造出各种场景。电脑端的产品相对复杂,但相对功能也比较多。

第二个是石璞在最近回国后得到的启发,北京的一位游戏圈大佬对石璞说,One Game的PC端太复杂,小白看不懂也听不懂,不如先做一个钱包,加上游戏类的人物形象养成,做一个类似于H5的小程序人物形象钱包,叫万事人物形象钱包。

钱包中的人物形象是自己,每次存币进去后都可以抽奖、塑形、买衣服、装备……万事人物形象钱包。做区块链上的第一个人物形象钱包。

“做一个这种钱包出来,开发周期短,也可以利用一些社交属性,快速传播。”石璞觉得靠谱。他的团队已经是一个磨练了5年的游戏公司,对他们来说,做这么一个游戏实在不难。“我自己是不想做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做底层的公司已经够多了,我相信有比我更聪明的人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这个行业现在最缺的,不是底层技术,而是落地的应用。我认为区块链行业真正的杀手级应用今年之内就会出现,而且一定会出现在游戏行业,因为游戏是普通人最容易接触的到的。”

他选择基于深脑链开发应用,是对人工智能计算的认可。深脑链除了智能合约层以外,还有一个人工智能计算平台,这就类似于一个去中心化的云计算服务商。

“作为一款游戏,光靠智能合约是跑不起来的。”智能合约它解决的是怎么算账的问题,怎么记录技术交易。但不像以钛猫买卖猫咪的游戏,一款真正的游戏需要高性能和物理计算,游戏里精细的人物模型需要大量的计算。这也是石璞选深脑链的原因。 “深脑链是最适合我们的公有链。”石璞觉得区块链企业和传统互联网企业最大的区别就是是否可以去中心化。这里的去中心化,目的不是逃离监管,也不是匿名,而是去除中间环节,节约流通成本。举个例子,腾讯公司做出来的手游,每年的收入达到几百亿人民币,但是这些钱和用户是没有关系的,最后都进了腾讯的股东手里。商业公司的逐利本性,只会让我们的社会越来越不公平,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石璞觉得真正的区块链企业最后都是一个非盈利基金会。它的使命就是去创造一个生态,然后它唯一赚钱的点就是把生态做好,手里的币能够越来越值钱。一直发展到某一天,这个公司完全不管了,整个生态还能运行下去,这就是区块链企业的使命,和互联网企业的使命完全不一样。

就像比特币一样,比特币之所以值钱、有价值,是因为它在全球的用户最多。用户作为参与者,是决定整个区块链和其币价值大小的核心因素。

目前,One Game的项目应用正在开发中,预计7、8月份即将上线。石璞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不错的工程师。但从小时候的书呆子到长大后的连续创业者,石璞一直认得清自己的位置。

他能在波折与坎坷中走到今天,在无数的懊悔中未曾回头,都只说明了一点,他认可自己的价值,也坚定内心的追求。

(编辑:贾紫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