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马蔚华 :金融和科技热恋对实体经济有支撑

评论: 0 | 发布者: jiazixuan |来自: 经理人杂志

放大 缩小
从微观看,金融和科技集中的表现为金融科技企业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是Fintech,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不完全是一回事,如果说互联网金融是对传统金融的替代和体验,那么金融科技应该是提高效能,是更高一层的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互联网征信等等正在广泛应用到金融企业之中。

移动支付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大家感到非常方便,不仅是中国,现在国外也接受了,西班牙卖火腿的老太太让我用手机刷码,第三方支付的增长达到了将近20万亿,这个交易规模是美国的50倍,我们稳居全球第一。

十五年前招行信用卡正在鼎盛时期,我们的市场份额在全国稳居前列,当时我就提出消灭信用卡,很多人说你的脑袋有问题啊?你们信用卡已经独领风骚了,怎么还要消灭它?

当时我们对未来的判断,信用卡的卡片形式一定会被手机取代。我们当时做了很多努力,包括跟手机运营商、手机制造商,跟乔布斯接班人库克经过艰苦的谈判,今年他告诉我,他们40%支付使用我们的卡的形式,当初的梦想今天已经正在变成现实。

金融科技结合实现双方价值最大化

一个是金融中心变成科技中心,一个是金融企业、科技企业紧密结合,这就是现在的金融科技。金融科技为什么能结合?它应该有深层次原因,物理学上有一个相融相斥的原理,分子结构相同的物质之间可以互融,经济学上有一个比较优势理论,只有互补比较优势才能实现双方价值的最大化。

无论从物理学原理,还是经济学原理,我们都能找到金融和科技结合的原因。首先我觉得金融既是一个IT企业,也是一个大数据公司,说它是IT企业、IT属性,是因为传统金融离不开IT,如同空气和水,我们回顾金融发展的历史,通讯的每一次变革都会带来银行的变革。以前是用纸来实现支付的功能,那个时候都是靠马车,半年一结算。乔致庸坐在乔家大院雄心勃勃策划蓝图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一百年以后网上银行会取代物理网点。

支付的背后就是通讯的变革,当年我在招行的时候只有一百多个网点,我们当时要搞网上银行,为什么要搞这个?我至今还记得比尔盖茨那句话“因为银行不具备IT的设备,所以银行要靠通讯企业的支撑”,当时比尔盖茨搞了一个银行软件公司,把美国的专家吓坏了,游说国会,比尔盖茨没有干成,但他留下一句话,他说“你们这些传统的银行如果不改变,你们就是二十一世纪快要灭亡的恐龙”。我们不想当恐龙。后来因为搞工艺,跟比尔盖茨成为好朋友,我们的国际工艺学院就是比尔盖茨投资的,我说“盖茨,你这句话在我耳边响了18年”,他说“起到作用了,现在银行变革了”。

金融本身是有IT属性的,我当时一直担任全国电子商务副会长,说明我们企业也是电子商务公司,另外金融公司、金融企业本身是质量优良的大数据公司,金融业本身是数字驱动的,我在本世纪初就建立了数据仓库,因为首先要财务数据的统一,通过数据大中心和统一核算业务系统,才能实现数据的集中。其次是客户数据的统一,支撑以客户服务为中心的多渠道整合。第三是主数据管理模型,银行所有的管理,产品的管理、客户的管理、资金的管理、组织人员的管理都要通过数据建立模型来管理。

“科技+金融”深度融合的三大利好

金融和科技的融合也是行业博弈的自然均衡,最主要体现在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的挑战,传统金融也认识到如果你不应对这个挑战,可能就会被新的技术革命所淘汰,所以金融和科技的深度融合就成为一种必然。这种融合有三点意义:

第一,支持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十九大说新时代中国经济的主要特征是从高速度变成高质量,什么是高质量?就是GDP里一定要有技术含量,这样才有竞争力,衡量GDP的技术含量有三个指标:科研占GDP的比重、科技成果转换率和技术进步对经济的支持率,这三个指标我们还有很大差距,我们只有通过科技和金融的结合,支持产业的发展,才能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第二点,科技和金融的结合对实体经济是有力的支持。大家经常抱怨银行对中小企业支持不够,实际上这些年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增长已经远远高于平均增长速度,银行的苦衷是中小企业风险高,现在金融和科技的结合给银行降低成本、识别风险带来了很大的条件,邮储银行和香港的一家大数据公司合作,专门支持小微企业,一年下来不良率不到1%。

我们现在提到消费信贷支持消费升级,消费要在GDP里占到比较高的贡献度的话,一定要把消费发展上去,大数据使银行能够准确了解消费的需求,哪些消费是需求最旺的,然后更精准营销,对实体经济的贡献会在银行增加力度。

第三点,金融和科技的结合非常有利于深圳,深圳这些年提出发展的顺序,我们也给领导这样的建议,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再到“深圳标准”,然后到“深圳创造”,我觉得深圳应该遵循这样的模式发展。

“深圳速度”当时全球瞩目,今天的“深圳质量”也在全国树立了典范,这个质量不仅是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更重要的是GDP质量,深圳科研经费按GDP比重是4.1%,全国平均是2.1%。深圳是金融中心,在全国名列前茅,深圳又是科技中心,只要金融和科技密切结合,深圳的发展一定会上新台阶。

马蔚华  原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经济学博士,曾兼任香港永隆银行有限公司、招商信诺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和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理事长、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长、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壹基金理事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兼职教授等职。曾任中国人民银行海南省分行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海南省分局局长。

(编辑:贾紫璇)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