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宋志平《我的改革心路》之"进入市场"篇(四):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 宋志平

中国建材和北新走到今天,市场是第一位的。最近我和1300名销售人员讲,北新是一个把客户放在第一的质量上上的企业,客户的需要就是我们的生命力,就是我们生存的价值。这些话很多人都会说,但是对我而言,这些话是一种深刻的理解,不是简单的漂亮话。“质量上上,价格中上”,北新一直坚持多年,企业做得不错。这八个字,也是我的价值观。

把产品质量做好是前提,另外还不能盲目杀价竞争。质量是需要成本的,只有质量上上,价格中上才能做好市场。这是漫长的时间里反复考验出来的东西,也是我的深刻体会。无论是北新,还是中新,在改革开放里都是比较早进入市场化的企业,知道这点就能理解中国建材在市场里为什么会有一些自己独到的观点,因为它对市场的理解比一般企业更深,它具有完全市场化的想法。

北新当时是行业标杆,去企业参观的人很多。北新有进口设备,是新型工厂,产品用途广泛,大家都很喜欢。北新是改革开放引进技术的企业典范,同时又是比较早,或者说是最早进入市场的一家国有企业,而且成功地进入市场。岩棉、石膏板都成功地打开了市场,其他很多企业并没有打开市场。市场不相信眼泪,只有生产的产品质量好,会推销,产品才能打开市场。市场化以后很多企业不适应,当时有句话叫“不找市长找市场”,意思是不要一有事情就找政府。那时候大部分国有企业的思维方式是等、靠、要,反正有困难国家得帮忙,因为是国家的企业,国企员工也普遍是这种意识。但北新没这么想,这是北新的又一大特点,这种特点奠定了中国建材日后也走向市场化的深刻底蕴。

我做了10年销售,做得很好,但做厂长时工厂遇到了问题。工厂建立之初非常漂亮,但在1993年,企业经历了十几年运营之后已是千疮百孔。国有企业原来的体制是干多干少一个样。在这种体制下,员工工作热情不高,企业很容易出问题。产品虽然卖得不错,但生产却跟不上。石膏板生产线的设计产能是一年2000万平方米,但是只能生产出600到700万平方米,连一半都达不到。最初以为是德国人骗了我们,但是后来证明并不是设备的问题,而是职工们的积极性不高,在操作上出了问题。

我是1993年1月16日上任当的厂长,没过几天春节就到了。以前每到春节我们一家人就会回石家庄和父母一起过节,家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但那年春节却是一个例外,因为我整个春节6天假期都很少说话,让一家人都高兴不起来。对我而言,新的一年有太多的未知。我的母亲十分善解人意,她也最疼爱我,看到这样就劝我不当厂长了。我跟母亲说,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还有好几千职工等着我呢。

其实,1991年底中新集团总经理就和我谈过话,要我考虑担任北新的厂长,但是我当时确实非常的犹豫,因为我觉得那副担子太重,希望原来的厂长继续做厂长,所以就委婉地拒绝了。但还是有消息传出来,一些同志认为我年轻气盛非常想做,其实我有不少顾虑,不大想做。在1992年春节前的联欢会上,我给大家唱了一首童安格的《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当时刚流行卡拉OK,这首歌正红,里面一句歌词反映了我的心境:“怕自己不能负担对你的深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我唱的你不是指女孩子,而是指厂长那个岗位。

1992年,工厂的情况变得更加艰难。于是1993年初,上级单位明确由我出任厂长。

后来也有领导对我说,当时工厂困难,找个厂长不容易,上边没人愿意下去,下面选又担心做不好。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小宋是一个热情乐观的年轻人,当厂长不会给中新集团添麻烦。这个判断真的对了,那些日子我每天凌晨4点就醒了,一门心思想工厂的事。做厂长的10年里,我没有一次跑到上级那儿找麻烦,都是自己的困难自己面对。

6天假期后我就回到工厂上班,第一件事就是集资。当时企业资金状况十分紧张,由于过去信用差,银行不给我们发放贷款,企业已经没有流动资金了。我回家问妻子家里有多少钱,那时因工资低家里没有多少存款,我就做她的工作,劝她把结婚前的存款拿出来。我的妻子参加工作时间早,父母让她把自己的工资都存起来,和我结婚时她已经有了一万元存款,但她从来没想过她的这些存款会是这种用场。

我又号召职工集资帮助企业共渡难关,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地给职工开动员会,和大家座谈,有的车间没有会议室,我就站在车间的空地上把职工集合起来做动员。慢慢地,职工被我的真诚打动了。大家对企业逐渐有了信心,于是纷纷把家里的存款拿出来,有的职工把孩子的压岁钱和存钱罐里的钱也拿了出来,这让我十分感动。工厂正是用职工集资的400万元买了原材料,才运转起来。一年后借款到期,我把本金和利息如数归还给大家。

做企业最重要的是要对职工好,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我忘不了,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职工帮着一起度过的,大家都在同一艘船上,唯有同舟共济才有出路,我最关心的还是他们。

那时候脑子里根本不会想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只想明天怎么办,想不到后天、大后天。当厂长一年,在1994年元月北新的职代会报告上,我说:“九三年是我们一天天数着度过的。回顾走过的日日夜夜不无感慨。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我们努力探索,寻找改革创新的道路,领导班子和全厂广大职工一起默默转换观念,共同奋斗,‘ 以厂为家 ’ 把人们的心联结在一起,总厂方方面面喜讯频传,令人振奋鼓舞。”今天回首往事,1978年建厂的时候,工厂未来是什么样,我不知道;1993年当厂长时,这个厂发展成什么样,也不知道;甚至1997年上市的时候,也不确信这个企业能发展成什么样。今天北新能有20多亿平方米的石膏板,做到全球第一,能有这么好的利润,都是通过改革创新做到的。

(作者系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