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焦作万方新董事长落地 利润源于卖房和赔款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原作者: 葛爱峰 宋楠 |原发: 华夏时报

放大 缩小
在铝行业去产能“高压”下,全国铝企都在经历着从存量优势向结构优化的蜕变。然而,受相关限产政策及电解铝行业原材料等价格上涨影响,铝企或并未迎来真正的“春天”。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河南省在铝产量同比下降的同时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作为河南区域性铝企的焦作万方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焦作万方”000612.SZ),却在2018年首季度出现了净利润大幅亏损的现象。

焦作万方2018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1至3月实现营业总收入10.10亿元,同比下降2.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151.23万元,同比下降392.9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下降516.80%。

事实上,2018年首季业绩的大幅亏损并不是焦作万方陷入的唯一困境,该公司或还存在股权争夺问题、主营业务能力不强、存货量大幅上涨存疑等问题。

利润主要源于卖房和洪灾赔款

焦作万方主营业务为铝冶炼、发电及合金制品的生产和销售,目前该公司实现年电解铝产能42万吨。

焦作万方2017年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0.17亿元,同比上升27.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上升77.11%。而对于2017年净利润上涨原因,焦作万方年报解释为联营企业投资同比增加及收到洪灾赔款1.07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统计相关数据发现,焦作万方仅2017年收到的洪灾赔款金额,已占据焦作万方该年净利润总额的60%。同时,该公司2017年获得的联营企业投资收益总额为1.60亿元,在其利润总额中占比高达83.11%。

此外,焦作万方在报告期内通过处置其位于广东、北京、成都等地的七处房产,共获得重大资产处置收入5800万元,其净利润占该公司2017年净利润总额的14.8%。其中,该公司位于北京的房屋处置金额为2300万元,已对该公司经营成果产生较大影响。

投资收益、灾害赔款等非主营业务收益与企业的非经常性损益成正相关态势。相关数据显示,焦作万方2017年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8853.39万元,占其净利润的50.38%,导致扣除非净利润同比下降45.03%。

“非经常性损益往往来自政府补助、资本变卖等,具有不可持续性,不能真实反映公司实际的经营和盈利能力。”一位不愿具名的专业人士表示,若要考察一家公司的实际运行能力,应该关注它的扣非净利润。

除去净利润,焦作万方的营收构成或也存在疑问。据焦作万方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收总额为50.17亿元,而其关联方焦作市万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万方集团”)则以10.48亿的销售额位居客户首位,占焦作万方2017年度销售总额的20.90%。

相关信息显示,焦作万方原控股股东万方集团目前持有焦作万方8848万股,持股比例7.42%,是该公司第四大股东。

焦作万方“头号客户”是公司第四大股东也无可厚非,作为主营铝冶炼及加工的河南省百强企业,其大部分利润却来源于房产收益和“靠天吃饭”,对于该公司真实经营业绩,公众难免要打上一个问号。

去产能去库存下“反其道而行”

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国铝行业迎来去产能、去库存的关键时刻。2017年,中央连续出台了《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等相关多个重要文件,对电解铝行业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然而,在举国开展高能耗产业去产能、去库存的背景下,焦作万方似乎却“反其道而行”。

据焦作万方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铝行业库存量从2016年的1722.51吨增至2017年的1.25万吨,增长率为626.68%;存货余额为8.53亿万元,同比增加 61.4%。而就库存量增长原因,焦作万方解释为经营策略调整导致期末铝产品库存上升。

专业人士分析称,产品库存数量的增减应结合市场的整体态势,突增的大量库存不仅会影响企业资金周转速度、正常生产计划等,而且其本身或许就是存疑的。

此外,在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亚太”)出具的关于焦作万方财务报表的审计报告中显示,由于存货金额重大,存货跌价准备的确认需要管理层运用重大判断和估计,因此亚太将焦作万方存货的减值确定为关键审计事项。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关键审计事项是当期财务报表审计中最重要的事项。通常而言,具体审计项目中识别出的特别风险和较高重大错报风险的数量越多,关键审计事项的数量越多。

股权想象空间大

焦作万方自2013年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与控股股东”的上市公司以来,股权之争频频出现,而随着新任董事长的确认,该话题或会再被提起。

5月8日,焦作万方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2018年第一次临时会议选举霍斌先生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将由周传良变更为霍斌。该公司原董事长周传良已于5月3日递交董事长辞职报告。

此次担任焦作万方新任董事长的霍斌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樟树市和泰安成投资管理中心(下称“和泰安成”)的实际控制人兼法定代表人。相关信息显示,霍斌于2015年3月起就已担任伊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伊电控股”)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伊电控股与焦作万方主营业务相似,且均位于河南省。伊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其主营业务铝冶炼及制品的电解铝产能在河南省位居首位。

据焦作万方2017年11月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下称“《报告书》”)显示,和泰安成自2017年7月成立以来,先后通过协议转让、二级市场累计买入的方式增持焦作万方股份,和泰安成共持有约2亿股焦作万方股份,以16.65%的持股比例成为焦作万方现任第一大股东。

在坐上焦作万方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后,和泰安成随即表示未来不排除借助上市公司平台整合优质资产的可能性。随着霍斌出任焦作万方董事长,和泰安成何时兑现曾经的诺言令业界关注。

对于目前焦作万方的状况是否还会生变,其他股东是否心甘情愿当“配角”,显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该公司当前第二大股东杭州金投锦众投资合伙企业(下称“金投锦众”)成立于2016年4月,成立后仅一个月便开始谋求焦作万方的股权。

2016年5月,焦作万方原控股股东西藏吉奥高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吉奥高”)与金投锦众签署转让协议,将其全部持有的焦作万方17.56%的公司股份以18.70亿元的对价转让给金投锦众,随后金投锦众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除此之外,现任焦作万方第三大股东的嘉益(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嘉益投资”)曾因多次举牌增持焦作万方被证监会问询。

相关信息显示,2016年12月26日至2017年2月13日,嘉益投资先后三次举牌焦作万方,并通过二级市场共计买入焦作万方1.79亿股,占焦作万方总股数的15%,直逼彼时该公司第一大股东金投锦众15.96%的持股比例。

截至目前,焦作万方前三大股东和泰安成、金投锦众、嘉益投资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7.30%、16.41%、15.64%;而前十大股东的后七位分别持股7.42%、2.16%、1.36%、1.35%、1.15%、0.97%、0.55%。

浙江裕丰律所合伙人厉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上市公司股权分散可能会在持股比例接近的几大股东之间形成相应的权力制衡,增加他们之间对于股权的争夺。”

相关信息显示,在和泰安成于2017年10月通过转让方式成为焦作万方焦作万方第三大股东后,彼时焦作万方前三大股东金投锦众、嘉益投资、和泰安成分别在随后向焦作万方董事会提交该公司董事、独立董事的候选人名单,均希望在董事会中谋得较多董事席位。

而据焦作万方公布的有关公司董事选举的最新公告显示,该公司新选举产生的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李重阳、霍斌、朱雷分别来自焦作万方前三大股东的推荐,而当选的独立董事孔祥舵系焦作万方彼时第三大股东和泰安成举荐。

对于焦作万方相关疑问,本报记者曾拨打焦作万方董秘办公电话,对方以董事长辞职、公司董秘职位空缺为由未给出明确答复。随后,记者发去采访函,对方回复称,目前,本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完善,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信息。有关本公司未来相关情况,敬请持续关注本公司公告。

(编辑:王星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