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孙宏斌VS巴菲特:多么痛的领悟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 /严学锋

预亏高达116亿元、“拯救者”孙宏斌辞去董事长后,乐视网2018年4月3日公告,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如果再没有新进资金支持,公司经营将难以为继。显然,乐视网已病入膏肓。融创中国的2017年报,对投资乐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计提165.5亿元,作为创始人、控股股东、董事长的孙宏斌承认投资乐视失败,“计提了165亿,还要怎么断臂,脑袋都砍了”。165亿元超过融创中国2017年的净利润。可谓壮士断头。

关于投资乐视,孙宏斌总结称有几个失误:一是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有误,当初高估了它的真实价值;二是对于公司的财务状况缺乏充分认识,当初以为关联方的资金可以收回来,但未能收回;三是对团队的判断不足,虽然贾跃亭拉来许多牛人,但没有形成一个合力——计提165亿元,多么痛的领悟!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长巴菲特是全球超级投资大师。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将巴菲特的投资哲学和孙宏斌投资乐视相比,更能彰显孙宏斌的投资之误、对中国投资界特别是企业家的警示价值。

没有对资产高估定价

有钱不可任性,做投资需低价买、高价卖,否则就要赔本。

巴菲特称:“我们很愿意无限期地持有任何证券,只要商业活动在未来的股本收益令人满意,管理层是诚实的和有能力的,而且市场没有对资产高估定价。”“合适的并购价格”成为伯克希尔在2017年实施并购的阻碍,因而坐拥千亿美元的伯克希尔2017年没有进行大手笔并购:有钱不任性。

而按孙宏斌自己的说法,当初投资乐视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有误,高估其真实价值。2017年1月,融创中国斥巨资150.4亿元,分别持股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8.61%、15%和33.4959%的股权。当年7月,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离职。去年1月乐视与融创中国的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孙宏斌称从见到贾跃亭到此次投资共35天,完成融创中国在房地产之外的首次投资。彼时孙宏斌认为乐视的团队很牛,贾跃亭“就缺钱,因为就是因为缺钱就好办了,这就是我的判断”,“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缺钱,一次性把所有的资金全解决了,缺多少解决多少,这是我的第一个逻辑”。情况是,乐视非常缺钱、融创中国很有钱,由于孙宏斌对乐视团队的高度认可、对乐视的信心、财大气粗(缺多少资金解决多少)、对乐视接触的时间短而且是跨界投资——难以发现乐视的重大问题、研判乐视的真正价值,于是“高估真实价值”几成必然了。

事实上,乐视的问题彼时已开始暴露。贾跃亭是乐视的创始人、控股股东。乐视分为上市公司乐视网、非上市的乐视汽车等,横跨七个行业(手机、影视、体育、电视、汽车等)、有上百家公司,以此形成七大生态的雏形。贾跃亭称,“我们做的互联网生态模式没有别人的经验可以借鉴,而我们又处在战机转瞬即逝的商业时代,所以看到未来方向,并抓住机会蒙眼狂奔是非常必要的……未来,当汽车和互联网融为一体时,将会出现超越苹果的公司,而乐视最有可能成为那家公司。”蒙眼狂奔、野心大,风险当然大。2016年,乐视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手机业务陷入全面停滞;乐视体育,人事震荡;供应商讨债、北美工厂倒闭。此外,乐视网长期被关联方大量占用资金。在投前调查中,一些乐视高管向孙宏斌反映公司没有现金流、不挣钱的问题。乐视野心大、资金严重缺乏、亏损的问题理该引起高度警惕,却被孙宏斌“我看了老贾的整个账以后,就更佩服他了,这么点钱干这么大事”。

结果,融创中国的2017年度财报称,对于乐视相关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款项计提21亿元的坏账损失拨备;对于乐视相关公司的投资、债务担保共计提约99.8亿元的减值拨备;对于乐视相关公司的投资按权益法入账录得投资损失44.8亿元。共计165.6亿元。2018年3月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后,孙宏斌称,“乐视网,我能怎么办呢,我再借他100个亿,我傻啊?有谁愿意接盘乐视,我可以打九折卖给他。真有意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有钱不可任性,投资不能是“人傻钱多”,否则就要付出代价乃至“断头”。

廉洁奉公而且才华横溢

投资就是投人,一定要投靠谱的企业家。

显然,巴菲特投资时很在乎企业管理人员的品质:“我们始终在寻找有可以理解的、持续的和罕见的良好经营业绩的大型公司。这些公司由能力非凡并且为股东着想的管理人员运作”“符合我们三条永恒信念的管理人员:他们热爱自己的公司;像所有者那样思考;廉洁奉公而且才华横溢”。

孙宏斌则是“对团队的判断也不足,虽然贾跃亭拉来许多牛人,但没有形成一个合力”。当年融创中国入股乐视,孙宏斌称,“老贾是一个这个时代非常稀有的企业家精神,这是我投资冲动最主要的地方”。然而,贾跃亭涉嫌人品存在重大问题。据乐视网公告,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关联方对乐视网的关联欠款余额75.3亿元,造成乐视网经营困难。孙宏斌当初以为关联方的资金可以收回来,却未能收回,对此贾跃亭负有责任重大。大股东关联方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这种损人利己是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的一大毒瘤。投资就是投人。如果企业家的人品有问题,投资势必遭殃。毫无疑问,贾跃亭远非巴菲特所言“廉洁奉公而且才华横溢”。

务实简单稳定

了解企业是科学投资的前提。

巴菲特称,“我们喜欢这样的企业:务实简单稳定”“固守于那些简单明了的公司的股票,通常要比那些需要解决难题的公司股票,利润要高得多”。一如伯克希尔重仓了可口可乐、苹果。

乐视则相当务虚、复杂、不稳定。务虚:涉及了太多的行业、领域,大大超过了自身包括企业家能力的范畴,且前景不明、大量烧钱。复杂:行业、领域庞杂,内在逻辑存在问题,关联方占款问题错综复杂。不稳定:大多业务烧钱、亏损,自我造血能力差、可持续发展能力弱。一个例子是,原本乐视网多年盈利,相对务实简单稳定,但最终被乐视庞大的野心拖累,预计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4.6亿元、亏损高达116亿元。近年来,乐视的模式被很多人“看不懂”,受到众人包括一些内部人的质疑。投资乐视,孙宏斌称,“我问了大牛级的人大概有十几个,有些人是支持我的,有些人给了我很中肯的意见,有的人坚决反对我投”,“我觉得他们的意见不足以颠覆我们这个决策,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乐视”。结果证明,彼时的孙宏斌并不了解乐视。不了解而投巨资,后果往往糟糕。

巴菲特称,“考虑到人可以从错误中学习,那么,最好的事情就是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孙宏斌投资乐视的惨痛,给中国投资界提供了一次免费、价值百亿的学习良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作者系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