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解码“独角兽”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来自: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 / 高金霞

360回归中国A股被诟病为割韭菜后,阿里巴巴京东等创新经济体欲从美国资本市场回归A股的信息甚嚣尘上。有投资者质疑这些新经济体已过了高速成长红利期,回归纯属抽血,毫无意义。然而,3月30日“国办发[2018]21号文”《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为体量庞大的阿里、京东等独角兽回归,彻底打开了方便之门。

随后,致力于新能源动力电池研发与制造的创新经济企业——宁德时代,以24天的超快速度,一路绿灯通过发审委的IPO审结。

一边大力吸引处于稳定期的“独角兽”企业回归,一边加速推动国内准“独角兽”企业上市A股。国家高层一连串的密集动作,引人猜测与深思。那么,“独角兽”从何而来?“独角兽”企业如何认定?中国股市是否缺少“独角兽”?引回“独角兽”的意义是什么?面对非议与猜测,《企业观察报》记者进行了多维度采访与了解。       

被诟病的独角兽

所谓“独角兽”,业内人士认为,只是投资界的一个概念,没有必要过于深究词语本身的意义。在国办“[2018]21号文《试点意见》”中,并没有引用“独角兽”概念,而把京东、阿里等企业称为“创新经济体”。

在多数人的理解中,“独角兽”是具有高成长率、发展迅猛、拥有新理念的高科技公司,所提供的产品具有方便与可操作性,是国际上有实力、能力制定行业规则的企业。“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就是华为。”中信证券投资部经理刘小森认为,在国际市场中,作为全球最大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手机能与三星、苹果平分天下,叫板爱立信,占有国际市场很大比重。

一位不愿具名人士也认为,在创新经济体中,携程、滴滴打车等都得益于中国庞大的市场支撑。滴滴是Uber的中国版;京东与亚马逊极其相似;百度谷歌相差甚远;腾讯稍占优势,终归是依赖中国市场。

“现实生活中,好多公司都说自己是‘独角兽’,以提高身价。”刘小森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真正想做好企业的老板,绝对不会在乎估值及所谓名号。但如果把“独角兽”暂时作为创新经济体企业代名词,那么它的出现,是中国经济转型与发展的需要。

根据《试点意见》,创新经济体行业范围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其次,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根据以上标准,目前中概股市值达2000亿人民币的有11家,除去已在国内上市的中石油、中石化、中国人寿、中国联通以及不算创新企业的中海油之外,符合条件的仅有6家,分别是阿里巴巴、中国移动、百度、京东、网易、中国电信。港股方面,符合条件的创新企业只有腾讯一家。

在这份符合条件的名单中,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网易、腾讯等创新企业,与360公司一样被认为是正值盛年股价过高,已无成长红利与广大投资者分享。因而,对整个资本市场影响不会太大。

“以行政手段干预市场,损害了市场的公平性。”一位证券公司投资部高层表示,任何一个企业都有生命周期曲线,如果在盛年或衰退期进入证券市场,企业一上市,业绩就变脸,纯属割韭菜行为。今年2月28日,360回归中国A股首日,以65.67元开盘,以跌停报收于56.92元,被投资者诟病,认为其只是讲故事。某证券分析师表示,以当日跌停的市值3850亿计算,回归A股的360市场翻了6倍,与其当前的业绩和增长率无法匹配。

为准独角兽完善制度

面对质疑,为何还要打开“独角兽”回归A股的试点之门,引回阿里、京东、百度等企业?

“这是国家高层释放的一种信号。”北京高精尖产业基金公司张艳华表示,以服务龙头企业为主的金融改革到来,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做大高新技术产业,鼓励企业创新,使经济健康高质量地持续发展。

回首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的10年,以阿里、腾讯为引领的创新经济体,对整个互联网行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庞大的人口体量成为其业务发展的肥沃土壤。但在高速的资本成长期,国家没有为这些企业提供政策、制度上的有力支持,以工业化企业思维为标准的A股市场,原有的审核制度,把阿里巴巴、腾讯等创新经济挡在了A股的门外,只能被迫到美国、香港等市场上市,导致中国股民失去很多享受其发展红利的机会。

中国资本市场的不认同,导致PE、VC等资本投资机构,不愿给初创期的互联网企业投资,很多类似企业因此死掉。就像阿里的大股东是日本软银,腾讯是南非电讯,很少看到中国资本的影子。“如果中国早日出台这个政策(《试点意见》),有一套完善的资本投资机构赚钱退出机制,一定能培养出更多的优秀创新企业,也不必跑到海外上市。”北京高精尖产业基金公司经理张艳华坦言。

今天的中国A股市场,确实没有创新经济体的企业。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这是一个自发成长的过程,而不是拔苗助长,已有的体制如果没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一切皆为笑谈。

坊间有一则戏言对现实情况进行了生动的描述:股民就像怨妇,证监会就像岳父选新郎一样抽丝剥茧,拿着放大镜为投资者筛选优质的企业批准上市。“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相关业内人士表示,任何一个企业或个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被股民诟病绑架的相关监管部门,因为一些小问题就会把很多具有潜在成长力的优秀企业否定掉,而没有任何一点责任。

“京东、阿里已经不缺钱了,是否回归A股都一样,无论是自愿或被裹胁,都是一种爱国表态。”某证券投资银行部杜姓高管坦言,重要的是正在崛起的那些新经济企业,应该通过一个制度,让其能通过金融市场的支持,成为未来的阿里和京东。

自从全国两会以后,围绕着创新经济体的各项金融改革政策扑面而来,上述杜姓高管感叹:“突然很多政策就这么出来了,天天要学习。”他表示,改革总比不改强,虽然短期内不可能达到支持新经济体的目的,也是一个引领示范作用。

那么,在此次证监会《试点意见》出台的当下,证券市场能为未来的独角兽做些什么?

“就目前来看,深交所、上交所是不能做什么的。”上述某投行高管表示,因为《试点意见》的条件要求很高,很多真正需要成长的新兴经济体企业,是得不到发审委审批而上市融资的。在其看来,当下资本市场改革,应该完善对弱小投资者的保护制度、提升证券市场的平衡力量等;其次应着重提升投资者的专业水平教育与培养,提高对上市企业的分析评估能力,使其理性地投资。

以比较开放透明的美国证券市场为例,设有集体诉讼制度,律师带着巨大利益可去监管上市企业。还有股票价格过高的问题。一旦发现泡沫,证监会就会出手,使其在基准线上下波动,从而避免股票一直往上涨,导致广大小散户成为市场“接盘侠”被套。

“最重要的是,应做好企业IPO申报业绩的真实性审核。”杜姓高管说,在提高股民投资专业性基础上,一切交给市场自由买卖,“也就是当下推行的注册制,恰逢其时。”所谓注册制,就是企业上市,有多少存款、资产,将资质等信息情况报给发审委,只要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就行,至于股民投资者要不要与上市企业交易,就看双方了解程度和意愿。

独角兽只是手段
     
“挖掘没有长成的‘独角兽’是我们的责任,市场认定的‘独角兽’我们一般都投不了。”张艳华表示,以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智能制造、信息安全、大数据、新材料等产业的实体企业是主要投资对象,虽然也想挣钱,但首要目的还是以发展产业为主要考量。

“独角兽”的回归与一系列围绕创新经济体的产业支持政策,都只是一种手段。

就在4月5日,证监会披露公告发审委第54次会议审核结果:三过二,66.67%的过会率已成为IPO审核新常态。其中,以新能源动力电池研发制造为主营的宁德时代,毫无悬念地成功过会,同时以24天的超快速度创造了一项难以企及的IPO审结纪录。

作为中国动力电池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2017年已超越日本松下成为全球第一大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国际市场份额超过20%。无论是公司管理团队、治理水平、技术能力,还是行业前景、成长性以及盈利能力,完全符合“好公司、好行业、好生意”的三好标准。

相关人士表示,在中美贸易战日趋激烈的当下,背后拼的是国家科技的软实力。国家要大力发展本土“独角兽”企业,壮大科技创新能力的良苦用心,世人皆知。当前,中国树立了取得科技领先地位的目标任务,提出《2025智能制造》《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按照《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近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商品开征500多亿美元关税,主要涉及中国科技产品。相关人士表示,这一措施意在打击中国科技公司。阿里巴巴、百度或腾讯等许多中国科技公司的资本结构中存在许多外国股东,亦大多都在纽交所或港交所进行首次公开募股。但这些限制措施,在打击中国科技创新企业的同时,也将间接打击美国本土投资者。

根据《试点意见》规定,可交易中国大型科技公司在国外发行的存托凭证,只有这样,在国外上市的中国创新科技公司均可顺利吸引母国的资本,稳妥地继续发展壮大。

事实上,美国对中国创新科技的打压从未间断,只是形式不同。2017年12月18日,一直被看好的科技股成为跌幅较大板块之一,33只科技股龙头股大跌。基因科技龙头股华大基因跌停,兼具芯片概念和人工智能概念的中科曙光跌停,大数据概念拓尔思逼近跌停。宽带提速、芯片产业等跌幅超3%,量子通信、云计算、5G概念跌超2%。

从全球经济格局看,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科技创新力量之一,产业资本和海外资本的进入加速了中国科技企业发展。

相关人士表示,中国通过自身积累,已有能力挑战高端技术行业,并在很多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例如,5G、航天系统、高铁等。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世界上专利申请数量最多的国家,当中国真正融入全球化进程后,中国自主创新的高科技产品也会越来越多。

厚生智库研究员赵亚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对华贸易限制对资本市场的冲击不仅仅影响股市,虽然中国刚刚宣布要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但由于美国的限制,美国公司是否到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就很难说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