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邵根伙履新中国圣牧

查看: 328 | 评论: 0 | 发布者: wangxing |原作者: 代秀辉 |来自: 法治周末

放大 缩小
邵根伙是何许人也?

如果翻看上市公司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北农”)的最新公告,我们得到的信息是,邵根伙是该公司的董事长。

而如果我们再将视线移至乳业,可以发现邵根伙“董事长”的身份同样出现在上市企业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牧”)的身上。

如今,这位身兼两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的显赫人物在乳业又向前迈了一步。

2017年12月15日,圣牧发布公告称,姚同山离任圣牧首席执行官,由邵根伙接任代理首席执行官一职。

与之相伴的是,圣牧的崔瑞城离任财务总监一职,替代者则由带有大北农“烙印”的王跃华接任。

公告同时显示,姚同山和崔瑞成将继续担任圣牧的执行董事。

“在某种意义上,创始人姚同山离任首席执行官意味着圣牧姚同山时代的告别,正式迎来了邵根伙时代。”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邵根伙接任代理首席执行官一职,可以看出他将正式参与圣牧的具体运营,圣牧的未来走向哪里也成为一个待解的谜题。”

姚同山的退 邵根伙的进

实际上,圣牧换帅早有踪迹可寻。

聊到圣牧,首先要提一下创始人姚同山。现年60岁的姚同山是圣牧的开山元老。2009年10月,姚同山一手创办了内蒙古圣牧高科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牧高科“),并将公司总部设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山开发区内。

圣牧高科是圣牧的起点,现为圣牧全资子公司。

与此同时,姚同山还独创了沙漠有机奶全产业链体系,并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便携圣牧高科敲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

2014年7月,圣牧作为上市主体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继伊利、蒙牛之后第三家上市的乳品公司。

不过,元老也有离去时。

圣牧公告显示,2016年,姚同山与其他管理层开始减持手中的圣牧股票。

2017年6月29日,姚同山离任圣牧董事长一职,保留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职位。

2017年12月15日,姚同山离任圣牧首席执行官。

姚同山在退,邵根伙则在进。

邵根伙,今年52岁,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获得农学博士学位,1993年创办大北农,持有大北农42.4%的股权,身兼董事长兼总裁。大北农产业则贯通畜牧科技与服务、种植科技与服务、农业互联网三大领域。

2016年,圣牧原控股股东World Shining向Nong You Co.,Ltd.出售了圣牧股份数目12.07亿股,即圣牧已发行股本总数的19%。至此,受让方Nong You Co.,Ltd成为了圣牧的第一大股东。

而Nong You Co.,Ltd.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邵根伙。

按照圣牧最新披露的信息,邵根伙目前持有北京智农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股权,继而持有Nong You Co.,Ltd.的全部股权,邵根伙拥有或被视为拥有圣牧约20.48%的持股权权益。

伴随着交易的完成,2016年9月23日,邵根伙被圣牧委任为公司非执行董事。

2017年6月29日,邵根伙被圣牧委任为圣牧董事长。

2017年12月15日,邵根伙被圣牧委任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邵根伙的进入,圣牧在人事上也引入了与“大北农”相关的管理人才。

2017年12月15日,与姚同山一同离任的还有崔瑞城。崔瑞城原担任圣牧财务总监一职,接替者则是王跃华。

圣牧公告显示,加入本公司前,王跃华曾在大北农担任多个职位,其最后职位为大北农饲料产业高级副总裁兼财务总监。

圣牧两大业务板块都在下滑

不过,在朱丹蓬等业内人士看来,作为新掌舵人的邵根伙对圣牧的现状却是不得不忧虑的。

公开资料显示,圣牧旗下共有两大业务板块,即奶牛养殖业务、液态奶业务。

圣牧尚未公布2017年全年财报,但如果从2017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圣牧的这两大业务板块实际都在下滑。

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圣牧在奶牛养殖业务方面实现13.35亿元,较2016年的13.17亿元实现小幅增长。

不过,在奶牛养殖业务方面,圣牧的原料奶销售实际多数属于“内部消化”,这一部分大概占了60.5%。

所谓“内部消化”是指圣牧奶牛养殖业务中的原料奶用于内部液态奶业务的生产。

也因此,如果我们仅从圣牧奶牛养殖业务实现外部销售收入来看,圣牧的原料奶销售实际在下滑。财报显示,圣牧奶牛养殖业务2017年上半年实现外部销售收入为4.5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8.49%。

具体而言,在圣牧原料奶的外部销售中,圣牧主打的有机原料奶实现外部销售收入为2.3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0.34%;优质非有机原料奶实现外部销售收入为2.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16.35%。

与此同时,下滑的还有圣牧的液态奶业务。

财报显示,圣牧液态奶业务在2017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为6.97亿元,较上年同期同比下滑34.14%。

这其中,在6.97亿元的液态奶业务销售收入里,圣牧的有机液态奶业务占了很大比重,为6.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3.5%;此外,其高端非有机液态奶销售收入为0.09亿元,同比下滑61.33%。

当然,下滑的并非仅有圣牧“销售收入”这一财务指标。

圣牧的毛利率下降明显。财报显示,圣牧在2017年上半年的毛利率为43.4%(抵消后),较上年同期的47.8%减少4.4个百分点;这其中,奶牛养殖业务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43.2%降为36.7%,液态奶业务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50.3%降为47.8%。

此外,圣牧在2017年上半年共计实现毛利(抵消后)为5亿元,同比下滑35.32%。这其中,圣牧的奶牛养殖业务和液态奶业务分别实现毛利(抵消后)为1.67亿元、3.33亿元,同比下滑分别为30.71%、37.41%。

邵根伙将圣牧大船开往何方

在朱丹蓬看来,圣牧属于重资产运营的公司。“在当下乳业发展的阶段,这样的模式存在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它的资产偏重,头重脚轻。”

“圣牧这么多年一直想去改变,但是中国奶价持续下探,让它失去了盈利的能力和造血的功能。”朱丹蓬说,“圣牧也尝试在做品牌终端,意图全产业链实现下游为上游造血,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圣牧并不擅长下游市场的运作。因为,圣牧在下游从品牌、渠道、团队从都是非常欠缺的。在这种情况下,圣牧的业绩肯定是不好的,反而变成了上游在透支公司现金流。”

那么,现状之下,具有农学博士、大北农背景的新掌舵人邵根伙能将圣牧带到何方?

朱丹蓬认为,圣牧当下面临的其实是如何将市场红利变现的问题。

“具有大北农背景的邵根伙加入圣牧,我想他也是看到了中国乳业在包括国家政策、消费者终端等方面存在的红利。目前,圣牧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去布局变现,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朱丹蓬说。

在朱丹蓬看来,邵根伙需要为圣牧寻找一条新的路径,圣牧目前尚不具有变现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邵根伙掌舵后必然会有自己全新的一个模式,全新的做法和想法。如何能让他这种新的战略落地,姚同山的后退,组织架构上的调整只是一个开始。”

知名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指出,未来邵根伙和大北农与原中国圣牧人马的磨合程度,及对姚同山原发展思路与战略等的认同或修正问题,都是邵根伙未来需要考虑的。

(编辑:王星)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