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拉夏贝尔44亿巨债压顶 回天乏力疯狂关店5602家

原作者: 幸雯雯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图片来源:企业观察报


疫情影响下,国内快时尚行业陷入窘境。


1月8日,ZARA三个姐妹品牌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传出将关闭中国线下门店的消息。消息传出后,众多网友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不舍之情。


而在国外快时尚品牌频频受挫的同时,有“中国版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ST拉夏603157.SH)也正在“生死边缘”挣扎——债务居高不下、高管频繁更换,还上演了一出“宫斗剧”。


1月4日,段学峰以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拉夏贝尔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并对媒体表示:“个人的选择,以公司利益为重,不想公司再有内耗。”


段学锋意味深长的回复背后,时代财经发现,上任不到一年的他是拉夏贝尔创始人、实控人邢加兴亲自提拔的职业经理人,却又遭后者三次罢免。


成立于1998年的拉夏贝尔是一家多品牌时装集团,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是国内首家A+H股的服装企业,旗下拥有La Chapelle、Puella、JACK WALK等多个女装、男装及童装品牌。


尽管匆忙推举总裁张莹补上董事长一职,但拉夏贝尔除了“A+H股”这个亮眼的光环以外,并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成绩单。但截至1月12日收盘,*ST拉夏股价仅为1.23元,总市值仅4.59亿元。


本来债务问题未解,又受到疫情影响,拉夏贝尔还没来得及应对这两拨冲击,人事又持续动荡,对拉夏贝尔来说,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罢免“三宗罪”


对于段学锋,邢加兴一而再、再而三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急于赶走这位当初亲自提拔的职业经理人。


公告显示,邢加兴曾于2020年11月27日、12月8日向董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欲罢免段学锋董事长职务,但该请求均未获董事会回应。最后,邢加兴决定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


是什么让邢加兴誓要罢免段学锋?邢加兴列出了段学锋的“三宗罪”。


“未能深入了解公司业务经营管理状况,任职期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未能尽责设立稳定的内部管理机构,无法保障公司稳定经营;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本公司同类的业务。”


这并非莫须有的“罪名”。


2020年5月8日,段学锋经董事会全票通过当选为董事长,并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而段学锋任职期间,拉夏贝尔的业绩大幅度下滑。


根据拉夏贝尔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拉夏贝尔三季度营收仅17.41亿元,同比下滑69.75%;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03亿元,同比下滑20.89%。


退一步讲,拉夏贝尔的业绩下滑是为公告所称“因受网点数量大幅减少、采买数量降低及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不能算在段学锋的头上。但2020年拉夏贝尔的公司架构确实如同没有根的大树般有摇摇欲坠之势。


2020年,拉夏贝尔仅仅是总裁一职,就更换了5个人。


2019年10月,拉夏贝尔原首席财务官、联席总裁于强从邢加兴手上接过总裁一职,然而其才干了4个月,就于2020年2月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裁职务。之后,邢加兴又接回总裁一职。


到2020年4月,拉夏贝尔当时的高级副总裁尹新仔接任总裁。而后,总裁一职又在拉夏贝尔联合创始人、董事章丹玲,以及原拉夏贝尔副总裁张莹手中流转。前者任职最短,仅有一个多月。


拉夏贝尔总裁一职更换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此外,拉夏贝尔更有多位董事更换,独立董事及证券事务代表相继出走,公司管理层的稳定性成隐忧。


值得一提的是,“另有家业”的段学锋坐实了“三宗罪”的最后一条。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为拉夏贝尔服务,段学锋还同时担任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尔富”)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及中科通融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科通融”)的执行董事。


巧合的是,中科通融于2020年10月份全资收购了全球著名的时装零售品牌C&A在华运营公司西雅衣家商贸集团有限公司。半个月后,段学锋才卸去中科通融的执行董事身份。


换句话说,在段学锋仍任中科通融执行董事期间,快时尚品牌的C&A与拉夏贝尔的竞争关系,使邢加兴有理由相信段学锋“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公司同类的业务,未能履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无法保障全体股东的利益,不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


最后,未等临时股东大会召开,段学锋自动请辞,“宫斗大剧”才落下帷幕。


日前,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拉夏贝尔董秘办公室,对方工作人员确认,“段学峰已经不在拉夏贝尔。”


而被问到对董事长辞职和高层频繁更换一事,对方显得有些激动:“为什么你们一定觉得换一个人就不好呢?”


时代财经表示拉夏贝尔近几年业绩并没有因为更换管理层有明显提升,对方长叹一口气后称,“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不方便再继续通话。”


回天乏力


段学锋的离去暂时为拉夏贝尔的人事动荡画上一个句号。然而,大伤元气的拉夏贝尔要振作起来并非易事。


1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助理教授王鹏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拉夏贝尔面临今天这个窘境,并非单纯的人事变动导致的,其实更是一个“恶性循环”。


“业绩下滑、战略失误会导致上市公司的股价出现问题,导致市场对它(拉夏贝尔)的评价走低,间接会影响到管理层的更迭,而管理层的动荡又影响公司的战略执行和经营,又会对它的业绩产生不良影响,继而影响股价。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王鹏说。


可见,邢加兴一度希望更换领导班子,挽救拉夏贝尔的颓势,这也是邢加兴此前请来擅于资本运作的段学锋的重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80后段学锋是高级经济师,先后在国信国际担保有限公司、光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天津)有限责任公司和上述提及的中科通融担任高管、执行董事。此外,段学锋还是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鼎国际”)董事。


天眼查显示,恒鼎国际背后的大股东为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另外,段学锋担任董事长的另一家公司迈尔富持有恒鼎国际49%股份。这意味着,段学锋还有新疆当地的资源这一张“王牌”。


曾有媒体报道,邢加兴邀请段学锋担任董事长,目的是希望后者提升公司管理能力以及协调落实政府招商引资。


在段学锋上任董事长刚好两个月时,2020年7月8日,拉夏贝尔更名为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址由上海迁到新疆乌鲁木齐。对此,段学锋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拉夏贝尔落户新疆,会得到政府端的各项政策支持。


同时,为了“填窟窿”,拉夏贝尔变卖了旗下资产。2020年6月29日晚,拉夏贝尔宣布出让手中的太仓夏微仓储有限公司100%股权给上海世淮物流有限公司。根据2020年10月份的公告,此次交易作价7.25亿元人民币,正好与其2020年三季度7.83亿的净亏损相近。


然而,该不动产目前已被法院查封,本以为有资金回笼的拉夏贝尔,希望再次落空。


除此之外,拉夏贝尔还试图抵押贷款、回购股份等方式进行自救,但依然杯水车薪。


因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7月1日起,拉夏贝尔A股股票正式“戴帽”,其A股股票简称变更为*ST拉夏。


根据2020年12月21日拉夏贝尔回复上交所的公告,自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12月9日,拉夏贝尔子公司股权冻结金额合计人民币4.3亿元,实际冻结金额2亿元,被查封不动产账面价值合计人民币12.9亿元。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拉夏贝尔负债合计高达44.08亿元。


中国快时尚品牌的缩影


成立于1998年的拉夏贝尔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以“多品牌、直营为主”为业务发展策略,其设计的欧洲风格服饰一度深受女性喜欢,被称为“中国版ZARA”。


继2014年赴港上市后,拉夏贝尔一路狂奔,又于2017年在上交所挂牌,成为国内首家“A+H股”的服装企业。同时,以线下销售为主的拉夏贝尔迅速扩张,网点在2018年达到顶峰,有9269家。


然而在风光背后,其经营问题也开始显现。自2017年A股上市当年,拉夏贝尔便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


2017年,其营收89.99亿元,同比增长5.24%,净利润却下滑6.29%至4.99亿元。2018年,由于女装品牌业绩及毛利率下滑等因素,其业绩更是一落千丈,当年亏损1.6亿元。


拉夏贝尔表示,正是“多品牌、直营为主”的业务模式给公司发展带来越来越大的挑战,新品牌培育需要更多经营资源和时间,而多品牌之间难以实现差异化定位,也会降低投入回报,还有直营渠道带来的人工、租金等成本上涨的压力也会导致公司盈利能力下降。


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以后频繁关店的拉夏贝尔的亏损在2019年进一步拉大。财报显示,至2019年底,拉夏贝尔营收为76.66亿元,同比下滑24.66%;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1.66亿元,同比下滑1258.07%。


而截至2020年6月30日,拉夏贝尔只剩下3667个线下店,较2018年底的9269家相比,关店5602家,门店规模缩减整整6成。


为什么一时风光无量的拉夏贝尔会走到这个地步?


王鹏表示,拉夏贝尔就像国内许多传统快时尚品牌的缩影,快速扩张尽管能打响品牌知名度,但也会引发高库存、资金紧张等诸多隐患。


“门店过多,品牌过多,层级就会增多,一方面总部对门店的控制十分有限,另一方面,公司的战略调整也无法兼顾多个品牌,导致积压大量库存,最后只能采取打折方式,无形中会对品牌产生不良影响。而这又将影响销售,是恶性循环,此前像美特斯邦威、李宁等品牌都趟过这个‘雷’。”王鹏说道。


但王鹏认为这并非无解,“李宁就很值得中国快时尚品牌学习”。


在2008年奥运会后,安踏、李宁等一众国内体育品牌逐渐陷入颓势,“国企病,品牌老化,执行力不够”,这是当年媒体总结其衰落的原因。


2015年,沉稳低调的李宁决定重返商场,对品牌重新定位,打造时尚运动品类,提出如今人人皆知的国潮大牌“中国李宁”。同时,李宁不惜“壮士断腕”,优化销售渠道,关闭对营收毫无帮助的加盟店,增加直营店和旗舰店数量。


经过5年的“阵痛”和大刀阔斧的改造,中国李宁在2019年的纽约时装周一炮而红。一改“土味”形象的中国李宁,更与宝马、迪士尼等知名品牌联名营销,拥抱年轻消费者。


王鹏还表示,广告的精准投方和数字化转型都是快时尚品牌转型的重要策略。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