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任正非"断舍离":华为扎根基础科学穿越寒冬

原作者: 杨玲玲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华为的2020年注定不平凡。制裁加码、芯片断供、剥离荣耀……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却说:“不担忧华为能否存活下来,而是考虑是否持续领先。”


曾在2019年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的任正非,2020年却鲜少在媒体聚光灯前亮相,不过其对外公开的讲话稿却频频出圈,刷屏网络。


其中,最为外界熟知的是其在荣耀送别会上的讲话,任正非把华为剥离荣耀比作“离婚”典礼。他说:“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各自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不能像小青年一样,婚姻恋爱,一会热一会冷,缠缠绵绵,划不清界限。”


教育和人才,也是任正非2020年格外关注的话题。7月,他马不停蹄地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9月,任正非又到访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和清华大学。如此高密度地访问国内高校及科研机构,任正非此前从未有过。


在此之前,华为的理论研究基地在美国,欧洲、日本、加拿大也是其科研布局的“重镇”。随着美国禁令的步步紧逼,任正非希望,未来十年、二十年后,中国的大学能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


“国内顶尖大学不要过度关注眼前工程与应用技术方面的困难,要专注在基础科学研究突破上,‘向上捅破天、向下扎下根’。”任正非称,要允许几个“梵高”存在。


教育点亮灯塔


“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任正非在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座谈时,提出上述思考。


2020年5月,美国再次加大对华为的制裁力度,通过严格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技术、软件设计和制造半导体芯片的能力,进一步挤压华为的生存空间。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中国信息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描述当前困境:“去年美国制裁相当于把我们手捆上了,今年限制升级相当于把我们腿捆上了”。


8月,美国进一步收紧对华为获取美国技术的限制,并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地区的38家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对所有受出口管理条例约束的项目都规定了许可证要求。


在美国第2轮芯片制裁下,华为的麒麟芯片无法再交由台积电代工,也很难向高通等公司采购高端芯片。美国试图通过技术封锁对华为进行降维打击。


面对外部的恶劣环境,华为通过多种措施尽力“补洞”,加速储备芯片,迭代操作系统、移动应用软件,手机业务外的平板、电脑以及手表等业务也在全力推进。


“华为被逼成了全能型选手。”2020年9月,在东莞举办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大会现场,一位开发者对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


在任正非看来,面对打压,华为存活下来没有问题,但还能否保持世界领先尚未可知。


7月开始,已很少露面和发声的任正非,突然变得活跃起来,密集访问国内的高校和研究机构。


任正非坦言,美国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后,华为把对美国的投资转移到俄罗斯。“我们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国的大学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来。”任正非说。


12月28日,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研室研究员赵振营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随着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落地,人才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相关领域的人才储备距离产业需求还有较大缺口。


10月,华为“心声社区”刊发任正非9月访问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地的发言时提到“过河需要船和桥,我们有了很好的科学目标,过河的船夫就是人才,人才来自教育,因此,国家的发展根本在教育”。


“芯片问题不是设计技术能力的问题,而是制造设备、化学试剂等方面的问题,需要在基础工业、化学产业上加大重视,产生更多的尖子人才、交叉创新人才。”2020年10月,任正非在C9高校校长一行到访华为的座谈会上重申自己的人才观。


任正非提出,国内顶尖大学不要过度关注眼前工程与应用技术方面的困难,要专注在基础科学研究突破上,“向上捅破天、向下扎下根”。


“大学是要努力让国家明天不困难。”任正非不主张去问高校的科学家,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对国家有什么贡献,提出要允许几个“梵高”存在。


“狼性文化”与“过冬理论”


芯片断供的重压下,2020年下半年,荣耀产业链发起一场自救,华为不得不忍痛“断舍离”。


“在美国一波又一波严厉的制裁下,使我们终于明白,美国某些政客不是为了纠正我们,而是要打死我们”。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说道。


任正非考虑的是,华为短期的困难,有能力克服,但分布在170个国家的代理商、分销商,因渠道没有水而干枯,会导致几百万人失业;供应商也因为华为不能采购,而货物积压,销售下滑,拖累股市。


出售荣耀不仅能看出华为“壮士断腕”的决策逻辑,背后价值千亿元的产业链需求也得到了重视。


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叮嘱荣耀,全力拥抱全球化产业资源,尽快地建立与供应商的关系。他称“供应是十分复杂而又千头万绪的问题,你们难度比任何一个新公司都大”。


同时,任正非提醒荣耀团队,未来双方是竞争对手,荣耀可以拿着“洋枪”“洋炮”,华为拿着新的“汉阳造”,新的“大刀、长矛”。


任正非提倡“狼性文化”,也深谙“过冬理论”。早在2001年3月,任正非就在内刊发表《华为的冬天》埋下忧患意识,向公司所有员工发问,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怎么办?


多年稳定而持续的研发投入,无疑是支撑公司发展壮大的支柱之一。到2019年底,华为成为全球持有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之一,且85000多件专利,90%以上是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


“这得益于公司对研发的重视,几十年来马拉松式的研发投入,每年将销售收入的10%以上投入研发。”华为内部人士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20年12月初,时代周报记者受邀参观华为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的溪流背坡村,这里被行业称为“华为研发总部”。


华为相关人士介绍,华为20万员工中有9.6万都是研发人员,几乎每2个华为人中就有1个研发人员。


“任正非自己不会写一句代码,但其借助优秀的管理能力和人格魅力,‘用好人,分好钱’,让员工在解决自己需求的过程中帮助老板实现了理想。”赵振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商场叱咤风云背后,任正非最为亏欠的是家人。3月,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女儿孟晚舟,眼角湿润,声音突然哽咽:“作为父亲,我不是称职的父亲,也不是称职的家庭成员,因为我把精力都用在公司里面,这是人生很大的一个遗憾。”


任正非希望自己退休后可以成为一个“忘了家”,大家都把他忘了,上街喝咖啡时谁也不认识他。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