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黄光裕归来:奈何江湖已改

原作者: 王媛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2020年端午粽子的味道,黄光裕吃起来或将一世难忘。


就在2020年端午节前一天,黄光裕正式拿到“通关绿码”,被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即便三度减刑合计提前近29个月,这位江湖无人不晓的前中国首富、国美集团创始人,已身陷囹圄4234天。


不当大哥好多年,但江湖依旧少不了黄光裕的传说。入狱前,黄光裕曾三度问鼎胡润首富榜,如日中天,风头无俩,敌人很多,但号称“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彼时马云、刘强东等“后浪”都还未能入其法眼。如今缺席牌桌12年,从坐庄沦为跟班,猛虎再次出山,将有何动作,无疑最吸引外界目光。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截至12月29日收盘,黄光裕实际控制的国美零售(00493.HK)、国美金融科技(00628.HK)、*ST美讯(600898.SH)、中关村(000931.SZ)这4只国美概念股,相较黄光裕出狱消息传出前一天的收盘价,已分别大幅跌去34%、32%、28%、55%,唯有拉近网娱(08172.HK)未现大幅波动。


这或许意味着,在经历“出狱日”个人身家一日暴涨31亿元的高光时刻后,外界对黄光裕重出江湖后的后续表现信心不及预期。


有国美内部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是假释期,实际上不算刑满出狱,所以行迹低调很好理解。黄总在酝酿什么新动作尚未可知,但他出来对国美而言的确是一大利好,单是员工们士气就都不一样了。”


阔别12年再返场


这些年,苦等黄光裕出狱的,不只其老婆杜鹃,还有广大的吃瓜群众和股民。实际上,除李嘉诚和马化腾这对潮汕籍新老首富的更替为人津津乐道,“问题首富”黄光裕的往事十多年来亦同样热度未减,外界对潮汕地区的富豪圈和资本故事总怀着极为浓厚的兴趣。


80年代中,农民出身的黄光裕兄弟赤手空拳北上创业,凭借敏锐及果敢的商业眼光和魄力,创下彼时最具主流影响力的商业模式——连锁家电卖场,几乎所有的国产品牌都需来给国美站台。


黄光裕很早就对广告营销非常有意识,于是,"买电器,到国美"的口号在90年代初就家喻户晓。


黄光裕门牙齿缝略大,“潮普”口音浓重,说话抽烟不断,不疾不徐,但不怒自威。过去在国美内部,黄光裕有着说一不二至高无上的权威,要求苛刻,经常让下属捉摸不透,不少员工见着他说话都会紧张到“手脚抖”。


生意场上,对合作厂家利润的残酷挤压,使黄光裕有了“价格屠夫”的称号,彼时国美还曾因此被媒体指责是“黑社会老大式的企业文化”。


2004年,黄光裕通过资本运作成功将国美电器推上港交所,他也在这一年首度问鼎胡润首富。成为首富的第二年,黄光裕直接把头发剃光,后来这个光头形象更为深入人心。


2008年11月,因此前“路子较野”的资本腾挪和暗箱操作积累的“原罪”,黄光裕在这一年遭逢大劫锒铛入狱。2010年8月,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3项罪名被判14年,刑期至2022年11月16日。此后狱中的黄光裕,依然在为国美不断战斗,击退陈晓(原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笼络旧部、遥控国美发展,实际上从未退出过江湖。


据时代周报梳理,自2014年底起,关于黄光裕保外就医和提前出狱的消息便层出不穷,至此次真正回归之前,“黄光裕出狱梗”至少已大肆炒作8次。而每次有黄出狱的风声放出,国美旗下多只概念股便会闻风而涨。而就在2020年6月24日“出狱日”,黄光裕个人身家一天之间就暴涨近31亿元。


国美系表现低迷


目前,黄光裕分别实际控制港股上市的国美零售、国美金融科技、拉近网娱50.26%、61.2%、47.1%的股权,分别持股A股上市公司*ST美讯、中关村10.05%及25.54%的股权。


2019年财报显示,国美零售全年营收为594.8亿元,同比下降7.57%,归母净利润为-25.9亿,较2018年亏损大幅收窄,现金流情况尚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1.8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国美零售年度收入自2017年起,已连续3年下滑。而由于2017年亏4.5亿元,2018年亏48.87亿元,国美零售近3年下来已累亏80亿元。因此,作为国美系最重要的一家上市公司,国美零售如何扭亏,最先考验黄光裕的智慧。


若做个横向对比,2019年,老对手张近东带领的苏宁易购实现营收2692亿元,净利润98亿元。截至上半年,苏宁易购拥有自营门店2756家,深入下沉市场的零售云加盟店规模跃增,总数达5926家。当然,苏宁业绩“高亮”的原因,一定程度上在于剥离了处于运营优化和阶段性亏损中的苏宁小店业绩。


2019年,京东营收为5768.9亿元,阿里巴巴收入达4888.98亿元,拼多多营收为301.4亿元,拼多多创始人黄峥2020年更一度超越马云成为“新零售大王”,“后浪们”无论从规模或声量,都让曾经的领跑者国美深陷掉队危机。


国美零售指出,上半年通过“实体门店+社群+APP” 的模式,加速推动全渠道网络化布局和市场下沉,作为国美零售最重要的资产,截至2020年6月30日,国美门店(包括国美、永乐、大中、蜂星)数量为2823家,净增门店数221家,其中近50%门店为县域店。


有国美内部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门店的问题,不能一味看规模,经营质量也很重要,需讲究扩张跟现金流的平衡,不能“开得多,亏得多”。


近日,一名来自华南大区的国美内部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美现在的运营思路有了新的转变,经营成色也在不断改善,例如2020年开年疫情对零售影响很大,但是国美通过社群运营扳回一局,单就广州来看在疫情最严重的上半年,国美业绩仍旧不降反升。


“2月开始国美线上做微信群秒杀,社群的唤醒开启了新局面,从过去的到店思维,到现在的到店、到家、到网和社群四维,目前全国的社群人数达6600万。我们和京东目前也是合作状态,资源融合度高。此外相比某些友商门店运营成本较高,全广州而言我们没有一家亏损门店。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该内部人士说道。


近年来,与苏宁、阿里正面“刚”不下去,国美开始抽兵异道,放弃单打独斗。当不成老大,就得放下身段避免被更大程度边缘化。


于是2020年4月以来,国美动作频频,先后引入拼多多和京东的战投,左右逢源,都让人感觉国美有股“密集布阵静待黄光裕出山”的积极气质。各大零售平台的合纵连横、分分合合亦变得愈发复杂和有趣。


半年报显示,通过4、5月成功引入京东及拼多多作为战略伙伴,国美在该等电商平台的增长超过100倍。


从一定程度上看,狱中多年,黄光裕从来没有放弃对公司的掌控,重大决策皆为黄光裕的意志主导,其从未真正离开过零售江湖。但这么多年,从国美亦步亦趋且相对滞后的战略布局和战绩上看,的确有点乏善可陈。


黄光裕的回归之于国美的翻盘,究竟还有多少意义,还得看接下来的布局。如果不及预期,国美则会依旧被动。


纵观国美零售之外的其他概念股,经营成色亦稍显乏力。国美曾希望借道*ST美讯(曾称三联商社、国美通讯)入局移动智能领域,甚至欲发力自有品牌国美手机业务,但后者发展不顺成“烫手山芋”。上半年年,该公司营收2.79亿元,同比下降55.06%,归母净利润亏损1.47亿元,同比下降21.75%。


涉及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的国美金融科技,上半年营收0.47亿元,成功扭亏,归母净利润为0.1亿元。


被国美寄予转型“科技地产”和“生物医药”两大概念厚望的中关村,上半年营收为7.65亿元,同比下降25.75%,归母净利润0.12亿元,同比下降81%。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