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州浪奇债务"爆雷"追踪:39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原作者: 郭帅 |原发: 中国网财经

放大 缩小

继自曝5.72亿元存货离奇消失、逾26亿元坏账风险之后,老牌日化企业广州浪奇(SZ:000523)财务“黑洞”事件持续发酵。公司17日晚间披露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子公司7.04亿元债务已逾期,同时公司被银行冻结账户新增11个至39个,已冻结资金合计0.9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广州轻工集团,公司最早主要经营日化产品和化工原材料的产销,旗下“浪奇”、“高富力”两大洗涤用品品牌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2019年公司并购华糖食品,开始跨界进入食用糖和饮料产销新业务。公开财务数据显示,广州浪奇2019年各业务营收合计达124亿元。


逾7亿元债务逾期 多名高管被出具警示函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报披露,广州浪奇负债合计达77.70亿元,其中长期借款4.19亿,短期借款高达30.79亿。与此同时,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余7.46亿元,短期偿债压力重重。


广州浪奇在昨日披露的公告中表示,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2020年11月17日,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36.88%。


公司此前于10月份披露的提示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0月21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5.2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7.52%。相较于此前已披露的数据,10月22日至11月16日,广州浪奇本轮新增加农业银行、恒生银行等金融机构以及广州奇天国际物流公司合计1.79亿元债务逾期。


由于今年以来频发的债务逾期,广州浪奇被多家金融机构诉至法院,致使公司及子公司合计3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23个被冻结账户系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以及江苏中冶化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引起的。截至公告日,公司累计被冻结的资金合计达0.98亿元。


关于债务逾期,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因债务逾期,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加之公司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及资产减值事项,亦可能对公司当期损益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关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广州浪奇表示,公司仍有可用银行账户替代被冻结账户,公司银行账户冻结情况暂未对公司日常经营和管理活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公司生产经营仍在持续开展,且公司被冻结账户金额占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货币资金余额和净资产比例较低,不存在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形。


广州浪奇同时表示,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和解方案,争取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同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妥善处理银行账号冻结事项,早日解除被冻结账户并恢复正常状态,尽量降低上述事项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11月9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及未及时充分披露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广州浪奇、赵璧秋、钟炼军、谭晓鹏、李艳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5.72亿存货离奇消失 原董事长被调查


9月27日,广州浪奇披露提示公告称,公司人员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库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时被拒,相关物流公司否认广州浪奇及子公司曾在上述仓库存放货物,涉及账面价值5.72亿元的存货。


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物流公司“鸿燊公司”、“辉丰公司”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库存货物价值合计达5.72亿元,上述合同被两家物料公司否认。辉丰公司表示广州浪奇没有货物存储在自己公司,并称广州浪奇提供的《盘点表》上的印章和公司印章不一样。鸿燊公司也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的货物。


上述公告引起市场一片哗然,公司股价随后也经历了连续三日跌停,此后连续下挫一度下探至3.34元/股,距8月份中旬跌去近一半。


在10月30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公司第三方仓库存货账实不符的金额由此前的5.72亿增至8.67亿。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组织了存货清查小组对第三方仓库存货进行自查,在自查时发现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及对应账面存货金额合计为8.67亿元,除上述瑞丽仓、辉丰仓外,新增两家四川仓库、两家广东仓库以及一批账实不符的已发出商品。


广州浪奇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同时表示,经公司自查统计,截至2020年9 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 26.35亿元,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如不能收回或无法取得追偿的话,公司可能会计提较大金额坏账准备。


关于广州浪奇存货离奇消失的问题,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宋一欣表示,“广州浪奇要出示依据,对‘存货’的前因后果作个展示,对市场,对投资者,对公司有个交代,就是诉讼或报案也离不开这些证据。从法律上看,行政监管机构介入、刑事报案、民事诉讼确权与保全皆有可能”


11月4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宣布网站发布通告称,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3年10月至2018年4月,傅勇国先后兼任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党委书记。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