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鸿商集团主导中法人寿重启增资方案

原作者: 李丹萍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命途多舛的中法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法人寿”)迎来了一丝曙光。近日,该公司披露拟变更注册资本、变更股东的公告,中法人寿有望迎来3家新股东,原有2家股东退出,注册资本从2亿提高至30亿。


若是重组成功,中法人寿的公司性质将从中外合资保险公司变为一家中资民营保险公司,开创行业先例。


业内人士分析,对于偿付能力严重不足、流动性枯竭、经营与市场脱节已久的中法人寿而言,增资只是必要条件,而非一劳永逸之事,调回正轨,更需要顶层的战略经营规划,完备的领导班子,从上至下的高效执行团队。


法国国家人寿出清股权,合资公司转中资


当前,中法人寿共有股东3家,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商集团”)持股比例为50%、北京人济九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5%(以下简称“人济九鼎”)、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持股比例为25%(以下简称“法国国家人寿”)。


此次拟新增注册资本28亿元。现有股东鸿商集团参与此次增资,人济九鼎、法国国家人寿不参与增资,并拟将所持有全部出资额转让给鸿商集团,与此同时,拟引入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300750.SZ)、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山控股”)、贵州贵星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贵星”)参与增资扩股。


其中,鸿商集团出资7.9亿元,加上之前所持有的股权,合计持股33%,保持第一大股东位置,宁德时代出资9亿元,青山控股出资9亿元,贵州贵星出资2.1亿元,分别持股30%、30%、7%。


回溯近些年,中法人寿苦于偿付能力久矣,展业至今,资本金从未得到股东方的增资补充。成立于2005年,背靠中国邮政和法国国家人寿的中法人寿,在2009年之后可谓迷茫。当年,中国邮政另立门户,设立全资子公司中邮人寿,快速将业务做大。中法人寿的处境变得相当尴尬,业务也逐步进入低谷期,譬如在2015年,该公司保费收入仅有2.5万元,垫底寿险行业。亏损也成为常态,蓝鲸保险梳理统计,2010年由盈转亏后,至今,中法人寿已经连亏10余年。


2015年,中国邮政弃之而去,50%股权由鸿商集团、人济九鼎平分,法国国家人寿也将半数股权出让给鸿商集团,由此,鸿商集团持股50%成为中法人寿第一大股东。鲜少被提及的是,2013年,鸿商集团还曾现身百年人寿股东行列,持股数个月后便离场,亦试图参股幸福人寿、信泰人寿,但未如愿。


鸿商集团执着寿险牌照,借款施援多年


2015年,鸿商集团入主后,中法人寿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彻底改变,2016年、2017年,鸿商集团主导的三版增资方案都未成行。从蓝鲸保险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股权收购至今,中法人寿相关方均在积极寻求合作方,意在自救。


头份方案在2016年11月,中法人寿拟增资13亿元,引入吉林长久实业集团、安徽国圣投资参与定增;2017年4月,增资方案变更为引入广西长久汽车投资、宁德时代与西藏先仁投资;2017年8月,方案再一次调整,西藏先仁投资退出。


由于增资扩股迟迟得不到监管批复,中法人寿业务停摆,陷入僵局。2016年末,该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降为D级并延续至今。截至2020三季度末,中法人寿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跌至-24408.67%,也是全行业唯一一家风险评级为D级的公司。据中法人寿介绍,因公司资本金长期未得到补充,总体偿付能力低于监管要求,现金流持续流出,2017年4月即出现流动性枯竭情况。


难有业务收入来源的中法人寿,只得靠股东借款度日。蓝鲸保险梳理,2017年至2020年9月,这4年期间,中法人寿共计26次向大股东鸿商集团“伸手”,累计借款2.8亿元。


有舍才有得,先有舍后有得。商业并非做慈善,鸿商集团如此执着,持续向中法人寿施以援手,自然有所布局与谋求。


以产业投资运营所长的鸿商集团,在资本市场有不少动作,最为所知的还是参与洛阳钼业(603993.SH)的混改,协助后者从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到一步步实现两地上市,启动收购走向国际,资本市场大开大合,运作能力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在查询中,蓝鲸保险还发现,鸿商集团全资控股孙公司西藏鸿商为宁德时代流通股第九大股东,持股比例1.67%。据悉,2016年1月,宁德时代增发,西藏鸿商为参与认购的15位投资人之一,而在当时,这也被视为宁德时代的上游产业方洛阳钼业入局。


“虽然鸿商集团在宁德时代的持股比例不足5%,但是宁德时代总市值规模大,即便是小额持股的价值也不菲,另外鸿商集团旗下的洛阳钼业与宁德时代存在较强的业务上下游联系,因此宁德时代参股鸿商集团持股的寿险公司,或存在一定关联性”,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保险分析道,尽管两者不构成持股5%的关联方,但依然存在相关性。


生死一线谋求转机,仅是踏出第一步


经过几年折磨,最新版的增资方案,也许关乎中法人寿未来“生死”。


在此前的采访中,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中法人寿资本金之所以得不到舒缓,也源于法国国家人寿不愿增资,最终股东方达成统一意见,稀释股权,才有之后的增资方案,譬如法国国家人寿股比降至3.33%,保留象征意义。


而这一次,法国国家人寿完全退出,中法人寿由一家中外合资险企摇身变为中资民营保险公司,事无先例,监管会不会批?


“中法人寿已经借债维系好几年,活不下去了”,一家保险公司管理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增资重组方案,应当与监管有过事前沟通,“不合适继续再拖下去”,其指出,保险行业也需要建立完备的市场退出机制。


“但增资方案能否获批,在具体操作上仍然存在不确定性”,沈萌持有较为谨慎的观点,“中外合资变民资,实质上减少了金融开放的特色,增加了私企经营的风险性,近年来,发生过数起实力雄厚民营企业主导的寿险公司激进经营的案例,这也是监管不得不考虑的”。


除了监管的放行。摆在中法人寿面前的,还有逝去的时间和时机成本,与市场脱节的这几年,保险行业整体快速发展,回归保障,科技化、智能化较以往快步提升,掉队的中法人寿,要想迎头跟进,顶层的战略经营规划,完备的领导班子,从上至下的高效执行团队,是关键因素。


从过往情况来看,由于偿付能力不足,经营费用管控,中法人寿人员流失严重,大多数领导班子成员已离开,同时招聘困难,部分关键岗位人员配备不足。


“对中法人寿来说,最重要的是确立明确的业务模式和成长规划道路,是依托股东资源发展产融结合,还是独立发展更为纯粹保险业务”,沈萌分析道,“目前,寿险公司在国内更多被视为产业资本运作保险资金的工具,而非标准意义以健康保障为主的保险公司”。


按照鸿商集团的说法,该公司一直高度重视医疗生物健康产业,有专门研究团队和近十年的医疗产业投资经验,其产业资源布局及深度研究与中法人寿包括健康险在内的商业保险业务高度契合,有助于探索商业保险深度结合医疗健康的新型发展模式。


“宁德时代聚焦新能源电池研发,青山控股经营不锈钢及新能源产业,与人寿保险相关性较弱,大概率是财务投资”,经济学家宋清辉评析道,未来中法人寿的商业模式,或以擅长于产业资本运作的鸿商集团为主导。


中法人寿的未来究竟怎样走,重启的增资方案,仅仅是撕开了一个小口。


搜索


复制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