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渠道囤货热钱炒作

原作者: 王基名 |原发: 证券时报

放大 缩小

“要不是维系客户关系,谁愿意出货?”在茅台大热的背景下,近段时间酱酒纷纷发布涨价文件。而今年以来茅台系列酒为代表的酱香酒也突然火爆,近期酒商朋友圈流传的一张今年来的酱酒涨价图尤其吸睛,部分酱酒涨价幅度高达85%。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资深酱酒销售人士处了解到,酱酒迅猛涨价的背后,市场炒作明显,“渠道主动囤货,热钱进入”,市场甚至出现“烟酒店卖货价没有进货价贵”的现象。而在酱酒纷纷涨价的背后则是与白酒行业格局变更密切相关的“酱酒热”,业内人士预期,酱酒的上升期还将持续5到10年时间。


系列酒涨价潮


在2020年这个不同寻常的年份,白酒在后疫情时代的第一波涨价,是4月份时茅台部分酱酒出厂价上调10%~20%,而酱酒的提价并未终止。2020年至今,贵州茅台酒的提价传闻几度落空,但包括茅台旗下系列酒在内的其它酱香酒则涨势如虹,酱酒热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进入10月份,在国庆中秋双节后的传统淡季,部分酱酒厂家提价的文件不断流出。其中贵州金沙回沙酒销售有限公司定制酒出厂价从2020年11月4日起提货价上调30%~40%;国台酒自10月1日起不再接收订单,11月1日起国台龙酒供货价上调200元/瓶。另外,钓鱼台、汉酱、珍酒、郎酒、习酒等也纷纷发出调价或停货通知。


不得不说,酱酒热在疫情下的2020年尤为显眼,其中最显著的是茅台集团旗下的系列酒产品。河南茅粉会王占甫介绍,虽然近几年(茅台)酱香系列酒都比较火,但今年出现特殊情况,“特别火,酱香系列酒市场全面涨价,过了中秋之后,酱香系列酒都涨价了,基本在50%~70%的幅度。”


11月初在酒商间流传着一张今年酱香酒的价格涨幅图,并配文称:“要不是维系客户关系,谁愿意出货?酱酒卖给消费者,不如卖给黄牛赚钱。”


按照图片信息,茅台旗下酱香酒系列产品涨势迅猛,位居第一梯队。涨幅较高的茅台迎宾酒、遵义1935,今年以来价格分别涨85%和70%,茅台旗下的其它主要产品如赖茅、珍品王子、酱香经典王子,今年以来涨价幅度分别达50%、55%、55%。另外,钓鱼台、国台等品牌酱酒今年以来涨价幅度分别为30%、25%。即便涨价幅度较低的郎酒和习酒部分产品涨幅也达20%。


从上述涨价产品可以看到,不仅是茅台旗下的酱香系列酒,国台等茅台镇的酱酒甚至包括郎酒等均在涨价。而这种现象在茅台镇数量众多的小酒企中同样存在,茅台镇某小规模酒企人员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他们以及镇上其它酒企也有涨价,幅度大概是在15%左右,“但老客户是不涨价的。”


多重因素共同作用


从涨幅来看,茅台系列酒是涨幅最猛的产品。王占甫介绍,茅台迎宾涨得比较疯,原来每件300多元现在已经超600元了,普王子由原来的每件600多元上涨至1000元左右,贵州大曲、汉酱等也都涨了。


对于这种现象,作为资深酱酒经销商的王占甫对记者分析:“主要是市场行为,在供给偏紧的预期下,渠道主动囤货,包括热钱进入。”他分析,今年不乏茅台系列酒缺货的信号,敏感的渠道商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要少了,可能要涨价”,就开始囤货;另外,因为茅台强大的品牌力,市场对系列酒的认可度极高,消费者对提价接受度也明显比其它品类酒高,“消费者认同才能往上走。”


据王占甫反映,目前在酱香系列酒流通渠道有一种状况:因为涨价太快,烟酒店、超市等渠道客户一度出现“店内零售价还没拿货价高”的现象,“他们原来进的货便宜,很迷茫。”


“这么大量的酱香酒大部分都在渠道上囤着,不排除后续崩盘的可能。”王占甫继续称:“酱香系列酒并没有特别紧缺,也不具备飞天茅台那么大的金融属性,只是在多因素下共同炒作把价格炒起来了,如果崩盘的话好多人会受伤、会赔钱。”


从市场上来看,茅台镇普通酱香酒的市场也确实并未如近期涨价这般热,上述茅台镇某酒企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虽然近几个月行情有所恢复,但整体还是比去年稍差些。”


对于缺货信号,记者查询到,年初时茅台酱香酒营销公司对外曾发布致歉信,提及“近期由于产能、基酒、包材受限,多款产品无法按需供应”,其中有今年涨幅较大的王子酒和迎宾酒等。另外,在10月中旬习酒涨价几乎同步的四季度营销工作会上,习酒董事长钟方达曾表示“做好开源节流,严格执行全面配额销售”。


茅台系列酒是贵州茅台双轮驱动中的重要一环,2019年茅台系列酒销售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并且将2020年目标定在收入100亿元。但从今年贵州茅台公布的数据情况来看,在系列酒提价的情况下,前三季度系列酒销售收入和去年基本持平,甚至有小幅下滑。也就是说系列酒在前三季度的销售不但没有放量,甚至还有所下滑。


对于系列酒前三季度的情况,某长期跟踪茅台的券商分析人士曾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系列酒不是销售不好,而是公司主动调整。前两年茅台系列酒增速较快,但也遗留了一些问题,今年茅台系列酒并没有放量,而是价格往上走,实际是在整固系列酒的市场。”


酱酒还能热多久?


“酱酒热”是近年来的热词,甚至已逐渐成为行业焦点。在10月末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上,作为近年来茅台镇酱酒投资代表的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表示,“现在很多代理商不是在来贵州的路上,就是在从贵州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想代理酱酒,代理热,消费也热。”


从数据看,酱酒的表现也确实亮眼。根据行业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在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实现20%以上增长的同时,以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


产业资本也在加大对酱酒的投资力度,而且部分上市酒企业纷纷加入。


其中典型代表是金东投资集团,2009年金东投资集团以8250万元全资收购当时破产重组的珍酒厂,又先后投入10多亿元对珍酒进行改造。去年底,金东投资集团与茅台镇所在的仁怀市签订投资意向,将在未来10年内,在仁怀投资超200亿元,建设酱酒酿造和酒旅文化展示基地,项目地离茅台酒厂直线距离在5公里之内。


另外,劲酒在2016年开始在茅台镇布局,并购了贵州台轩酒业有限公司,更名为劲牌茅台镇酒业有限公司,并投入巨资扩产;洋河也在2016年收购贵酒,之后又陆续收购了厚工坊生产基地等多个酒厂;正在谋求上市的国台酒,在今年1月并购了海航集团旗下贵州海航怀酒51%的股权,将后者基酒资源纳入囊中,目前贵州海航怀酒已更名为贵州国台怀酒酒业。


在茅台镇之外,也不断有酒企加码酱酒。今世缘在去年8月份发布清雅酱香国缘V9,对外宣称是清雅酱香型白酒;就连浓香白酒王者五粮液在2010年也曾高调推出酱香产品——永福酱酒,2015年在此基础上又推出酱十五。


对于酱酒热,在王占甫看来,“这是一个逐渐侵占浓香型市场的过程,酱香酒份额的上升可能还要持续5到10年,会保持缓慢增长”。不过,王占甫也表示:“厂家可能会把热度适当压一压,因为这种短时间内的暴涨,对于厂家、品牌、渠道和消费者都不好。”


某资深白酒战略专家在其“铁犁判酒”专栏中表示,在今后较长时间内,酱酒都是中国白酒最热的板块,而这波热潮至少可以延续到2030年,届时酱香白酒的销售数量可能达到30-40万吨,占到行业产量7%-8%,占行业销售额35%左右。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