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壹石通IPO:前五大客户占七成营收曾涉一起虚假环评案

放大 缩小

作者 竺仲竹


新能源汽车方兴未艾,激发了新能源产业链的上市热潮。


提交招股书4个月后,安徽壹石通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壹石通”)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招股书显示,此次科创板上市,壹石通拟募集资金3.63亿元,其中超过2.6亿元将投入生产建设,1亿元将用于营运及发展储备资金。


相比超过3.6亿元的募资,壹石通的业绩显得尴尬。数据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壹石通的净利润最低只有733万元。


不仅如此,在提交科创板招股书之前,多家机构股东潜伏入股壹石通,为壹石通送来资金的同时,也让壹石通上市募资的动机受到市场质疑。


曾涉入一起虚假环评案


招股书显示,壹石通主营无机非金属复合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锂电池主动安全材料、电子通信功能材料和低烟无卤阻燃材料等三大类。


过去的2017年至2019年,壹石通分别实现营收7538.21万元、1.16亿元以及1.65亿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更从733万元猛增至4446万元。


得益于新能源锂电池行业景气度的提升,壹石通持续投资扩产,过去的三年间,该公司电池材料产能从1950吨迅猛增至5300吨,电池材料产能利用率亦保持在高位,分别为89.78%、85.92%以及104.19%,而这也使得壹石通进一步激发了扩产的需求。


壹石通在招股书中披露,此次募资中,该公司将有1.29亿元用于电池涂覆隔膜用勃姆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亿元投入于电子通讯用功能粉体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众所周知的是,作为必要的一节,企业实际经营生产建设项目需要经过环保部门的批复。


然而,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壹石通曾卷入一起虚假环评案。


2020年9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安徽省怀远县刑事判决书显示,安徽省昂辰环保工程有限公司驻怀远县行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陈某因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判决书显示,陈某伙同他人于2013年5月在安徽省合肥市注册成立安徽昂辰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昂辰环保”),从事环保影响环评报告、节能报告、环境评估报告等业务,但昂辰公司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资质,陈某及合伙人也均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工程师职业资格。


2014年开始,昂辰环保挂靠安徽省四维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维环境”)对外出具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每份支付四维公司1000元至1500元不等的费用。2015年初,被告人陈某私刻四维公司公章及其法人郭梅的印章,并伪造工程师签名等资质文件,于2015年1月至2016年12月间,共出具“怀远县九孔桥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年产3828万块煤矸石多孔烧结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表”“怀远县鲍集粮库扩建工程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等52份虚假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以每份6000元左右的价格收取委托企业费用。


壹石通的身影曾在一起虚假环评案中出现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判决书显示,在检察机关出具上述证实陈某涉嫌开具虚假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中,壹石通技术咨询合同、银行回单、发票也被作为证据列入其中。


壹石通过往的环评文件中,是否有属于陈某开具的虚假环境影响评价文件?若虚假环评文件存在,无疑会对壹石通相应项目的进展形成影响。


业绩依赖宁德时代


作为国内重要的勃姆石厂商,壹石通的客户集中度较高,而在国内新能源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正是壹石通最重要的客户。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壹石通对宁德时代及其配套供应商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36%、44.41%以及53.08%,占比逐年升高。


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直接向壹石通采购,采购金额1697.67万元,占其营收的比例为25.75%。


事实上,经梳理发现,壹石通对表现出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2017年至2019年,壹石通的前五大客户基本未发生变化,而在上述期间,壹石通对前五大客户合计实现的营收总额分别为5377.71万元、8439.07万元以及1.23亿元,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分别为71.34%、73.01%和74.64%。


行业景气度上升的同时,业绩持续增长的壹石通也获得了资本青睐。


招股书显示,2019年12月,距离壹石通提交科创板上市招股书仅半年,合肥新经济以每股9元的价格对壹石通新增投资1980万,之前1个月,自然人邹纲以每股8.6元的价格对壹石通增资172万元。


员工持股平台折价50%入股 

来源:招股书


需要注意的是,在2019年10月,壹石通的股东怀远新创想则以每股仅4.3元的价格获得对壹石通增资2714.7万元。


何以仅1个月后的时间,每股估值变动如此巨大?事实上,怀远新创想增资价格不仅“前无古人”,且“后无来者”。招股书披露,2019年7月至12月,壹石通引入了11名股东,仅怀远新创想的增资价格为每股4.3元,且协商方式为“前轮融资价格的50%。”


公开资料显示,怀远新创想系壹石通员工持股平台,包括壹石通实控人蒋学鑫在内的33名员工,而这些低价入股的股东,一出手就拥有了一倍的盈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提交招股书前夕,2020年上半年,壹石通突击进行现金分红1366.23万元,而在此前的2017年和2019年,壹石通并未进行分红。2018年,壹石通进行的现金分红金额仅354.7万元。


突击分红员工低价待富,壹石通却想从市场“攫取”1亿元补充流动资金,而这无疑让投资者对其募资动机存有疑虑。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