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溢价收购莆田系医院遭问询

原作者: 赵鹏宇 |原发: 时代在线

放大 缩小

曾经靠白内障“神药”莎普爱思滴眼液发家致富的上市公司莎普爱思因溢价收购莆田系医院遭到上交所问询。


一度陷入“神药风波”的莎普爱思正在调转方向,它的最新目标是进军妇幼专科医院,但这条路显然不顺畅。


10月8日晚间,莎普爱思(SH:603168)因收购实控人旗下资产事宜被上交所问询。


9月30日,莎普爱思曾公告称,拟以现金支付方式收购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协管理”)、上海协和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和投资”)合计持有的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州妇女儿童医院”)100%股权。


根据公告,泰州妇女儿童医院的股东为莎普爱思现实际控制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所控制的公司,构成关联交易。


今年一季度,莎普爱思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套现离场,有着“莆田系”背景的林氏兄弟正式入主。


以经营民营医院闻名的莆田系,手握一大批医疗资产。“‘莆田系’林氏兄弟大概率是想将手中现有的非上市公司的资产逐渐转移至莎普爱思,借上市公司的壳让资产更易变现。”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10月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


不过,资本市场对此似乎并不看好,9月30日当天,莎普爱思股价大幅下滑,跌幅一度近5%。截至10月9日下午收盘,报9.01元/股,跌幅-0.44%,总市值29.07亿元。


针对上交所问询函提出的相关问题以及公司未来是否会继续并购医疗资产等,时代财经10月9日致电并发送采访提纲至莎普爱思董秘办处,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相关回复。


溢价收购遭问询


2014年登陆沪市的莎普爱思,主营滴眼液、大输液业务,产品涵盖眼科用药、抗微生物药等。其中,莎普爱思滴眼液曾是抗白内障药物市场的佼佼者。


然而,2017年年末,莎普爱思陷“神药风波”,王牌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即为“莎普爱思滴眼液”)疗效遭市场质疑,销售成绩一落千丈。2018年,莎普爱思业绩出现亏损,营收同比下滑35.3%至6.07亿元,扣非净亏损1.56亿元。2019年扣非后仍亏损3869.79万元,2020年上半年这个数字接近5000万。


危机之下,今年2月底,陈德康以股份转让加放弃表决权的形式,“让位”给了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至此,公司实控人变为出身于莆田系大家族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易主半年后,莎普爱思宣布收购实控人旗下资产泰州妇女儿童医院,这是莎普爱思易主后的首笔资产并购案。


公告显示,泰州妇女儿童医院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二级甲等专科医院,设有包括妇科、产科、儿科、不孕不育科、宫颈专科、内、外科、产后康复科、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等20余个医疗医技科室。


2019年,该医院净利润2879.02万元。2020年1-7月实现净利润1773.7万元。


虽然利润不高,但这笔交易估值并不低。


根据公告,标的资产交易定价为5.02亿元,而该医院审计后的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账面值1.32亿元,评估增值了3.69亿元,增值率高达278.88%。若是采用资产基础法,泰州妇女儿童医院的评估结果仅仅为 9800万元,差异金额 4.04亿元,差异率为412.23%。


对此,上交所要求莎普爱思说明资产基础法下无形资产减值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结合公司当前资金状况,说明本次交易对价的支付安排,是否涉及新增融资,是否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资金压力等。


此次交易中,莎普爱思还与转让方约定了业绩补偿条款。林氏兄弟方面承诺,泰州妇女儿童医院2020年度、2021年度、2022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 3108万元、3778万元和4113万元,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1亿元。


若按照2020年前7个月的净利润粗略估算,泰州医院想要完成业绩承诺,需要在未来三年保证10%-20%的利润增速。


主营眼科“神药”成弃子


对于收购泰州妇女儿童医院,莎普爱思曾公开表示是因为原有医药业务盈利能力下降、产品较为单一,收购后可延伸公司产业链布局。


但在史立臣看来,“莆田系”收购莎普爱思之后将资产注入,更多是为了实现旗下民营医院资产证券化,并逐渐将旗下非上市公司的资产转移至莎普爱思实现增值变现。这也意味着莎普爱思此前主营的眼科药品或将发生彻底转向。


在“神药风波”之前,莎普爱思靠着眼科药品发家致富。2016年公司总营收达到9.79亿元,净利润2.76亿元,其中仅莎普爱思滴眼液就贡献了7.54亿元的收入。


但自此之后,莎普爱思未有任何一款眼科方面的新品药物上市,曾带领莎普爱思走上“神坛”的滴眼液也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2017年12月6日,国家监管部门发出通知,要求莎普爱思于三年内拿出滴眼药临床实验的一致性评价结果,如果不能顺利通过,莎普爱思滴眼药就不能再在市场上销售。


根据莎普爱思2017年的计划,应在2020年11月底前完成滴眼药临床实验的一致性评价。如今,三年之期仅剩不到两个月。


在2020年半年报中,莎普爱思表示,滴眼药临床实验一致性评价尚在有序推进,但存在不能通过的风险。如果该产品不能继续生产销售,将对公司经营和业绩造成巨大影响。


时代财经查询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发现了一项与莎普爱思滴眼液有关临床研究试验——“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延缓早期老年性白内障有效性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平行对照、多中心上市后临床研究”。


该项研究的最新状态显示“招募中”,但在具体试验状态一栏,目标入组人数为国内500人,已入组人数国内仅1人,而第一例受试者入组日期国内为今年7月24日。也就是说,自2017年计划试验以来,莎普爱思滴眼液相关一致性评价试验工作仅招募到一位受试者,且刚刚入组。


事实上,三年完成一个药品的一致性评价在时间上是较充足的,目前不少药品的一致性评价工作已缩短至一年甚至更短的时间。


史立臣表示,目前并没有看到莎普爱思大力发展眼科类药品的动作,滴眼液这款主营产品的一致性评价工作迟迟未完成,也不排除公司想要战略放弃的可能。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