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京奥运会“画卷”背后灯光团队冲击创业板

原作者: 赵明溪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2008年8月8日晚,北京鸟巢体育馆中央,一幅长达20米的画卷缓缓展开,成了北京奥运会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12年后,当年设计了这幅画卷的奥运会开幕式灯光表演幕后团队锋尚文化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意向书。继当年的鸟巢“画卷”之后,锋尚文化又承接了多个国家级大型文艺项目的制作工作,在上市前的短短两年时间里收入便增长至四倍。


然而,文艺创作团队的资本化往往不那么容易,锋尚文化也不例外。在一个个美轮美奂的灯光秀背后,锋尚文化面临着账期拖累现金流,业务发展和公司管理风险过于集中的问题。对于锋尚文化来说,想要在资本市场也绘制一幅精美的画卷,似乎并不容易。


公司主业灯光秀,曾经中标北京奥运会


锋尚文化的主营业务包括大型文化演艺活动、文化旅游演艺、景观艺术照明及演绎等方面的设计制作及服务。


锋尚文化的大项目投标能力很强,除了承担了北京第29届奥运会开闭幕式灯光设计及制作之外,还曾经担任韩国昌平第23届冬奥会闭幕式交接仪式“北京8分钟”文艺表演总制作。


另外,G20峰会、上合组织峰会、北京园艺博览会开幕式、2010年世博会开幕式、广州第16届亚运会开闭幕式等国家级大型项目中,锋尚文化也担任过总制作或灯光设计制作。


景观艺术照明业务方面,锋尚文化最为知名的项目则是上海中心大厦的灯光秀。另外,2014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欢迎宴会活动的灯光布景、延安宝塔山大型灯光布景、珠海大剧院外墙灯光秀等多个城市级地标建筑的灯光设计,也是锋尚文化的作品。


在业务能力方面,锋尚文化的确是行业中的佼佼者。凭借着近三年来承接的国家级文艺活动大型项目,锋尚文化上市前的收入增长可谓迅猛。2017年,锋尚文化的收入为2.06亿元,2018年增长至5.73亿元和9.12亿元,几乎年年翻倍。


营收依赖招投标,项目账期成最大隐患


锋尚文化的收入主要依赖向大型项目投标,这样的商业模式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收入不稳定,十分依赖投标的结果,另一个就是项目的账期较长,并且有较大的坏账风险。


对于锋尚文化来说,招标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因为从其公布的业务承接模式来看,锋尚文化需要去投标争取项目的时候比较少,大部分情况下,锋尚文化的业务都是“主动找上门”的。


据锋尚文化的招股意向书,锋尚文化的业务承接模式分为业主直接委托和招投标两种。2017年到2019年,其通过直接委托方式获得的项目收入分别为1.62亿元、5.66亿元和5.44亿元,分别占当期总收入的79.87%、99.57%和59.93%。


不过这些项目中也包含个别因为涉及国家秘密而无需履行招标程序的项目,例如上合组织灯光表演《有朋自远方来》和“北京8分钟”等。


因为锋尚文化与央视的关系很好,从2017年到2019年,央视一直是锋尚文化的前五大客户。锋尚文化曾为2013年~2015年和2017年~2020年的央视春晚提供灯光设计及制作和设备租赁服务。2017年和2019年,锋尚文化来自央视的收入分别为1532.87万元和8084.91万元。


2019年,锋尚文化又获得了太原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晋阳湖大型水上实景演艺《如梦晋阳》的创意设计及制作,2019年,锋尚文化的收入中,来自太原国有投资集团和太原市晋阳湖管理处的收入共有2亿元,占当期总收入的21.9%。


锋尚文化常年服务于高规格会议表演以及大型项目,按理说客户应当是资金实力最强,信用最为良好的政府部门、国有企业等单位。然而,账期却成为了最令锋尚文化头疼的问题。


2017年到2019年,锋尚文化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556.09万元、1.04亿元和1.66亿元,分别占到了其当期收入的22.09%、18.07%和18.17%。目前,锋尚文化尚未出现计提大额坏账的情况,近三年来仅在2017年计提了156.81万元的坏账损失。


但是,过长的项目周期会给公司的现金流造成一定压力。按照锋尚文化的记账规则,跨年未完成的项目投入被计入存货,而在最近一个报告期,也就是2020年上半年末,锋尚文化的存货余额为2.86亿元,应收账款及票据余额为3.15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余额仅为5.29亿元,且公司无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对于锋尚文化来说,项目周期造成的潜在流动性风险是公司财务状况的最大隐患。


实控人两度搭档张艺谋,公司治理风险集中


表演设计属于创意型行业,较为依赖核心技术人员,目前锋尚文化的核心人员分别是沙晓岚、于福申、马洁波、王雪晨、郑俊杰。


其中沙晓岚曾经在解放军总政歌舞团担任了十年的灯光设计师,离开总政歌舞团后便创立了锋尚文化。2016年的G20峰会文艺演出中,张艺谋担任总导演,而沙晓岚则担任了总制作人。2018年,二人在昌平第23届冬奥会闭幕式的交接仪式“北京8分钟”中,再次以总导演和总制作人的身份合作。


于福申在1986年至2015年的30年间,都是北京歌舞剧院舞台灯光设计师。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他担任了开闭幕式灯光设计室主任设计。后来还担任了杭州G20峰会文艺表演灯光总设计、上合组织青岛峰会灯光表演《有朋自远方来》灯光总设计以及北京园艺博览会开闭幕式的灯光总设计。


目前,沙晓岚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妻子王芳韵合计持有锋尚文化85%的股份,其中沙晓岚持有55.95%,王芳韵持有17.34%,且王芳韵在董事会担任董事。也就是说,锋尚文化的业务执行和公司管理完全由沙晓岚夫妻掌控,尤其是公司承接的大项目,与沙晓岚担任的总制作人职位都有着莫大的关系。


参考华谊兄弟的例子,原本将公司的业务能力寄托在某个人的创作能力之上就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而当当的例子又为广大投资人敲响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夫妻共同管理公司的警钟,创投圈也流行着“不投夫妻共同创业”项目的潜规则。


那么对于锋尚文化来说,想要公司的业绩长久增长,只能寄希望于沙晓岚工作顺利,夫妻感情和睦了。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