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汤铎铎:经济持续弱复苏 宏观调控以稳为主

原作者: 谢江珊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3.2%。在一季度负增长6.8%之后,中国经济二季度增速跃升10个百分点,实现由负转正。


“上半年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这意味着在防控疫情和重启经济之间取得了很好的平衡,没有过度防控;重启经济的时候也很小心,依然重视疫情防控。”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宏观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汤铎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评价我国上半年经济表现。


在汤铎铎看来,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企业和居民充分体现了较高的能力和素质,但二季度经济数据背后,仍然反映出我国经济存在不少问题,如失业率高、需求不足、部分经济指标的改善速度显著放缓等。“我国经济正处于内生性下行的阶段,目前经济复苏虽然超出预期,但仍然较弱,上半年经济增速依然是负增长。这种弱复苏可能还会持续一个季度。”


基建和房地产投资还有增长空间


时代周报:二季度GDP增长3.2%,超过市场预期。哪些因素支撑了二季度经济增速的回升?


汤铎铎:主要是四个方面:第一,我国有效地防控了疫情,否则什么发展都谈不上。第二,高科技手段为经济重启提供了多种方式和渠道,电子商务、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等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第三,投资带动,特别是高科技和新业态的投资动能非常强。除此之外,跟疫情直接相关的医药、基建特别是新基建等领域的投资较强。


第四,金融和房地产的有效支撑。疫情对金融业的影响并不大,一、二季度金融业都是一枝独秀。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9%,增速明显快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3.1%)。


时代周报: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降幅比一季度分别收窄17.0个百分点,成为二季度GDP快速反弹的驱动因素之一。基建投资增速回升的原因是什么?


汤铎铎:房地产和基建的可控性较好,是保证经济稳增长的基本手段。上半年经济形势严峻,房地产和基建的增速上来后,能够稍微松一口气。


我国从2015年开始去杠杆,治理地方融资平台、规范地方债,随后基建增速开始下降。基建是地方政府驱动的,这也是地方保就业保增长的基本手段之一。


时代周报:下半年,地产和基建投资恢复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汤铎铎:我认为,下半年,基建和房地产投资还有增长空间。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9%,并没有达到近几年10%的正常水平。


基建是下半年一个较大看点,未来基建的长期水平大概是多少,下半年可以观察到。近些年,基建的平均增速在3%―4%之间,处于低点。基建现在是负增长,下半年地方政府陆续开工,基建水平能否达到3%―4%?是会更低一点,还是会升至4%以上?这在政策上是有空间的。


宏观调控可能会“收紧一点”


时代周报:在中国经济半年报公布前夕,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明确表示:做好继续打硬仗的准备。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主要有哪些?


汤铎铎: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有三:


一是金融风险。二季度经济能快速复苏甚至超预期,房地产和基建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不过,房地产和基建投资都是以大量贷款、债务和金融业服务为后盾的。房地产和基建增速上来后,一方面拉动了增长,但债务水平也必然上升。最近我国的债务水平已经较高,即整个宏观经济的杠杆率较高。当债务增速快于经济增速时,要警惕金融风险。下半年,我国的宏观调控要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取得平衡。


二是外部风险。最近中美之间频频博弈,双方关系基本上降到低点。美国频频出招,提出很多制裁和限制。下半年,中美关系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变量,而且风险很大。美国大选在即,大选之前美国会不会使出额外的、更加激烈的手段?这是一个关键点,将对我国经济增长造成较大影响。此外,目前全球经济环境特别糟糕,虽然我国在二季度开始恢复,但很多国家都还没从疫情中走出来,下半年,地缘政治等各种风险难以预料。


三是疫情本身。北京疫情刚恢复平稳,新疆又出现多个本土病例。不论是政府、企业还是居民,大家的心里还是不踏实。如果疫情能得到较好控制,将会为我国下半年经济增长带来更好的保证。


时代周报:平衡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键点是什么?


汤铎铎:我认为上半年的平衡做得比较好,没有不惜一切代价去保增长,而把金融风险抛到脑后。我国上半年的政策,横向和纵向比都是相对温和、克制的,这关系到宏观调控的折中,往哪边偏得太多,未来都是问题。


这也是长期和短期的平衡问题,今年用更大力度得到更大复苏,但未来若干年都要为积累的债务和金融风险头疼,进而降低未来经济增长的幅度。


下半年,宏观调控可能会往防风险方面偏一点,稍微收紧一点。目前我国疫情基本得到有效控制,可能不会再出现一二月份那种极端情况。二季度经济恢复增长,尤其是生产端已经得到基本恢复。


消费复苏偏弱


时代周报:从上半年消费和投资数据来看,供给侧复苏明显快于需求侧,如何缩小日益扩大的供需缺口?


汤铎铎:需求不足,就是消费没有恢复,人员流动和聚集这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没有完全恢复。出差、旅行,大量聚集的活动,比如看电影、聚餐、住宿等,全都受到限制。现在可以堂食,但目前吃饭聚餐也只恢复两三成,与以前的平均数相差太远。


下半年如何快速缩小供需缺口,主要还是看疫情控制。能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企业供给侧问题不大,能开工的都开工了。


如果下半年疫情控制得好,人员流动和聚集基本恢复,消费将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较大支撑。但是我认为,下半年的消费复苏可能不会很强劲。疫情或许已经造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是否会带来一个永久性的影响?比如以前大家一周出去吃三四顿饭,现在可能减少到一两顿,整个消费习惯发生变化。当然,其他新的消费模式也可能会慢慢发展起来。


时代周报:在提升需求上,政策上还有可以发力的空间吗?


汤铎铎:现在还没有到宏观政策调整的窗口期。


按照目前态势,我认为财政政策的基调已经确定,除了局部微调,年内大调整的余地不大。相对而言,货币政策的变数大一些。但从目前来看,没有出现太大的紧缩或者继续放松的信号,应该还是以稳定为主。


第一,跟历史上比,上半年的政策并没有特别发力,相对温和。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例,当时特别高调地宣传4万亿元,当然这个体量也确实比较大,无论是财政还是货币刺激力度都很强。虽然这次疫情造成经济下降幅度超过2008年,并出现大的负增长,但我国并没有像当年那样采取特别极端的刺激措施。因为我们已经看到,我国经济的风险点很大,尤其是前面强调的金融风险,如果再采取极端刺激政策,可能后续很难收拾,也会给未来几年的发展带来很大的负担;第二,纵向跟欧洲、日本和美国相比,我国的刺激力度也是相对温和的。


所以,除非发生特别极端的情况,否则下半年的宏观政策不会再加码,应该跟上半年力度差不多,保持稳定。大家也在讨论,下半年,应对疫情的超常规宏观政策会不会稍微有一些退出?货币政策会不会稍微收紧一点?我认为不太具备这个条件。现在复苏相对较弱,上半年整体为负增长,没必要着急下判断,需要观察三、四季度的数据和全球情况。


特别国债发行机制待优化


时代周报:近日,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要完成新增就业900万人、调查失业率6%左右这一就业目标,是否存在一定难度?


汤铎铎:就业确实是一个巨大挑战,经济出现负增长,就意味着一些人没有进入整个生产过程中来,有较大的失业比例。


在疫情冲击下,有一个显著特点:低收入低学历人群最脆弱,最容易受到冲击,最不好找工作。这些人越找不着工作,越会给社会稳定和疫情防控带来很大挑战。下半年,对这些人群要额外关注,行政救助等手段应该继续保持下去。地方基层政府的工作可能还要做得再细致一些,花更大的力气,这也是下半年政府工作的重点之一。


除非出现大的变动,从目前整个宏观面的态势来看,能够完成新增就业900万、调查失业率6%左右的目标。


时代周报:就业救助政策应如何发力?


汤铎铎:在行政救助上,比如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机制,我认为还有待提高。这是一个财政手段,国开行从搞产业的口出去,效果可能不太好,应该放一部分从财政的口出去,让地方政府去做,才是更好的渠道。因为地方政府的信息了解程度和执行力,要比从银行口和产业口出去更容易发挥作用,可控性也更强。


最终,钱下达之后,地方政府具体怎么花,是不是能花好,这是另外一个问题,需要熟悉地方政府运作的人专门研究。当然还要对地方政府提出要求、实施监督,督促他们把钱花好。


时代周报:如何缓解具体的就业困境?


汤铎铎: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是密切联系的,如果经济增长上去了,就业率自然就会上去。就业困境,可以通过投资来解决,所以下半年的投资很关键。


在疫情期间,我国就业没有出现太大问题,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子商务的发展,外卖小哥和相应环节的服务人员,通过这一渠道获得了工作机会。通过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让更多的人就业,未来还有增长空间。


全年GDP增速有望达3%


时代周报:下半年承托、拉动中国经济的关键领域是什么?


汤铎铎: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是投资、消费和出口,下半年主要还是靠投资,消费和出口的可控性都较差,完全依赖外部因素。


投资要出现亮点,首先,房地产和基建要稳住基本增速,这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基本盘。


此外,还要靠高技术包括新基建等领域的投资,提振士气;相比之下,消费的可控性较差,不能强迫居民消费;出口困难也较多,外部环境不是特别好,下半年的增长空间不大。


时代周报:今年的经济发展会出现前低后高的态势吗?


汤铎铎:总体偏乐观。从二季度情况来看,疫情控制比以前预计的要好很多。现在主要看国外疫情,目前欧洲已经控制住,关键是美国、巴西、印度能否控制住,这个变量很重要。


实际上,我国二季度经济增速并不算太高,虽然超出预期,但上半年还是负增长。全年来看,下半年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时代周报:你预测三、四季度和全年的GDP增速是多少?2020年全年经济增速有望恢复到疫情前的增长水平吗?


汤铎铎:首先,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具体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目标确实很难定。假设今年定的数和往年一样,6%或者5.5%,今年肯定达不到,或者说很难达到。尤其全国两会时形势尚未明朗化,更不可能定高。但如果定低了,又不知道定在哪,4%或3%甚至2%,恐怕会有一个政策的宣示效应。大家很容易出现惯性思维,进而造成负面影响:以前是6%或5%,现在定2%或3%,今年我们是不是可以歇一歇了?


IMF预测2020年中国GDP增长1%,这是一个稍低的数,我认为全年有望实现3%的增速。关于经济三、四季度的增速,具体的数不太好测算。如果维持当前的状态,没有出现大的冲击,后两个季度经济增长向好,应该会达到3%甚至更高。如果后两个季度增长不太好,可能会稍微差一点,但基本上能维持正增长,最低也就是落到IMF预测的1%。


指望今年经济增速恢复到疫情之前5.5%或6%的水平,基本上没有希望。一季度的坑太大了,今年填不了了。报复性或者说恢复性的增长,得到明后年。IMF最新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将实现8.2%的高增长。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