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损失近12亿!哈药股份投资美国GNC陷经营危机

原作者: 赵鹏宇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一笔近12亿元的投资亏损让老牌医药企业哈药股份(600664.SH)的危机浮出水面。


6月21日哈药股份晚间公告称,公司对美国GNC(NYSE:GNC)优先股投资的投资成本总计20.63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账面价值为8.98亿元,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11.65亿元。


受上述消息影响,哈药股份今日低开3.44%,随后区间震荡,截至6月23日13时43分,报3.42元/股,跌1.72%,最新总市值为85.49亿元。


投资专家、财经评论员徐德生6月22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美国GNC公司本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方向,哈药此次投资失利早在预料之中。”


同日,中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MAH总监、医药研发及并购专家张超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示,“海外市场风高浪险,没有国际海域的驾驭能力,盲目操作,冒险出海,损失亦属必然。”


在张超看来,哈药多年前靠大规模广告投入拉动零售的神话不再重现,双黄连口服液、蓝瓶钙等支柱品种难以突围。


针对投资失利,公司业绩不佳等问题,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哈药股份,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应。


投资失误,哈药雪上加霜


资料显示,GNC中文名称为“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35年,于2011年4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际知名的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提供1500余种健康产品。


2018年,哈药股份斥资19亿元收购了这家全球最大的保健品零售商,当年11月,哈药股份向GNC支付1亿美元。交易完成后,哈药股份不仅拿到了GNC40.1%的股权,还获得其在中国内地独家推广、分销、销售和进口GNC产品以及本土化生产GNC产品的权利。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30日,哈药股份持股比例达到69.51%,是GNC的最大股东。


根据哈药股份当时披露的信息,GNC在2016和2017年分别亏损2.86亿元和1.49亿元,且同期净资产均为负值。


与此同时,收购GNC时哈药股份自身的状况也难言乐观。2016年-2018年,哈药股份的营收净利润陷入双双下滑的颓势,三年营收分别为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8亿元、4.07亿元和3.46亿元。


这笔交易也被外界解读哈药股份的自救突围的举措。


“哈药投资GNC是希望能够借此发展保健品业务并实现‘弯道超车’。目前看来这笔投资不仅未给其带来期望的回报,反而使本就资金短缺的哈药股份雪上加霜。”徐德生进一步对时代财经表示,在获得哈药股份投资前,GNC已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而哈药股份在2018年收购GNC时也处在营收下滑、账面资金紧缺的局面,当时行业对哈药收购GNC并不看好。


在张超看来,哈药投资并购GNC亏损严重,间接证明哈药集团风控体系失灵,在商务、财务、法务方面未能做足尽职调查,风险评估不够严谨。


遗憾的是,被哈药收购GNC并未能一扫阴霾。 GNC2018财年曾报净利润6978万美元(约4.94亿人民币),同比大增146.88%,但2019财年又亏损了3511万美元(2.48亿人民币)。


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由于公司依赖线下门店销售渠道,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报告期内营收4.73亿美元,同比下降16.3%;毛利润为1.37亿美元,同比下降32.7%。截至2020年5月6日,GNC共有1300家(约40%)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门店因政府要求等原因暂时关闭,其中有一部分可能在未来永久性关闭。


GNC在资本市场上也遇冷,截至美股6月22日收盘,GNC年内跌幅超67%,市值蒸发1.6亿美元。当前报0.87美元/股,最新总市值为7360.83万美元。


缺乏创新,哈药难打“翻身仗”


作为中国医药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哈药给人留下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多年前刷屏央视的“新盖中盖”、“蓝瓶钙”、“葡萄糖酸锌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等产品广告。


当时,哈药股份凭借独具一格的广告风格,在激烈的制药市场上突出重围,一时风头无两。


2013年哈药股份营收达到180.92亿元的巅峰,但高额销售费用挤占了利润空间,当年哈药股份的净利润只有1.69亿元。


哈药方面或许也意识到广告模式难以维系,开始大幅削减广告费用,2012年至2018年间,哈药股份广告宣传费从8.98亿元下降至0.16亿元。


不过,失去了广告加持,哈药股份光鲜热闹之下的种种弊病也一一显现。


张超对时代财经表示,哈药产品持续老化,缺乏核心竞争力,加上营销模式缺乏创新,旗下双黄连口服液、蓝瓶钙等支柱品种难以突围。随着互联网医疗的蓬勃发展,以药店终端为主的传统的营销模式也逐渐失去了原本的优势。


2019年,哈药股份全年营收118.24亿元,净利仅0.56亿元,同比下降83.88%。值得注意的是,哈药股份的净利润已连续3年下滑,2017-2019年,哈药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4.07亿元、3.46亿元和0.5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48.36%、-14.95%、-83.88%。


业绩下滑的趋势延续到了2020年。今年第一季度,哈药股份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营业总收入为25.11亿元,同比下降6.11%;归母净利润为-1.87亿元,同比下降28.58%。经营活动现金流也由去年同期的8.38亿元下降至6.45亿元。


张超表示,随着医药政策调整不断,整个行业面临一致性评价、医保控费、带量采购、限制抗生素滥用等一系列变化,哈药股份的处境愈发艰难。


时代财经注意到,哈药股份所覆盖的产品面较广。据公司财报,其“实现了从化学原料药到制剂、中药、生物制剂、保健品以及医药商业的全产业链覆盖”。


2019年年报显示,哈药股份的主要产品销量全面下滑。其中,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阿西莫林胶囊、双黄连口服溶液的销量同比下滑11.05%、16.1%以及18.3%。


诸如丹参(冻干)、双黄连(冻干)等中药注射剂,在医保控费的背景下,销量分别也分别从2018年报告期内的1017万支,1215万支,下降至2019年的725万支和1054万支。


“原料药品种老旧,重点制剂未过一致性评价,集采鲜见其投标的身影,原料制剂一体化的优势无法呈现,巨大的产能未能转化为生产力,哈药股份由于无法获得带量采购政策的红利,业绩持续下滑在所难免。”张超说。


在徐德生看来,哈药股份多年来业绩萧条、危机不断的另一大原因是“重营销轻研发”。“哈药股份虽然产品线丰富,但没有明确的产品线布局,也没有重磅产品,导致公司主营产品逐渐被同类公司所取代,其仅有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 徐德生表示。


时代财经留意到,2015年-2019年,哈药股份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亿元、1.8亿元、1.98亿元、1.85亿元和1.37亿元,营收占比均不到2%。


研发投入不足,加上老产品生命周期结束,哈药的产品线已呈现枯竭之势。2019年,哈药股份在产在销产品为101个,与2018年在产在销产品211个相比少了110个。


徐德生表示,哈药股份想要扭转当前局势只能依靠扩大研发增加新的重磅产品或者直接并购有发展潜力的公司,但这都需要大笔资金的持续投入。


对于哈药股份而言,另一个坏消息是,在公司陷入困境之际,管理层也动荡不断,今年上半年以来,哈药股份已连续有三名副总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


“管理层方面的动荡以及GNC造成的巨额损失很可能会影响哈药股份在其他方面的布局,从当前局势来看,哈药股份未来想要翻身不容易。”徐德生表示。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