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毛继鸿:跑到金字塔的顶端 你才可能跨界

原作者: 张银慧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在寸土寸金的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地段,爱马仕店旁边,有一家占地1800平米,名为“方所”的书店。导演许鞍华、贾樟柯、作家阿乙、诗人余秀华……不少名人来这里做过分享,大家聊创作、聊文化、聊当代生活……作为方所的创始人,毛继鸿说,他想要通过书店跟大众分享自己“心中的乌托邦”。


在创办方所之前,毛继鸿已经在服装行业做了15年,联合创办了国内知名原创设计服装品牌“例外”。


在意识到“一件衣服无法把我想表达的都装进去”后,毛继鸿选择了书店。


不过,将方所归类为书店并不那么准确——书店面积只占整体的30%不到,剩下的空间,则留给了美学馆、服饰馆、咖啡馆、展览馆,这儿更像一个综合的文化平台。前不久,毛继鸿还在这里迎来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这是广州市商务局在6月6日主办的首届直播节中的一个分会场,直播主题是“说说做衣服这个行当”。


镜头前的毛继鸿带着圆框眼镜,书生气浓厚,直播刚开始时略有拘谨,讲到自己熟悉的老行当——做衣服时,便进入“忘我”状态。他说,自己做衣服坚持的自然主义和简约主义,讲“术”更讲“道”。


一周后,时代财经对话毛继鸿,就文化与商业世界里他所坚持的“道”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以下为时代财经与例外时尚集团、方所文化集团毛继鸿的对话:


“衣服无法把我想表达的都装进去”


时代财经:2011年,你在广州创办了方所,当时创办的例外这个服装品牌已经有15年了,为什么会在做服装的基础上选择开书店?


毛继鸿:2011年是我来广州的第20个年头。当时广东的文化活动很少,别人觉得广州是一个文化沙漠。但我认为泛粤语文化应该有一个更强的舞台,更多人需要阅读、看展览,广州需要更多的文化活动。


作为一个新一代广东人,既然有能力,就可以去做对城市有贡献的事情,提高整体的文化氛围和人们的文化素质。


而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喜欢分享的人,分享态度、价值观、对于事物的观察方法,等等。衣服是一个比较窄的载体,人们更关注它表面好不好看。我希望找到另外一个载体,通向精神内涵层面,这个载体就是图书、知识。有了这个载体,我去分享的时候,能跟更多的人去分享自己的观念跟理想。


后来,我们把方所建在一个购物中心里面,因为这是城市中离人最近的地方之一。


时代财经:问一个很俗的问题:你把方所开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考虑过赚不赚钱吗?


毛继鸿:考虑过,但是当时没有考虑太多,就想把这事给做好。很多人也跟我说,一定要考虑盈利,我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我也相信团队的能力。


我们广州这个店开业大概三年就达到收支平衡了,成都店更快,大概一年半。成都店有5000多平方米,已经成为当地文化地标一样的存在,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在西安、上海继续布局。


时代财经:现在方所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了吗?


毛继鸿:还没有,从营业额来看,大概是疫情前的百分之五六十。


时代财经:处于亏损的状态?


毛继鸿:当然,营业额下降是当下的必然。因为我不是一个艺术家,而是在做生意,那必须顺应规律。所有的生意,就像你的生命体征一样会有起伏。市场必然有起伏,平静地面对,动员大家积极寻找可持续发展路径就可以了。


面对病毒,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尽量不染病。不要感染到,避免因为冠状病毒而死的可能性。企业也是一样的,面对疫情,企业第一时间是要保证它能存活下来。生意,生是基础。


越成熟的品牌,越不需要博眼球


时代财经:经过这次疫情,你对方所的定位、发展战略是否有所调整?


毛继鸿:会有一定的调整。因为过去方所比较注重线下,线上的部分比较少。疫情之后,我们会更注重跟互联网的连接,对产品、经营模式等进行数字化。


时代财经:方所已经开始做一些线上的直播了?


毛继鸿:刚刚开始,还不是太有效,还要持续拓展线上的模式。


时代财经:上次你直播首秀的主题是“做衣服这个行当”,服装界做直播现在已经是随处可见。但是对于方所,或者线下的文化空间来说,直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哪里?方所做过哪些以及将做哪些直播方面的尝试?


毛继鸿:直播就是一个跟消费者交流,跟外界沟通的视频通路。在这个传播渠道上,我们可以传播商品信息、文化信息、经营理念,又或者生活方式。


其实不管是做服装品牌,还是文化品牌,都需要向社会、向消费者输出被他们认可的价值。没有价值就不会有价格,也不会有后面可持续的服务跟产品,就不可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也就是说,直播只是传播的其中一种途径。至于带货,那是自然吸引来的。


而方所未来更多的还是在文化内容上面去做传播。我们目前有推出方所文化FM频道,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视频、高质量的直播。总之会围绕知识跟文化输出来做内容和直播。


不过,直播现在还是处于泥沙俱下的时期,对我们来说,需要时间去见证效果。因为时间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东西。一个品牌,这个人带货、那个人直播出镜,看起来好像挺红的。但越是成熟的品牌跟文化平台,它越不需要这样博眼球的东西。


作为一个企业,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即使是做娱乐,当明星,他也不可能永远处在风口上,总有一天会被时代覆盖掉。保持企业应该有的冷静,坚持做价值输出,这是我们做企业需要坚持的。


时代财经:你做价值输出、内容输出是不是为了服务于企业的品牌?


毛继鸿:我觉得这是不矛盾的。如果你是个文化品牌,你就必须在内容上满足顾客对你的期待。如果说做时装,就需要提供有价值的衣服。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的跑道上。


因为消费者对你有价值层面的需求,如果你没有价值,就不可能产生未来的交易。如果说你没有之前的传播跟输出,也不可能产生未来这种持续的被需求。


时代财经:你说的价值就不仅仅是物质层面的价值了?


毛继鸿:当然,所有的器物,如果不带有精神价值、文化价值,不带有消费者所需要的功能,其实它是很难被需求的。但是你不能把一个东西分解成物质和精神两部分来谈。


在一个行业中,道是最高的存在。我们创造器物,必须带着一定的道,即在器物上传递文化、审美理念,让产品拥有哲学性、价值性或者宗教性,其实每一个产品上面都必须附有这样的道,类似于能量的那种气。


如果你这个东西不打动人,不管是一本书一个作品,还是一个产品,它是很难让人心悦诚服地去购买它,或者说去拥有它,把它当作心爱之物来保护和使用。


跑到金字塔的顶端后才能跨界


时代财经:你做各种跨界、整合,有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价值内核?


毛继鸿:第一个价值就是善,我们传播的肯定是一个善念。善之后,更多的是爱、慈悲。对于例外来说是过去一直都坚持着的自然主义跟简约主义,方所则是它的人文关怀,包括对知识的尊重跟敬畏,对创造力的热爱。


时代财经:未来你还会不会跨界到其他领域?


毛继鸿:我觉得跨界是个伪命题。我希望我们从原来左脑的思维回到一个右脑思维上面去,就不要老去分解到底是什么,总是去定义它。


如果硬要讲跨界的话,本身要跑到金字塔的顶端,你才可能跨得了界。你在底端的时候,从一个面跑到另一个面,太长了你跑不过去。当你到了金字塔顶端,巅的位置,其实所有界都在那个巅上,那是艺术,是宗教,是哲学,是美学。


在互联网时代,跨界就是常态,我们每个人都在跨界。因为整个社会文明在发展,原来的行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时代财经:疫情期间,直播、游戏等互联网产业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和盈利。在这种背景下,你觉得,文化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毛继鸿:你相信它是它就会是,你信之你所见,如果说你不相信它就永远不会是一门好生意。其实生意本身,盈利只是一个货币值结果,做生意主要还是追求生的意义。


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是你信才可以生,你不信,没有这个信念,这件事情肯定是做不好的,更不可能号召更多的人去相信会做好。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