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CEO被免职 股价暴跌 平安好医生下一步怎么走

原作者: 金小莫 |原发: 科创板日报

放大 缩小

一则不经意的消息引起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地震”,这也或透露出这个行业未来的走向。


距离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平安好医生,01833.HK)换帅事件过去两天后,5月18日,平安好医生开盘即跌10%,而后逐步缩窄,截至记者发稿,报价在102.8元/股。


平安方面公告称换帅是因原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王涛的“个人原因”。公开资料显示,王涛在平安好医生任职7年,一手完成其互联网化,并将之打造为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内最大的独角兽。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盈利之难


“互联网还远没触及到医疗核心,还是资本纸牌。”在3月的一场内部交流会上,丁香园董事长、创始人李天天表示。


当时,受疫情刺激互联网医疗行业“大放异彩”。仅以平安好医生为例,其平台访问量达11.1亿人次,APP新注册用户增长了10倍。


很多人都认为行业的春天终于来了。2月,王涛在出席平安好医生2019年年度业绩发布会时直言:“我们对未来感到无比激动”;同行企业微医也认为“我们用60天走完了过去6年的路。”


他们的激动不是没有缘由。事实上,行业企业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中。


《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自2018年5月上市以来,平安好医生已累计亏损近30亿元,最主要的“费用”在于营销,以其2019年财年数据为例,其总收入为50.65亿元,其中核心业务在线医疗收入达8.58亿元,而销售费用为12亿。


这是很典型的互联网玩法。砸钱储备流量,再谋求用户变现。那么疫情能否推动行业完成变现?


原有优势变劣势


王涛给出的“盈亏平衡”时间是在2021年。


据公开资料,王涛是个深谙“互联网”玩法的人,其曾先后在阿里巴巴、金山软件担任要职,被誉为“中国软件运营应用之父”。只是,平安董事会已不认为“互联网玩法”能够完成“变现”了。


在《科创板日报》记者的调查中,这也符合行业内人士的判断。毕竟互联网医疗有着有别于其他互联网行业的特性,其行业的发展一部分依赖于 “流量”,另一部分则依赖于具备服务功能的“医生”,此外,还涉及医保支付、医药流通等,具有一定的“高壁垒”性。


“疫情发生后,国家鼓励‘互联网+医疗’,政策推动下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机构大举开办互联网医院,留给民营机构的空间很小。”李天天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公立医院对互联网医院的重视度提高,各个医院也在建互联网医院,更没有理由拿出医生资源、医保资源来分给第三方。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都不具备优势。”李天天说。


平安好医生的换帅或是在谋求一种转变的可能。


接任者考验


同时,《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行业企业正在逃离“互联网医疗化”。


2020年初,丁香园将自己的slogen从“健康更多 疾病更少”改成了“健康更多 生活更好”。李天天说,“丁香园不再碰医疗”而专注于“健康”,做“院外的健康生活向导”。


好大夫创始人王航则把目标定位在更高效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运营。王航称,“最终我们一定会选择一条路:验证我们质量更好、成本更低,帮医保省钱,打击骗保。”


至于平安好医生方面,接任王涛的是方蔚豪。《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到,他是典型的实业出身。


方蔚豪某下属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称:“方总是一个格局很强、很有魄力和远见的领导者,以前共事时,他也分管过医疗事业部,对医疗产业也很熟悉。”


另据平安好医生,方蔚豪曾任远东宏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中化国际招标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经理等职务,于2012年加入中国平安集团,战绩有:参与创建平安租赁公司,建立建立平安健康(检测)中心等。


5月16日凌晨,王涛在朋友圈发布了其公开信,在信中,王涛说自己“此时此刻,充满内心的唯有感恩和感谢”,并表示“六年的奋战,和家庭聚少离多,接下来,我希望多花些时间陪伴家人,多交交朋友。”


无论如何,王涛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而平安的互联网医疗大戏可能才刚刚拉开序幕。


(转自:财联社)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