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谭雅玲:后疫情时代 美国会加快打压中国的步伐

原作者: 余思毅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5月4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即将发行三万亿(2.99万亿)美元的天量美债计划。在过去短短的23个工作日内,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总计向市场投放达12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和经济刺激方案,以对冲新冠疫情的影响、弥补系统的脆弱性。今年美国计划的借钱总额将超过去五年总和。


在同一天,伊朗宣布其官方货币将由里亚尔变更为土曼。伊朗中央银行在考虑本国货币储备和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诺的前提下,用新货币土曼重新进行计算汇率。在转换法币前,伊朗宣布用人民币替代美元,使伊朗货币直接与人民币挂钩。伊朗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是美元转嫁危机之下的一次“自救行动”。


美债疯长、美联储疯狂印钞会对全球带来什么影响?伊朗此举能否“自救”?就这些热点话题,5月7日时代财经专访了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副会长谭雅玲女士。


谭雅玲分析,全世界其它国家的货币供应量是以M2为中心,而由于美国的货币是交易型、投资型的货币,其供应量是以M3为中心。美国法定的货币供应量和经济之比是70%,目前美国货币发行规模只占美国21万亿经济总量的68%。美联储投放依然界于法定约束之中,还有继续发行货币的空间。


至于伊朗转换法币,与美元脱钩以“自救”,在谭雅玲看来是徒劳的。她认为,当下与人民币挂钩,但依然需要以美元衡量两国货币价值,这样的兑换方式会使本国损失。“目前世界范围仍未出现可以与其分庭抗礼的货币,美元独霸格局暂时不会改变,谈论‘去美元化’为时尚早。”


谭雅玲还担心,伊朗把法币与人民币挂钩,会加速美国对中国的打压。“疫情之前的中美贸易摩擦、美欧贸易战等,美国是有明确的指向的。美国的行动不是短期行为,而是有着长期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的。而且随着疫情的变化,美国还加快了打击中国的步伐。 ”


美国投放天量国债,风险总体可控


时代财经:美国即将发行三万亿美元的天量国债,规模创单季历史新高。今年计划发债也将是过去5年的总和。美国的巨额债务,有债务危机的隐患吗?


谭雅玲:美国发债是美国经济模式特殊性的表现之一。通俗地说,美国政府就是靠借债过日子的。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债务存量和债务上限的增速开始大幅超过GDP。80年代,美国债务上限从约1万亿增长到约3万亿;90年代,债务上限翻倍至6万亿;至2009年末,债务上限再翻一番至12万亿。截至5月7日其规模已超过25万亿美元。与4月7日的24万亿美元规模美债相比,在刚好一个月的时间里,美国新增了1万亿的美债。


据悉,1958年时美债仅有2800亿美元,而目前美债规模是当时的近89倍,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或许在不久之后还将再创新纪录。


美国国会历史上已有近90次通过发行债务的决议。美国所发的债务规模早就超过其经济总量,而且不断超出债务上限。


美国之所以能够循环发债,与美元的特殊性有重要关系。美元是全球货币,不仅仅是美国的国家货币。除了美元之外,其它所有国家的货币都是本币的概念,不是全球货币。


伴随本次疫情的严重性,美国发债规模大增,引发关注。如果对美国国情特色,特别是美元的个性,了解透彻的话,其实这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美国的国债是有美国政府信誉背书的,如果美国的国债不可持续,就意味着美国政府的信誉要丧失。


时代财经: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总计向市场投放达12万亿美元的流动,经济学界称此举为“直升机撒钱”。美国疯狂印钞,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


谭雅玲:美国是一个法律执行非常严格的国家,美国国会或美联储印钞都要遵循相关约束。美联储印钞是否在极端“撒钱”,要看到一个指标——美国法定的货币供应量和经济之比是否超70%。


目前美国货币发行规模为6.66万亿美元,占美国21万亿的经济总量的68%。这意味着,目前美联储投放依然界于法定约束之中,美联储还有继续发行货币的空间。


全世界其他国家的货币供应量是以M2(现金+活期存款+储蓄)为参考依据,而美国的货币由于是交易型、投资型的货币,其供应量是以M3(现金+活期存款+储蓄+定期存款)为依据。美元的货币发行量60%是在海外,而不是在美国国内。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80%的货币是在国内,只有20%是在海外。中国的人民币90%是在国内,只有10%在海外。中国货币10%在海外和欧洲、日本、美国的情况也不太一样,因为,美元、欧元是自由化货币,人民币不是。


美国发行天量债务和货币造成的影响,目前看来是可控的。诚然,美国释放流动性对冲疫情影响特别急,投放量也相对比较大,大家看到这些天文数字会非常恐慌,但要以基本的金融理念和常识对美国印钞的逻辑进行梳理,而不能以炒作或煽情为出发去认识。


新冠疫情前所未有,投放急切且量大主要是为了稳信心,避免社会出现失控的局面。实际上,从就业率来看,美国可控性非常好。今年3月中旬,失业金人数一周达到800多万,然后逐渐降低,到现在为止,一周是400多万。美国的巨额投放解决了经济和社会燃眉之急的问题。


时代财经:有评论担心会重现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率先“止血”,而其它国家在为其债务或金融风险买单的情况。你怎么看?


谭雅玲:2008年,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动荡引起全球金融动荡风潮,次级抵押贷款机构破产、投资基金被迫关闭、股市剧烈震荡。当时主要是金融产品出了问题,由于其衍生品辐射性较广,全球都受到波及。


美国的金融产品及其衍生品都是在海外销售的。以美国雷曼兄弟为例,当时雷曼只有60亿的现金流,却有450亿的负债,资不抵债在本土申请破产,但雷曼兄弟在全球的分支机构却是盈利的,并没有倒下。


主板在海外,这是美国金融机构的独特性。其它国家的金融机构或大企业,包括欧洲、日本、中国都是以本土为主板,海外为分支。这使得金融危机中,美国只是受害者,并不是受伤者,反之更多的新兴市场国家既是受伤者,也是受害者。


而这一次跟2008年不同的是,疫情对各个国家影响很大,每个国家的投入都非常大。通胀或者可能债务危机的始作俑者不一定是美国,而是与各国家本土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债务结构都相关。


目前,美联储无限量QE的投放已经达到6.66万亿美元,美联储利率下至0-0.25%之间,表面上看似规模超乎2008年,但此次其主要救助国民和小企业,针对性侧重国内。所以,美国的放水行为不能与2008年可能造成的影响同日而语。


去“美元化”为时尚早


时代财经:有媒体评论,美联储就开启了印钞机,危机转嫁到海外其它国家,“高度美元化”的国家更是深受其害,开启货币贬值通道。美元在疫情中的表现,会对各国造成什么影响?


谭雅玲:纵观全球疫情恶化期的美元指数走势,尤其在外部普遍经济下降以及社会恐慌上升之间,美元指数上至102点相对周期高位。美国的货币信誉和美国的经济规模,尤其美元信心导致了美元升值。


美联储希望示威美元霸权避险价值,稳定国内疫情应对的信心,这种与时俱进的对应凸显调控功力与老道。但如果从美国货币的决策来讲,美国是不希望美元升值的,所以美国特别纠结,希望把美元指数维持在100点上下。


近日公布美国经济第一季增速为-4.8%,这是2009年以来美国经济最差数据,与前值比较反差巨大,其中失业与消费影响是重点,这对美元贬值下行100点具有重要关联。加之国际石油价格暴跌之后低位徘徊并未消停,这对能源企业形成夹击作用,企业破产预警接连不断,而美股下跌是“五一假期”前一周内美元贬值惯性的关联刺激。


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美元为主的格局不变,甚至美元汇率为主的影响进一步加强的趋势,我国人民币受制因素难以逃脱,全世界都难以逃脱。不仅我国货币关联,其它货币汇率也是如此。由于美元走势的快速上下波动,英镑、欧元、新兴国家货币振幅较大。


其他国家货币因美元贬值则是加剧刺激恐慌、加重经济的不良因素,这是被动的货币机制导致的。尽管不少国家提出“去美元化”,但从美元的价值以及全球储备份额,乃至交易机制来看,目前仍未出现可以与其分庭抗礼的货币,美元独霸格局暂时不会改变,谈论“去美元化”为时尚早。


时代财经:5月初,伊朗宣布转换法币,用新货币土曼重新进行计算汇率。在转换法币前,伊朗还宣布正式用人民币替代了原来美元的位置,使伊朗货币直接与人民币挂钩。伊朗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是美元转嫁危机之下的一次“自救行动”。 你认同此说法吗?


谭雅玲:我不认同。


2006年初,伊朗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就曾与美元脱钩,把2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全部换成了欧元。这引发了美国打压欧元,使得欧元从1.60美元走低到1.02美元。伊朗的石油交易所用欧元报价,随着欧元不断的下跌,它又把欧元换成了美元。


在难以抗衡美元霸权的当下,伊朗这一做法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受打击的或者受到损失的是伊朗本国。


以伊朗的货币跟人民币兑换,那以什么权衡这两种货币的价值呢?只有靠美元,把伊朗的货币兑到美元上,把人民币兑到美元上,然后权衡出价格。能逃脱美元吗?逃脱不了!


至于伊朗此举,我觉得更多是政治和国家利益的较量。2003年美国开打伊拉克战争以来,国际社会一度以为美国可能会打伊朗,但到现在为止始终没有开战,那是因为美国军方不擅长在伊朗巷战,只能用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军事手段,恐吓、压制伊朗。


伊朗人不服输的心态非常强,此时在货币政策上进行反击,心理上挑战,实则是一种挑衅,毕竟实力、资质以及能力悬殊。


时代财经:你刚提到伊朗货币与人民币挂钩,会引发美国不满。美国接下来会打压中国吗?


谭雅玲:包括疫情之前的中美贸易战、美欧贸易战等,美国是有明确的指向的。


在货币方面,美元是老大,欧元是老二,美国要打压欧元。在经济方面,美国经济是世界老大、中国经济是老二,美国要打压中国。美国的行动不是短期的行为,是有长期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设计的。只不过随着疫情的变化,美国加快了打击中国的步伐。


人民币暂无挑战美元霸权的可能性


时代财经:近段时间美国对中国不友好的声音频频传出。3月中旬,美国共和党议员吉姆班克斯在公开场合表示,应“迫使中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务。”4月3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政府高官正考虑以取消中国所持美债的形式来达到向中国索赔的目的。但当天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辟谣,美国政府不可能这么做。美方为何紧急辟谣?


谭雅玲:这都是民间的谣言,只不过是要试探一下中国市场的反应。而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祸水东引、嫁祸于人是惯用手法。但美债是以美国政府背书的,如果美国对中国“赖账”,美国国家的政府就会失信,美元体系就会连锁反应崩溃,美国人绝对不会这样做。


时代财经:目前中国持有的美债为1.09万亿美元,是第二大海外持有国。高盛上周发表报告,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央行已经在抛售美债,包括中国也在不断减持美债,加大黄金的储备。有声音称,中国可大量抛售美债反击,使得美国经济崩裂。你怎么看?


谭雅玲:国债是有期限的,2008年中国买了美国短期、中期、长期的国债,到2019年正好10年。中国把到期的美债减持,不能理解为“刻意地抛美债”。


我们不能凭着情绪去想象,中美贸易处在一个特别敏感的阶段,中国政府绝对不可能大幅度抛美债。


事实上,中国卖掉了部分美债,随后又买入部分。因为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应该是最佳的,第一安全性比较好,第二流动性比较好,第三收益率是有保障的。


时代财经:若全球多个国家抛售美债,美联储将成为最大的接盘者。这是否会削弱美元霸权地位?


谭雅玲:美国国债的发行量是有计划的,可控性较好,美联储带头持有美国国债的示范性和自救性很强。美联储在疫情比较严重时,加紧购买美国的国债。但到目前为止,美联储购买美债的量已大幅度减少。而其它国家买美国国债是有买的、也有卖的,是较为正常的交易。


至于美元的霸权地位,刚刚发布的全球每天6.6万亿的外汇交易量当中,美元的占比达到了83.8%,是历史的最高水平。刚刚发布的swift美元在全球支付中的使用率达44%,是2015年来的新高。全球外汇储备,美元原来是占62%,现在占64%。这些数据说从份额的角度,美元的地位是在往上走,不是在往下走。


时代财经:疫情后,人民币在全球金融体系的地位会有什么变化?


谭雅玲:人民币现在只是SDR(特别提款权)货币,其本质是一个记账货币,是中央银行间记账的工具。中央银行之间有国际收支的调节,其它国家从中国进口了,其它国可能用人民币。过去人民币没有地位,现在人民币有地位了,中国可以跟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国的中央银行交往。


需要指出的是,人民币既不是结算货币,也不是可交易货币,更不是可储备货币。在中国,第一货币没有自由化;第二外汇市场没有开放;第三资本市场正在开放。


人民币现在还是不可兑换的货币,不是自由流通货币,所以并没有“后疫情金融地位抬升”的说法。所谓的“人民币避险”是对冲投机行为,而非价值投资选择,货币身份是基础要素与常识。


时代财经:日前传出人民币的电子货币即将出台,有人评论称,选择在这一时机出台,是为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作准备的。你怎么看?


谭雅玲:比特币是一个全球范围的数字货币,其命运怎么样呢?如果说人民币发行电子货币的形式,可以起到挑战美元霸权地位的作用,会引来美国的进一步打击。


事实上,最近特朗普又提出了在贸易上要制衡中国,跟人民币电子货币的概念炒作有很大的关系。美国通过贸易来制衡中国的经济发展,只要制衡中国的贸易规模,就能直接削弱人民币的根基。


需要指出的是,数字货币还会涉及到大数据网络。央行科技司相关人士曾提出疑问,“金融互联网是我国架构在美国体系的分支,互联网是以中国自主为主,还是以中国对外挂钩为主?”这意味着,中国的大数据互联网还没有自己独立的结构。以人民币数字化撼动美元霸权,无从谈起。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