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年近30位高管变动 造车新势力现离职潮

原作者: 李卓玲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2020年开局,受传统淡季叠加疫情影响,车市持续承压。在此起彼伏的降目标调薪潮下,车企高管人事变动亦进入“高发期”。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4日,各大车企今年已出现近20起人事变动,涵盖本田、通用、现代、大众、蔚来、小鹏、众泰等各类车企,约有30位高管出现大换防。


人事变动.png

2020年一季度部分跨国及合资车企人事变更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李卓玲制


有人临危受命,有人另谋高就,有人功成身退,亦有人黯然退场、不知去向……


尽管人事变动理由各有不同,但密集换防的背后亦呈现着一定共性。时代财经梳理发现,第一季度,尤其是3月,蔚来、小鹏、合众等6家造车新势力集体出现高管变更,并有3名高管重回传统车企。


3月24日,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资本对新造车势力的青睐变弱,职业经理人最能感知资本的变化,因此选择“避难”的传统高地。


另一调整重点在营销部门,多家合资车企的销售、营销高管出现大变更。3月24日,东风雷诺向时代财经确认,该公司副总裁兼市场销售部部长洪浩离职。另外还有营销老将向东平出走天际,赴任北现副总经理。


“韩系、法系的没落,既跟产品缺乏竞争力相关,也跟营销水平落后相关。产品层面想要获得提升需要较长的时间,营销水平的提升相对要快很多,这也是现代和雷诺营销高管更换的主要原因。”3月24日,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对时代财经说道。


造车新势力高管“跳槽”忙


在时代财经梳理的20起人事变动中,有6起来自造车新势力,包括小鹏、蔚来、合众、威马、博郡、天际汽车,并涉及自动驾驶研发、营销、出行等职务主要负责人。仅在3月上半月,就有5起人事变动。


自主品牌.png

2020年一季度自主车企部分人事变更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李卓玲制


具体来看,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领域刚失去一名大将。3月5日,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宣告离职。此次离职,距离其加盟小鹏汽车近2年半时间。


对于谷俊丽离职一事,小鹏官方称,主要为个人发展及家庭原因,目前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团队由副总裁吴新宙带领,并称不会因为个人的离开而影响部门或者原有业务的正常进行。


蔚来汽车方面,其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则传出卸任消息,将转任顾问,并在5月份完成卸任流程。这也是继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软件副总裁庄莉、CFO谢东萤等高管离职后,蔚来汽车又一位高管发生人事变动。


至于威马汽车,其高管人事变动主要涉及出行领域。本月初,有媒体曝出,威马汽车拟对出行事业部进行调整,该部门原下属的技术部和产品部正进行大范围减员,原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也已于上月离职。


威马汽车方面3月2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对此予以证实,“确实离职了,但他(刘立群)只是事业部一条业务线的负责人。”


与此同时,本季度还出现包括合众、博郡、天际汽车三家车企的高管“跳槽”至传统车企的现象。


其中,合众汽车原营销副总裁邓凌加盟上汽大通,原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加盟奇瑞汽车,原天际汽车董事、CMO向东平则奔赴北现,其职务随后陈敏接替。


这三位高管,此前都有多年传统车企经验。


其中,陈曦此前在神龙汽车、东风雷诺等法系品牌任职过,随后于2018年底加盟博郡汽车,担任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而此次出走奇瑞,仅相隔不过一年多时间。


已加盟上汽大通邓凌在合众汽车营销副总裁的位置上也不到2年时间。在此之前,邓凌曾任东风雪铁龙市场部部长,并在长安福特任职多年,曾任长安福特市场部福克斯品牌经理、C级车高级品牌经理等职位。


对此,任万付对时代财经表示,造车新势力起步阶段缺乏经验,从传统车企挖人弥补短板,“经过几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或走上正轨、或处于淘汰边缘、或已被淘汰,人才再度流动也属正常现象。”


“流水”的营销岗位


在今年一季度首轮人事换防中,营销板块依然是车企调整的重点。


对不少车企而言,车市下行叠加疫情因素,经营销售层面面临较大压力,一位营销好手的到来或会给车企带来不一样的新气象。


此次贷危机营销板块的高管调整率先在豪华品牌奥迪方面展开。


今年一月初,一汽-大众奥迪传出人事变动,其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胡绍航将借调一汽集团品牌公关部;一汽-大众大众品牌华南区销售事业部总经理张强回归一汽-大众奥迪,担任副总经理。随后,一汽-大众奥迪内部人士向媒体确认了相关消息。


据了解,回归一汽-大众奥迪的张强是一汽-大众的老将,此前曾先后担任过奥迪市场活动总监、市场部部长,以及一汽-大众大众品牌华南区销售事业部总经理等职位,在市场营销领域颇有建树。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人事变动被曝出时,不少业界认为或为奥迪2020年销量提升做准备。


数据显示,2019年,奥迪品牌在华销量为68.89万辆。作为过去30年来一直霸占豪华车销量冠军宝座的豪华品牌,奥迪去年尽管仍有同比4.2%的增长,但增长速度明显不及奔驰、宝马的赶超速度,在豪华三强争夺赛中垫底。


与此同时,韩系车、法系车的营销领域也出现较大人事调整。


本月初,有媒体报道称东风雷诺副总裁兼市场销售部部长洪浩已经在年前提出了离职申请,并获得了总部批准。


时代财经对此采访了东风雷诺方面,公关人士3月24日回应称,“离职原因主要跟其自身职业发展有关系,属个人原因。”不过该职位尚未公布接任人选,目前暂由一位负责网络渠道业务的部长代管。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洪浩赴任东风雷诺之时可谓“临危受命”。彼时,刚上任的洪浩还喊出了“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现实……”的宣言。


不过,一年多过去,这一“惨淡现实”依然未有改变。数据显示,经过2017年全年销量超7万辆、增速超140%的高光时刻后,东风雷诺销量一路下滑,2019年全年累计销量仅为1.85万辆。


刚进入家族第三代领导人阶段——“郑义宣时代”的现代汽车,对中国市场亦进行了大调整。


3月23日,现代汽车发布消息称,已任命向东平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主要负责北京现代的市场销售、营销网络等业务。这已是现代在华迎来的第二位中国籍高管。去年,现代汽车任命李峰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兼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


业内人士表示,现代中国接连任命两位中国籍高管,希望借助本土化高管使北京现代和东风悦达起亚两家合资公司尽快摆脱现状。


事实上,曾经的“百万销量俱乐部”车企成员之一,北京现代已遭遇年销量三连跌。


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6年,北京现代连续4年销量过百万辆,并最终实现累计销量800万辆。然而,自2017年起,其形势急转直下遭遇三连降,下跌至2019年的71.6万辆。


“韩系车也认识到在华业务振兴一定要更多比例依托本地精英,这是走了一段弯路才悟出来的,而韩系车在美国一开始就是依靠美国汽车精英来经营的。”钟师对时代财经说道。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