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招行不良率三连降好中有忧

原作者: 曾令俊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已经关注到信用卡共债风险对信用卡资产质量的影响,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说打造数字化的信息共享平台。在新户拓展和风险控制策略上,从2017年开始就逐步地微调。”3月23日,招行银行业绩发布会上,行长田惠宇对包括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表示。


3月20日晚间,招商银行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不良率连续三年“双降”。不过,受共债风险(借款人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存在债务现象)等外部因素影响,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同比上升0.24个百分点至1.35%。


该行在年报中解释为,受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据了解,共债风险是因为“共债人士”或“多头借贷者”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存在债务,而债务额度超过其本身的还债能力造成的。


除此之外,该行其他核心数据表现出色:实现营业收入2697.03亿元,同比增长8.51%;归属于该行股东净利润928.67亿元,同比增长15.28%,增速创2013年以来新高;资产总额7.4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95%;零售业务利润贡献达到56.7%。


如果换算成每天的营收和利润,相当于日均营收7.39亿元,日赚2.54亿元。“又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田惠宇在年报致辞中称。


截至2019年末,招商银行A股、H股较年初分别上涨53%和43%,市值创出历史新高。


“2020年将继续努力追求‘跑赢大市、优于同业’的优异业绩,创造更大价值。”招商银行董事长李建红表示。


3月23日收盘,招商银行A股报30.16元,较去年高点40.16元下降24%,市盈率8.19,市值7606亿。


净息差高于行业水平


一直以来,招行在存款端拥有大量的活期存款,被业界羡慕。


“招行、农行这些银行拥有大量的个人活期存款,负债成本较大;反之,如果负债端企业定期存款的占比高,银行的成本就高,净息差就会收窄。”3月22日,某国有大行资深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活期存款占比越多,利率就越低,想要降低成本就需要增加活期存款的比例。


年报数据显示,招行活期存款占比从2018年的65%下降到现在的59%;活期存款年日均余额占客户存款年日均余额的比例为57.99%,较上年下降2.65个百分点。


这也直接导致存款成本率有所上升,平均成本从1.45%提升到1.58%,比2018年提高8.9%。其中公司客户为1.75%,零售客户为1.28%。


招行在年报中解释称,资管新规逐步落地实施影响,部分到期理财资金由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定期存款承接,导致零售定期存款增量高于活期增量。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揽储的压力,部分银行发行了大量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目前三年前的利率一般超过4%,相比基准利率上浮了50%左右,这给银行的净息差带来一定影响。


在成本增加的情况下,招行核心数据表现依然亮眼:净利差由2.44%上升至2.48%,净息差由2.57%上升至2.59%。主要原因是生息资产收益率有所提高。


在今年负债端的策略上,田惠宇表示:“对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这类高成本负债来源,无论是比例还是总额都会严格控制,同业负债成本有望得到比较好的控制。”


3月22日,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招行依托零售业务优势,实现了较低的负债成本率及较高的资产收益率,使得净息差明显高于行业。不过,2019 年以来,受贷款利率下行而存款成本抬升等影响,净息差已处于下行通道。“受疫情等影响,我们预计2020年净息差将延续下行。”


信用卡不良率大增四成


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率连续三年“双降”。截至去年末,招行不良贷款总额522.75亿元,同比减少13.30亿元;不良贷款率1.16%,同比下降0.2个百分点。“虽然整体资产质量还是稳中向好,但好中有忧,我们不良资产的生成在2019年有所上升,达440多亿元,比上一年增加了89亿元。多生成的不良资产中,重点是信用卡的不良资产,多生成80亿元,占绝大多数。”3月23日,招行副行长王良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年报显示,该行零售贷款不良率为0.73%,较2018年末提升0.06个百分点。具体来看,小微贷款、个人住房贷款、其他不良率均下降,仅信用卡贷款提升0.24个百分点。


从不良贷款金额来看,信用卡贷款大幅提升,由2018年末的63.92亿元提升至2019年末的90.33亿元,同比增长41.32%。另外,信用卡不良生成额、不良生成率也在上升。


“信用卡获客、投放在2019年已经采取了收缩策略,主要是针对P2P整治、共债风险等等方面,采取比较稳健和审慎的经营策略。”王良说。


国泰君安发布的研究报告称,由于P2P平台在2018年接连爆雷,引发金融市场零售业务资产质量下滑。因为银行信用卡套现为共债人提供了低成本的资金来源,使银行成为共债风险链条中的一环。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客户还款能力和意愿都会有所减弱,信用卡的资产质量或许会面临更大压力。


3月17日,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2月银行业新增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信用卡贷款和个人住房抵押贷款。在疫情的影响下,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等在内的各类涉足消费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面临的压力显著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2月份,招行信用卡一个月以上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新增客户和交易量都大幅减少。另外,还有一个特殊因素,该行信用卡40%催收产能在武汉。


“所有业务里面影响最大的是信用卡业务,体现在交易量、资产质量方面,海外交易量减半,短期内都有比较大的影响。”该行高层表示。


该行也在年报中提到,从短期看,目前行业仍处于风险释放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公司消费信贷类资产质量仍将面临压力。但从长期看,本公司具备优质的客群基础,与共债风险客群的交叉主要集中在小部分次级客群且规模有限,资产质量将保持相对稳定。


“这次疫情只是让信用卡业务按了一个暂停键,短期之内有一些影响。随着复产复工、新形势的平稳,还会回来。”田惠宇说,3月份开始情况好转,催收产能基本恢复,交易量接近去年同期的水平。


招行董事长李建红表示,对招行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招行会“做最坏的准备,做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