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没员工没材料 浙江鞋企被复工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钱馨瑶


3月16日,距离浙江省温州市瑞安解封已经过去26天了,姜先生的硫化鞋工厂才开始走向复工。


2月中下旬,瑞安解除隔离14天之后,姜先生和众多温州企业老板一样,张罗着企业的复工问题。然而想达到复工的标准并不容易。3月16日,姜先生向《企业观察报》记者讲述了这一过程。


接员工是大事


我们的工人全部都是外地的。一条流水线就有170位工人。


一旦开工,我们首先要提前准备好防疫物资,还有每一位工人的复工证明。复工证明上不仅需要本公司盖章,还需要公司所在地盖章,工人拿着出工证明请求村委会放人。而村委会需要提供相关员工的健康证明。


但是有些村里面是有名额限制的,例如我们有一位工人,他所在的村庄要求每天只能放行两个人。相对来说,那些没有确诊病例的村庄比较宽松,只要给开复工证明就可以放行。


我们公司的大部分工人来自江西九江。公司联系好工人后,向瑞安市政府提交具体接站点以及需要接站的人数,政府会包车去接回工人。工人只要想办法在规定的时间到达接站点就可以了。


那会儿已经推出健康码,除了湖北的员工,其他人持有绿色健康码就可以直接上岗,不需要另外隔离。但要在工厂所在的村委会报备,说明你现居哪里、是从哪里来、要去哪里上班、谁能给你提供保证书等等。


对于我们企业来说,这些工人都是长期雇用的,大部分都在工厂附近租好房子了,所以那些没地方住的工人是无法来复工的。也有其他工厂提供员工宿舍,但我们没有。


3月1日必须开工


我们这周(3月16日)才算是复工,但3月1日工厂就已经开了,因为不复工也不行,政府要求我们必须复工,税务局每天都会打电话催我们开工。其实,我们也想早点开工,因为订单还是有的,虽然都是去年的,但工人到不了位,机器开了也是浪费。


所以,从3月1日到3月7日,工厂就是被复工的状态,厂里基本没人。3月1日之前已经通知工人回厂复工,但工人还要走程序,无法马上就位,所以生产线也只能做一天停一天,有时候一天只能生产半条线。但每个复工工厂都有一个能耗最低标准,要求必须达到规定的指标,因此工厂只好把所有的电灯,以及耗电设备打开,每天让电表数据达到最低标准,就可以下班了。


3月8日到3月10日,生产线的工人们才陆续来报道了。


3月11日到15日算是一个缓冲期,工人们也需要调整状态。(3月16日)这一周才算恢复正常。


我现在管理着一个大厂和两个小厂,现在大厂的工人已经回来得差不多了。另外两个小厂,一个是材料厂,一个外贸公司。政府并不希望小厂复工,万一有确诊病例,整个厂就要停顿隔离14天,除了隔离费用需要工厂承担以外,老板可能还得背上刑事责任。 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复工,因为在准备硫化厂复工阶段,我们防疫物资准备得比较充分。


在疫情前期,物资比较紧张,口罩是需要订购的,而且根本订不到,甚至还需要高价去买。我们通过各种途径跟生产口罩的工厂订购了一批,大约是两三万只。这些口罩需要保证每个工人每天都能分到,大概能用半个月。然后我们准备再去订购一批,现在也不像最初那么难买了。


消毒水比较好买,价格也不贵。我们需要的消毒水都是大桶装的,分装后就喷洒。目前,加上消毒水等各种防疫物资,林林总总花费了大概七八万元。


过季了,鞋能卖谁


虽然已经复工,但是外销订单还是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


对于鞋类生产来说,季节性很强,款式的变化也很快,一般来说一个外销订单的周期在30-45天。比如,今年春季鞋款客户在去年年底就下了订单,工厂年前提前备料,有些订单已经开始投入生产。而按照现在的时间进度应该要生产夏季的鞋款了。


按照原计划,我们负责外销的外贸公司1000万双来自欧洲的订单,应该在2月份复工完成,但由于我们复工时间太迟了,造成货期和产量都违约了。因为没有按照合同完成产量,客户已经取消了订单,那些做了一半的单子只能由我们自己承担损失。


如果3月底以前能完成产量还能拯救订单,但是因为年前压了很多订单也不可能一两天就能生产完,所以有些单子必须取消,有些客户的单子也确实赶不出来。那些材料的费用只能我自己承担。


现在欧洲的订单全都停了,加上现在的疫情又蔓延至欧洲,短期内外贸也不会有订单了。


内销受到的影响也不小。往年年初是最忙的。去年硫化厂一年的产量就是600万双,1天就能生产1.8万双。内销的订单都已经“炸了“,根本忙不过来。今年的生意难做了,目前才接了几十万双的订单。


因为市场冲击,很多规模不适合的工厂还没复工。硫化鞋的主要生产材料——橡胶也因为鞋厂停工无处销售,而不得不降价处理。原来每吨一万多元的橡胶原料,现在只要七千多。但是作为硫化鞋厂,由于工人成本上升,所以生产硫化鞋的成本并没有减少。


我有一个经营电商的客户现在的状态也很不乐观。销量从以前每天一百多万双变成现在一天最多3000多双。


像匡威、回力这样的帆布鞋都算是硫化鞋。现在淘宝上在售卖的很多帆布鞋都是我们生产的,鞋码从35到40。我们的受众基本涵盖了所有学生群体,包括大学生。但是学校要是不开学,我们的销量就上不去。因为学生不出门了,家长也不需要给孩子买新鞋子。


小企业宁愿推迟复工


相比姜先生的处境,彭先生的注塑鞋厂规模要小很多。一条流水线大概需要20-30位工人,他把以往的长期工人全都换成了本地的临时工。


彭先生说,我们生产的是低端鞋款,成本大概在20-30元。去年生产了60多万双鞋子,销售额在3000万元。去年春季投产20万双,今年春季投产大概只有5万双。


虽然现在商场可以营业,但人流太少了,门市已经门可罗雀,因此消费基本上都转线上了。


林先生的鞋厂比姜先生、彭先生的鞋厂规模更小一点。3月11日林先生的鞋厂开启了半复工状态。他说,现在完全复工需要政府的手续,口罩、消毒液、体温枪都要准备充足,很多小工厂觉得太麻烦了,所以宁愿推迟复工。目前能做的就是放慢工厂生产速度,等市场整体先稳定下来,等工人到齐。


林先生说,因为材料市场开工的还不多,也造成了生产受阻的现象。毕竟生产线是环环相扣的,而现在主要缺皮革和饰品。比如平时需要皮革要1000米,现在只有一半,价格也从25元/米涨到26-27元/米。


彭先生说,现在最头疼的是根本不敢投入生产。春季鞋款还没生产就已经烂在手里了,季节性的鞋款至少要提前三个月投入生产。今年夏季款我应该投多少钱去生产心里没底,如果疫情反复,我根本耗不起。


庆幸的是我手上还有一些外贸单,原本我们做着全世界的生意,现在只剩下南非的订单。


但是我只用临时工。长期工需要签合同,需要开最低工资,现在我不敢招。现在就是现金日结,如果遇到突发状况,就会马上关厂。以前我会准备一条流水线的长期工为年后开工备用,但现在我只能这么做。


现在乐观的复工场面属于大企业,像我们这种小厂怎么能算复工呢?干一天歇一天,也不敢大干。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