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徐叶润:资管数字化下一站是打造"开放平台"

原作者: 苏长春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一场疫情,既是危机也是检验。抗疫特殊时期下,大量“无接触”的服务需求,倒逼过去依赖传统业务模式的资管机构们,不得不主动求变,加速数字化转型。眼下,资管拥抱科技,已成为必选题,而非备选题。


复工以来的一个月多里,受疫情影响,资管产品的营销主战场,正由线下转移至线上,形式也愈发接地气。


券商、基金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等纷纷打破以往传统金融机构“严肃”“刻板”的形象,尝试让西装革履的理财经理、基金经理们通过视频直播,以轻松幽默的方式宣传讲解,以此拉近与客户的距离。一只只爆款基金、网红理财产品也从中诞生。


投资研究领域,“云调研”也在被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广泛应用。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12日,已有多达569家上市公司以视频会议、网络会议等形式,接受机构投资者云调研。


“总的来说,这次疫情对金融科技的应用,对监管科技的应用是很大的推动。金融机构要增强自身金融科技的硬实力,要增强研发投入,提升技术能力。” 2月24日,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在当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总结道。


其实,在这场金融科技竞赛中,为机构提供解决数字化方案的头部金融科技公司也在思辨,疫情之下,资管机构真正缺少哪方面的技术需求?资管数字化的下一站又该如何走?


“近几年来,银行、券商等机构在数字化建设方面,实际并不缺乏系统和技术方面的支持,但总体来看却是较为割据,大量来自不同平台的软件系统,在同一家资管机构中运行,增加了维护精力和成本,所以我们觉得资管数字化再朝前走,应该是一个平台,解决机构的多资产配置业务需求。”3月13日,京东数科副总裁、资管事业部资管科技总经理徐叶润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徐叶润指出,对于科技公司而言,如何辅助资管机构,在产品设计、资产配置、绩效考核、智能投顾方面提供一站式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成为当务之急。


平台型科技稀缺


2019年以来,伴随着资管新规配套细则的陆续落地,资管机构也亟待借助数字化手段实现主动管理转型,脱胎于金融科技中的资管科技概念,开始萌生并快速渗透市场。


但放眼望去,资管机构与科技的融合早已不是新鲜事。证券机构经纪业务赖以生存的交易系统、基金公司投研部门尝试应用的大数据系统、部分大型银行自主研发推出的智能投顾系统等,都已初步展现了资管机构在数字化应用上的成果。


第三方金融科技平台方面,近年来受监管趋严和头部挤压效应影响,新增公司数量虽显著下滑,却也仍呈现扩容态势。其中,2017-2019年新增金融科技公司数量分别为274家、86家和4家。


那么,在金融科技爆发式发展的今天,资管机构的数字化水平究竟处在什么层次?目前还存在哪些短板?


徐叶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前,资管业务想要运用技术手段,实际上有很多系统可以选择,可以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也不少。但有一个问题是,目前的第三方金融软件公司很少能够把资管业几个细分领域串在一起,无法一站式作用于整个资管业务链条,最终实现更好地提升投资经理的投研能力、投顾端的资产分析与配置能力以及理财产品的开发设计能力。


造成资管数字化服务相对离散状态的原因,在徐叶润看来,这里面既有监管此前分业态监管的背景,也与每个金融机构内在的需求和认知有关。另外,就技术层面来讲,很多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由于缺乏时间积累,以及人才配备等,也难以做到为资管机构提供整套架构服务。


“因此,资管数字化发展的下一步,其实是打造平台,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徐叶润直言。拿京东数科的JT2智管有方来说,致力于提供贯穿资产管理全价值链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徐叶润结合此次疫情期间基金经理线上路演,还给记者阐述了“信息交互”的理念:“我们所看到的基金经理线上交流,实际上并未达到电子化交互,能做到的仅仅是PPT文本传输到通用型平台上,让投资者看到,它是一个单向输出。而下一步,如果能够嵌入一个信息交互平台,达到把客户群体真正关联起来,从而建立一个圈子,在系统中进行资讯分享、产品分享,从而提升客户互动黏性,这才是根本。”


开放是最终目标


实际上,一站式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架构和思路,并非凭空打造。


对标国际资管市场领先的风险管理系统,贝莱德自主研发的Aladdin(下称“阿拉丁”)系统,不难发现,阿拉丁便是集风险定价、投资组合管理、交易操作于一体的平台型系统。也正是因为阿拉丁系统在财富管理市场的广泛应用,间接助推贝莱德成为全球最大的影子银行,管理着7.43万亿美元的总资产。


“但不同于贝莱德的阿拉丁系统,我们结合自身条件,运用了一个中央交易室的概念,这个初衷就是期望在接入资管机构内网后,不用改变其原有的系统架构,就能帮助资管机构构建准实时的风控体系,实现统一持仓、统一估值等,最终我们是通过建立一系列旁路的形式,实现与资管机构交易体系的打通。”徐叶润解释称。


据徐叶润透露,目前,公司已与农业银行、华夏基金以及多家头部券商展开合作,为这些机构提供一体化、全流程的科技应用服务。


国内资管数字化发展,若想与国际接轨,还应该在哪些方面作出努力?在徐叶润看来,资管科技在朝着平台化发展的基础上,还应进一步实现“开放”。


“我们期待着,资管数字化系统平台,不仅是功能的提供者,还要能够吸纳更多的参与者,它的使用并不局限于机构客户,还可以是服务功能的第三方,比如软件开发商、创投公司、科技公司等,都能够在这个平台提供各自的能力,让它形成一个资管生态圈。而我们扮演的角色只是搭台,让众多使用者来唱戏。”


开放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徐叶润解释:“资管平台的服务功能会涉及大类资产配置、指数开发、绩效分析、风控计算、策略平台等,我们设想的是所有使用者都可以作为一个用户,在上面建立自己的仓位和持仓。”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