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厉克奥博:中国制造业需要"反脆弱"突围

原作者: 余思毅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5%。从环比看,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月下降26.63%。但截至2月25日,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复工率达到85.6%,生产经营活动正有序恢复。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厉克奥博在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指出,由于互联网和物流的快速发展,制造业产业链上下游链接十分紧密,因此,当疫情冲击到产业链上任何一个小的环节,都可能造成整个链条的停摆。


“对国内传统制造业的影响比较大,上游原材料中高精度的原料多是日本、韩国提供。”厉克奥博坦言,这并不是产业链的错。


随着疫情在世界蔓延,中国在保障供应链的能力上比其他国家强大。而制造业下一步需要加强人工替代的新模式,优化供应商布局,分散风险,解决“卡脖子”的关键原材料、技术方面的问题。


制造业需提升“反脆弱能力”


时代财经: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5%。从环比看,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月下降26.63%。请问你怎么看这组数据?


厉克奥博:下降13.5%这一数据是比较符合实际感受的,同时也与我基本的估算吻合。


每年春节假期,对工业生产的影响大概是20天(从年前四五天到正月十五),过年期间的工业产出一般是正常时期的60%。按此计算,今年前两个月工业增加值会下降15%左右,再考虑到增加了部分资源进行医疗物资生产,下降13.5%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况的。


疫情期间,全国发电量、煤炭消耗量、PMI降幅超过20%。下滑最为严重的行业里,除了汽车制造外,通用设备和专业设备也降幅很大。


回顾去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5.7%。我调研过一些企业家,统计数据跟企业家的实际感受吻合,经济在去年年底自发回暖。因此,疫情爆发前,企业库存消耗较快,而疫情发生后,制造业企业的原材料库存不一定充足,这也是复工初期遇到困难的原因之一,从而带来工业运行状态低迷。


时代财经:请问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中国制造业如何应对或克服由于超长产业链带来的“脆弱”呢?


厉克奥博:疫情中,服务业受到的冲击更大,但它们恢复起来相对容易。但如果制造业企业连续多月出现现金流问题,发生倒闭、裁员,将伤及经济的造血能力。


需要强调的是,制造业由于产业链超长受到冲击比较严重,并不是产业链的错。


疫情带来了系统性危机,首先暴露的不是产业链的脆弱性,而是社会公共卫生和公共治理能力的问题。这不是单单靠企业自身能克服的。随着疫情在世界蔓延,中国在保障供应链的能力上比其他国家强大。


对于企业,下一步会加强人工替代的新模式,优化供应商布局,分散风险。以汽车行业为例,武汉是中国的汽车重镇,每年的产能超过100万辆,武汉周边有大量的零部件供应商。


疫情对于全球的汽车制造业都有非常明显的冲击。现在车企抓紧解决武汉供应商的问题,如果不能复产的话,或许可以把模具拉出来,重新组织生产。


时代财经:具体而言,疫情在全球流行,对中国制造业最大的影响是哪方面?


厉克奥博:中国深度参与国际分工,中国制造业的核心优势在于组装能力强、装配能力强,短板在于核心技术、高端材料等方面。


中国在创新链条比较长、需长期资本积累的行业上,比如半导体、飞机发动机等的生产研发能力偏弱。近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领域都是创新链条较短的,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等。这些行业短期集中投入大量的资金,便可获得爆发式的增长。


疫情在全球大范围流行起来,对国内传统制造业的影响比较大,上游原材料中高精度的原料多是日本、韩国提供。中国必须加快制造业升级的步伐,解决“卡脖子”的关键原材料、技术方面的问题。


时代财经:近日,央视专题播出的“新基建”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其中与制造业相关的是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你认为新基建将如何引领制造业走出疫情的阴霾呢?


厉克奥博:基建非常重要,基建投资减少是2018年以后经济下滑的主因。基建投资在2018年之前保持20%以上的高增长,2018年零增长,2019年增速3%,低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两个百分点。


由于“去杠杆”,地方政府无法从银行融资进行基建。我建议,未来允许地方政府向市场发长期债券,不要与企业从金融系统里抢资金。毕竟基建项目有公共产品的属性,资金回收的速度比较慢,在过去大量沉淀了银行体系的信贷资金。


对于新基建,可以发挥市场的机制,不论是特高压、5G,还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可让企业以市场化的方式参与运行,不必完全由政府财政主导。


目前,很多制造业企业已在尝试。未来几年,工业物联网、人工智能很值得期待。


“报复性反弹”分行业


时代财经:作为国际一线运动大牌耐克、阿迪达斯和彪马在中国主要经销商的本土运动服零售商及分销商——宝胜国际,近日发布了2020年2月份业绩快报,公司综合经营收益同比下降82.32%。你能分析一下,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吗?你认为本次疫情结束后,“报复性反弹”可能性大吗?


厉克奥博:这次疫情防控的特点是让人员不接触,所以人员接触场景受影响最大,比如餐饮、电影等。体育健身也不例外,人们对运动及其装备的需求减少。但这类的企业需求恢复起来也很快,短期内政府可以想办法帮助它们活下去。尤其这种品牌企业,未来的需求是非常确定的,偿还资金的能力不成问题。


目前形势已基本明朗,再过一两个月经济活动基本可以完全恢复正常。


“非典”结束后的“报复性反弹”非常快,2003年经济向上的势头很足的,而现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整体经济在筑底,所以这次疫情后的反弹可能会分行业。需求延后型的,如房地产、汽车,下半年会有报复性反弹,而体育用品、餐饮消费的反弹无法抵消一季度受到的损失。


时代财经:3月12日,中汽协发布的2月份产销数据显示,2月汽车产销量环比均下降83.9%,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地方政府相继出台支持和鼓励汽车消费的政策,这是否由于汽车产业链超长,提振车市对提振经济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呢?


厉克奥博:疫情发生以前,针对过去连续两年的汽车销售负增长,发改委出台了汽车消费的鼓励措施,但效果不理想,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不积极。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他们更关注防治污染减排,所以去年7月,很多地方政府超预期的推行了国6的排放政策。而买车的购置税、消费税都属于中央税,地方政府得不到好处。当前地方政府出台了汽车的鼓励措施,主要原因是汽车制造业对当地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下半年提振车市,我认为,国5、国6可以一视同仁,政府可以给国6清洁补贴,让国6汽车的成本下降。另外更深层次的改革是把消费税和购置税归地方,不要再由中央征收,地方政府才有积极性。


时代财经:美股第三次熔断。3月15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0-0.25%的超低水平,并启动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世界资本市场的动荡,对中国有何影响呢?能以汽车行业为例分析一下吗?


厉克奥博:美联储降息针对的是防止疫情影响美国的消费和就业。消费和就业是美国经济,尤其是特朗普上任之后表现强劲的最根本原因。


而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目前看来,不至于像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时泥沙俱下。疫情之前,美国经历长达10年的经济扩张,失业率是50年来的最低值,总体经济表现不错。美国的经济学家一直预测今年或明年美国经济有可能进入衰退,此次疫情可能让美国经济的衰退提前到来。


对于汽车行业而言,如果经济陷入衰退,冲击是很明显的。需求、销售都会减少,车辆车企的研发也会减少,延缓车辆的更新换代。


另外,车企间竞争会更加激烈,可能使得很多小品牌活不下去,车企间的整合并购会提高行业集中度。过去两年,整体车市销售不理想,但高端品牌却有10%以上的增长。原因在于它们价格降低,使得中国自主品牌的压力更大。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