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互联网医疗与分级诊疗共振 打造"抗疫"第二战场

原作者: 杨佳欣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在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陆续投入使用的当下,武汉确诊或疑似患者对“一床难求”的焦虑仍未纾解。


战“疫”当前,如何更加有效配置有限的医疗资源,成为一道亟待解决的难题。


为减缓线下医疗的就诊压力,互联网医疗已成为传统医疗资源的重要补充。据悉,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已经开通“在线问诊”官方平台,截至2月7日19时,已经有来自全国各地的727名医生志愿者为患者提供在线问诊7200余人次。


叮当快药某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医疗技术的及时性、互动性等特征对疫情防控有着重要的作用,可以较好地实现线下线上合力抗击疫情。另外,通过互联网医院可以减少普通患者到医院就诊的次数,降低普通患者在医院就诊中交叉感染的风险。”


补充医疗资源之余,还需要实现对现有医疗资源高效利用,分级诊疗制度在其中正发挥重要作用。“当通过竞争机制形成的分类诊疗格局形成后,可以避免大量患者集中在少数医疗机构,对控制疫情传播必然会起到积极作用。”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贺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云”上问诊数量激增


近日,一通来自湖北孝感的咨询者来电让“线上医生”桂红珍至今印象深刻。


“这位咨询者说喉咙痛,同时伴有发烧的症状。他身处疫区,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非常焦躁。他的家人也非常焦虑。”桂红珍表示。


尽管这位咨询者反复强调自己可能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桂红珍对此也相当重视,但通过咨询者递交的检查照片等材料,详细问诊后桂红珍发现,他并未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典型症状,而是扁桃体发炎。


最终,这位咨询者在桂红珍的指导用药下已彻底康复。


桂红珍的身份是平安好医生线上问诊平台中的一名医生。在这次疫情中,她是通过“云”问诊参与抗击疫情众多医生中的一员。


虽已不在一线急诊岗位,但早上7点起床,晚上12点结束工作回家,已是桂红珍这个春节里的工作常态。


截至目前,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叮当快医、苏宁易购等多家企业都通过开展线上义诊、名医直播等方式,面向普通大众提供线上问诊服务。


除了线上医疗平台和互联网公司,公立医院以及政府相关部门也积极通过手机软件、官方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开展在线问诊服务。


例如,甘肃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线免费咨询问诊平台上线次日,在线访问量高达1.4万人次,接受咨询问诊达906例,排查出可疑病人2例。


严把线上问诊“质量关”


线上医疗在传染性疫情防控中的优势凸显,但根据此前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中规定,病人的“首诊”是不能在网上进行的 ,这也意味着线上医疗平台不能确诊以及开处方,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线上医疗的发展。


“目前,线上医疗还是线下医疗的补充。”贺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相关法规对线上初诊存在限制,行业发展中的政策影响不能忽略。对需要触诊、叩诊等面对面的诊疗需求来说,目前线上医疗满足能力有限。


上述叮当快药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线问诊业务属于互联网诊疗服务范畴,是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2018年,国家卫健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等文件,在互联网诊疗行业的从业准入、行业发展方向等方面做了详细规定。


目前,国家对互联网诊疗活动实行准入管理,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


不过,严格的政策约束背后,是专家学者对线上问诊质量的担忧。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博士朱凤梅撰文指出,国内现有医疗APP数量较多,有的是公司自建、有的是医院自建、有的则是医院与公司联合开发等。


“不同医生的水平差距较大,而线上可用的临床辅助决策系统也还不普及,需要相关措施保障线上问诊质量。”贺滨建议说。


分级诊疗制度有望加速推行


疫情蔓延之下,病人的集中收治迅速超出医院的可承受范围,武汉市内一时间“一床难求”。


目前,疫情拐点仍未明朗,为有效迅速排查病例以及进一步释放医疗资源,被业内称作医改“牛鼻子”的分级诊疗制度,正在其中发挥作用。


武汉市1月24日发布了《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7号)》,明确要求对发热病人进行分级诊疗,减少定点医院的医疗压力。


排查效果立显。如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行分级诊疗后,迅速地在一天内,排查出2例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并及时转诊。


实际上,早在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了要建立健全分级诊疗保障机制。


但推广发展过程相对较缓,《中国医院竞争力报告(2018?2019)》显示,2017年,地/县300强医院的床位数均值已远超国家三甲医院的床位要求。


另据国盛证券研报的数据显示,2013?2018年的6年间,国内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数量不断上升,但基层机构诊疗人次的占比却从2009年的61.9%下降到2018年的53.1%——民众对基层医疗能力的信任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贺滨指出,分级诊疗需要医疗水平均等化。“患者没有理由主动选择医疗水平更低的机构,患者直接去更高级医疗机构就诊,才是理性选择,分级诊疗因此长期受阻。”


2月2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曾表示,由于武汉病房不够,很多疑似甚至确诊的轻症患者只能回家,这是非常危险的。要缓解现有定点医院的压力,大医院重点还是考虑抢救重症病人。


此前,钟南山也曾公开强调“分级诊疗势在必行”,只不过,当时他的依据是:要满足群众的看病需求,阻断大医院对基层医院人才的“虹吸效应”。


如今疫情全国蔓延,急需对配置医疗资源进行高效配置,分级诊疗落地步伐有望加快。


国家卫健委日前发布“应对2020年春节假期后就诊高峰”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含中医药主管部门)应统筹调配辖区内医疗资源,依托医联体和县域医共体,加强分级诊疗,及时疏导就医患者,防止疫情扩散蔓延。


国盛证券研报指出,经此一役,分级诊疗制度推行有望加速,医院与区域医疗信息化建设加速,解决信息完备和病人分级分类痛点。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