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云薛浩:协同办公行业目前还在初始阶段

原作者: 吴凡 |原发: 科创板日报

放大 缩小

远程办公,这个对很多人来说略带陌生的工作方式,正在这个被疫情笼罩下的特殊时期,成为人们在家工作的唯一选择。新鲜感夹杂着持续攀升的“热度”甚至蔓延至了资本市场,近期,在线办公等概念股即逆势而上。


一众互联网与科技巨头早已凭着敏锐的“嗅觉”在这一领域扎下了根,与之相比,华为旗下协同办公平台——华为云WeLink(以下简称“WeLink”)于去年12月才正式公开上线,但入局也许还不晚。


华为云副总裁、联接与协同业务总裁薛浩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整个协同办公行业,目前还在一个初始阶段,其远未到非常成熟的阶段,亦没有哪一家企业现在形成绝对的垄断地位。


远程办公用户激增


疫情发生后,至少有5家远程办公平台先后宣布免费开放远程办公产品,助力疫情防控。


其中,在1月25日,华为云宣布2020年6月1日以前对有需要的企业和个人提供免费WeLink企业协同服务,1000用户数以下的单位可以在线免费开通,并支持100方实时在线会议,助力企业高效远程协同办公。


特殊时期、限时免费使用等多因素叠加,WeLink新增用户显著。


“昨天一天新增5000个企业、单位使用WeLink,包括一些赴武汉一线救护人员与上海本部开展病情探讨视频会议”,这是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1月27日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的一条消息。


而在节后,注册企业的数量仍在继续增长,薛浩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目前WeLink的新增企业每一天同环比新增40%~60%,每一天的基数都是万级别。很多医疗、政府、教育和大企业,通过WeLink安全接入企业内部应用、同时视频会议进行信息沟通、远程诊疗,通过直播服务进行在线课堂,通过知识管理进行内部培训、知识共享等,充分支撑了各类企业抗击疫情。


实际上,WeLink只是疫情之下,远程办公需求量激增的一个缩影。据阿里旗下在线办公平台钉钉数据显示,节后办公首日,全国已有上千万企业、近两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


如果说17年前的抗非过程,让视频会议等远程办公应用步入大众的视野,那么此次疫情是否会助推远程办公领域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薛浩认为,相比于2003年,客户对于远程协作办公的理解和认识在逐步的增强,客户对于远程协作办公真正的需求,是逐渐的爆发的,而此次疫情则起到一个“催化剂”的作用。


此外,随着疫情期间,更多的企业选择远程办公,安全性的问题将得到更多的重视,如何安全的接入企业内部的各类应用和访问加密文档;如何在家里远程办公时能够保护企业信息安全,非授权不可拷贝、复制、访问,面对全面在互联网上服务的场景如何应对网络安全攻击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薛浩表示,实际上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都是好事,对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也会促使行业发展。


被视为数字化转型的入口


实际上,在去年12月26日正式推出之前,WeLink曾在华为-这个拥有19万人的大“实验室”实践过三年。


华为云一内部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过去华为内部有700多个各类各样的应用,通过WeLink在华为的使用后,700多个应用可以从WeLink一个应用门户进入,各类应用之间的数据可以共享、服务可以互相调用。


“也就是说,从原来一个个单一的应用,变成一个统一的门户,变成一个统一的协同等,从而不断的去提升企业的运作效率。”上述人士讲到。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缺少一个抓手,通过自身实践,我们看到通过协同办公,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薛浩向记者称,“企业通过协同办公的这些数字化方式,会逐渐的催生对于自身生产系统的数字化的改造,进而可以把最新的技术和能力融入企业自身的生产系统中。”


因此在薛浩看来,WeLink并非简单的一款协同办公平台,而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入口。


国盛证券发布的研报则认为,华为入局企业办公的原因之一是,华为云需要新的SaaS业务支撑,对于有B段基因的华为来说,企业办公市场是很多的入口,不仅可以将企业办公做成规模性的应用,同时也支撑华为云的建设。


需要注意的是,在协同办公市场中,WeLink算得上是后入者,以阿里钉钉、腾讯企业微信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们已经持续通过免费换取流量的方式侵蚀并扩大协同办公市场,另外,一些上市公司也早已加码协同办公市场中的细分领域。


在此背景下,WeLink或许也会感受到一些竞争压力,不过上述研报认为,协作办公产品,以及视频会议等,本质上是追求产品的体验,由于B端的应用对于行业属性的要求远远高于C端,所以每家公司都会有各自的市场目标。


另外,就远程办公市场空间来看,目前远程办公在国内的普及率依然很低,但维持了一定的增速,未来还有巨大的渗透空间,“在整个非常高增长的市场里,在共同培育的生态环境中,任何参与这个市场建设的公司都能够分享行业成长的红利”,薛浩如是认为。


附专访实录:


1、《科创板日报》:此次疫情期间,WeLink的流量情况如何,是否面临瞬时流量的挑战?


薛浩:春节期间有好多的企业就开始试用WeLink,目前WeLink的新增企业每一天同比增加40%~60%,每一天的基数都是万级别。


从实际业务情况看,基本上每一天都三个时段的峰值,第一个时间段大概在8:30~9:30;第二个峰值是在2:30~3:30;第三个峰值是在晚上7:30左右,这三个峰值其实瞬时的并发流量还是蛮大的。WeLink基于华为云,具备弹性伸缩、横向扩容的能力,所以对于后面这些峰值和挑战还是能应付来的。


2、《科创板日报》: 2003年“非典”助推很多视频会议进入到大众视野,此次疫情对远程办公行业影响程度如何?


薛浩:这对行业是起到“催化剂”的作用。


从技术的角度看,随着云服务业务的发展,基本上技术的瓶颈,如网络、基础设施等相较于2003年好了很多。从WeLink实际客户案例看,相比于2003年,客户对于远程协作办公的理解和认识在逐步的增强。我认为,客户对于远程协作办公真正的需求,是逐渐的爆发的。


另外,大中型企业,对于安全诉求非常高,疫情期间,安全性的问题将得到更多的重视,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都是好事,对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也会促使行业发展。


3、《科创板日报》:WeLink在华为云的战略定位是怎样的?


薛浩:我们希望WeLink成为一个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黑土地”。


在三年前,WeLink已经启动了研发,并在华为自身使用,通过华为自身的实践,我们发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缺少一个抓手,而通过协同办公,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


企业通过协同办公的这些数字化方式,会逐渐的催生对于自身生产系统的数字化的改造,进而可以把最新的技术和能力融入企业自身的生产系统中。希望通过WeLink可以让企业真正能享受到或者能感受到数字化带来的便利。


4、《科创板日报》:远程办公市场入局者比较多,包括很多互联网巨头以及一些深耕多年的上市公司,您如何看待远程办公市场的发展空间?


薛浩:本身协同办公的空间增长非常快。不过大家入局做协同办公市场都有不同得出发点,有的企业可能需要最高频的刚需——开会,因此视频会议成为一个入口;有的企业可能需要通过社交的方式,这也是一个入口;也有的平台可能是通过中小企业做生态做一个入口。


WeLink的切入点是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事实上整个的协同办公行业,目前还在一个初始阶段,其远没到就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阶段,亦没有哪一家现在形成绝对的垄断地位。


5、随着5G的深入以及三网融合的推动,这会对整个远程办公行业提供哪些想象?


薛浩:我有几个判断,单纯的视频会议对企业带来的价值有限,把会议融入到协同办公中,这才是企业真正需要的,视频会议是协同办公下的一个工具。我认为协同办公对企业是有价值的,并且会推动的非常快。


其次,新技术的运用对于协同办公的促进作用是明显的,比如说5G,让网速更快,延迟更小、可以使会议方数更多、更清晰,让大屏来开会等等,甚至以后的VR、AR会议,让用户更切入式的感受到“科幻片”里的场景。


除了网络的基础设施之外,云计算、AI的这些能力也会对行业产生很多的加持,比如开会可以自动出纪要、可以虚拟人物、可能有一些人工智能的助手,帮助解答问题等。


我想,协同办公和云服务技术可以真正改变一些传统行业和传统服务的能力。


(转自:财联社)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