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全球多个重大问题影响中国未来5年能否迈过两大坎

放大 缩小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著名经济学家刘元春:

全球多个重大问题影响中国未来5年能否迈过两大坎


见习记者/李汶佳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著名经济学家刘元春向与会嘉宾分享了他对于未来5年中国外部环境的展望。


刘元春说,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将面临两个关键坎。一个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另一个是中美博弈。因为按照目前的测算,今年底人均GDP收入10316美元,到了2050年就会达到13732美元,未来五年是中国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入高收入行列的关键期;2019年年底中国GDP的水平已经达到美国的68%。据此测算,到2025年中国的GDP有望达到美国的84.3%,那时美国要想再遏制住中国是非常艰巨的,所以未来五年中国能否扛住美国的压制最为关键。


同时,刘元春认为,除了上述两个关键坎,中国经济还需要判断并把握住六个超级问题。


第一个超级问题是以“三低两高”为特点的全球长期停滞会否延续。当前全球经济在后危机调整中又开启了新一轮的低迷期,因此低增长、低贸易、低投资为核心的这三低在未来还会延续。同时高债务、高风险还会上扬到一个新的台阶,未来全球经济停滞仍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第二个问题是美国经济会否在未来出现更麻烦的一些事情。因为美国自己的预测未来几年是持续下行的国家,并且很有可能会出现第二轮危机。出现这个危机很重要的标志性数据,是美国的国债收益出现倒挂。在历史上六次美国国债收益出现倒挂,70%的概率出现了金融危机。如果出现第二轮金融危机,美国经济的质变可能会引发超越人们想象的后果。


第三个问题是新兴经济体是否会爆发债务问题。当前,财政赤字率和贸易赤字率显示,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巴西、南非和乌克兰国家都可能在未来五年出现超级危机。全球的杠杆率在上扬。最新的数据债务已经超过250万亿美元,债务规模已经达到了320%。不过,高杠杆率和高负债率是全球普遍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年,谁处理债务最好,谁便能够在新一轮的竞争中拔得头筹。


第四个问题是技术进步未能反映在经济增长中。从一些参数测算来看,技术蜂聚的状态并未出现。目前全球或许处于技术革命的前夜,但并没有谁可以笃定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就一定会在接下来几年一定发生。


第五个问题是全球未来几年加速性的老龄化。中国2019年新生儿减少了200万,老年人口多增加867万。加速老龄化,全球都是一样。这导致世界储蓄率和国际投资率的下降,从而使制造业面临整体萎缩的风险,形势的确很严峻。


第六个问题是如何解决全球的经济地位不平等。这其实是一个超级问题,而且目前无解。过去,不平等问题主要是依靠福利主义来解决,可现在状况发生了改变。由于中产阶级的消失,这一边际性的变化带来一系列的新现象,民粹主义、反精英主义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井喷”。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美国逐步退出全球事务,区域主义开始全面上扬。集团的对抗开始“抬头”,固有的世界秩序面临全面性地重构,属于亚洲的时代已初现眉目。俄罗斯向东看,印度向东看,东盟十国开始在整合,中国“一带一路”在变化,美国抛出印太战略等等。全球公共产品有可能会变成“俱乐部”的付费产品,并对全球的经济秩序产生难以预测的深远影响。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