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谢欢:未来将没有直播歌手和网络歌手的概念

原作者: 付丹妮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为了你我能疯狂到——山崩海啸——”


全能唱作天后邓紫棋的《光年之外》,引发全场大合唱,将当晚的盛典推向高潮。而邓紫棋,并不是这场晚会的主角。


1月5日晚,2019年度酷狗直播盛典的舞台上,邓紫棋和陈立农一同揭晓了年度MVP,她就是戴琳。入驻酷狗直播3年,今年斩获年度MVP,戴琳获得了登上时代广场大屏的重磅奖励。


全场沸腾,戴琳的粉丝团更是举着灯牌,尖叫欢呼声冲破天花板。这背后,音乐产业的发展有着太多想象空间。


当晚盛典开始之前,酷狗直播CEO谢欢接受了时代财经的独家专访。谈及造星产业、偶像工业和音乐行业的未来,这位80后CEO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直播、社交、短视频……当层出不穷的互联网新物种涌入之后,音乐产业裂变出太多新的玩法,它的商业模式,领先于世界,谢欢将其称为“中国特色音乐产业链”。


“海外也有直播,但跟我们的产业比起来相距甚远,这是中国很独特的商业模式。我觉得现在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探索。”谢欢说。


主播、AI歌手、虚拟偶像……每个人都是圈层偶像


时间倒回到1月5日下午5点,2019年度酷狗直播盛典的红毯仪式正式开始。红毯两侧,挤满了各大主播的粉丝群,灯牌、横幅等粉丝应援应有尽有。


戴琳、童珺、陈皓宸、王子、小倩等,这些过去一年在酷狗直播上表现出色的主播,大家可能并不全都认得,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实现了在歌手路上的进击。


谢欢认为,这是一个从“巨星时代”到“繁星时代”的转变过程。


偶像的产生具有偶发性,尤其在过去“四大天王”的时代,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头部少数人身上,去孵化、培养、推广出一个全民巨星,而这个过程是不好把控的。


因此,进入“繁星时代”,无论是二次元、电子音乐、摇滚乐等各个圈层,都有各自的明星,每个人覆盖自己圈层的粉丝群体。


盛典舞台上,萧忆情、涂山苏苏和叶洛洛的演出格外令人惊喜。全息大屏幕上,三位虚拟偶像唱歌跳舞与观众互动,观众席时不时传出“好萌好可爱”的呼喊声。


这其中,也有“老”一点的观众感叹:自己真是老了,理解不了年轻人的世界。谢欢向时代财经坦言,自己身边很多朋友也不认识这些二次元偶像,但不可否认他们的人气非常高,很多粉丝甚至追着寻找他们的周边衍生品。


随着Z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原住民逐渐成为市场最具活力的群体,他们的喜好和消费习惯都跟过去非常不一样。


谢欢提到,未来5年,将没有直播歌手和网络歌手的概念,大家都是歌手,因为这一代年轻人就是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他们认知里不存在不同时代的标签,“甚至我认为随着技术发展,未来会有一些新的音乐模式,比如5G、AR、AI的发展,听歌的介质也会发生变化,未来有很多创新的可能性,我非常看好中国音乐产业的未来。”谢欢补充道。


直播、社交、粉丝经济的涌入……如何让造星不迷惘?


互联网的新物种之中,隐藏着大量商机,而这背后,需要一套成熟完善的音乐产业链支撑。只有将这些创新业态融入到生态闭环中,才有商业变现的可能。


酷狗直播打造基于粉丝经济的“直播+数字专辑销售”模式。谢欢向时代财经具体讲述了这一模式下的造星过程:


首先主播入驻酷狗直播平台,通过直播吸引粉丝,直播过程中可以翻唱很多热门歌曲,这背后是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海量版权的支撑。据酷狗官方数据显示,酷狗音乐拥有超过4000万的正版曲库。


进入到第二阶段,一部分能力出众、粉丝活跃的主播在平台突围,酷狗直播便会帮助他们推出原创作品,在TME平台上发行,吸引更多的粉丝。


第三阶段,酷狗直播会将头部主播推向综艺和各大商演活动之中,同时给他们培训和成长机制,进而向成熟艺人发展。


这三个阶段,也是一个主播从尾部成长到头部的过程。过去的一年,酷狗直播平台累计认证签约主播超过50万,合计直播时长超过6000万小时,平台上举办超过1000场高清演出直播,超过1300万次用户和主播点唱互动。


从粉丝运营、音乐制作、音乐发行、音乐推广到音乐销售,在这一条完整的生态闭环中,音乐商业模式循环发展。


每年最重磅的年度盛典,便提供给主播展示的平台,谢欢说:“酷狗直播2012年上线,盛典做到第4年,我们一直强调音乐性,我们的中心是唱歌的主播,他们平时在直播间唱歌,今天在舞台上,把自己的才艺展现出来。”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音乐市场处于迷惘阶段,歌手养不活自己、厂牌公会不懂如何运营等问题,成为行业痛点。但谢欢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已经有公会一年单首歌的版权收益都有上百万。”谢欢表示,以前主播如果不开播,就没有收益,现在我们帮助他们走通整个音乐发行流程,他们有内容留下来,可以传播得很长远,主播的生命周期也得以延长。


对话谢欢:用优质内容培育用户付费习惯


时代财经:酷狗直播上的流量机制是怎么样的?


谢欢:我们是更普惠的流量机制,还是依靠公平的算法来进行流量分发,比如你能不能吸引粉丝、你的作品传播度等,我们更强调以“繁星”作为战略目标。


时代财经:对于平台上头部、腰部、尾部的主播有怎么样不同的运营管理模式?


谢欢:所谓头部主播,就是人气很高,在直播时可以收到很多打赏礼物,粉丝的互动和黏性都非常好,那我们会推动这些主播去上综艺、商演,获得更长久的发展;中部和尾部主要还是深挖他们如何积累粉丝,以及积累好的粉丝如何产生互动。因为这个时代,“唯粉”太少了,大部分人可能喜欢很多内容、很多人,这个过程,需要有产品帮助这些主播,实现跟粉丝互动的界面,这块我们会继续强化。


时代财经:内容付费的发展过程还是挺艰难的,你们身处这一行业,感受到它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谢欢:核心是国家在推动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而且这块一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在底部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迎来触底反弹,下一步一定更光明。


再有一点就是创新,我们跟很多用户交流的时候 ,他们其实不是不愿意为内容付费,而是他们愿意为好内容付费,为自己喜欢的内容付费。当你的内容服务满足用户需求,给他们带来娱乐和生活上的美的追求,他们很愿意为这些付费。直播恰恰印证了这一点,你免费可以看直播,打赏礼物也可以,这里面创新的因素非常大。


我就看到有些主播在直播中,把自己的数字专辑链接放入直播间,实现销售。其实酷狗直播是最早做音乐直播的平台,今年开始你会发现几大音乐平台都会上线直播业务,基本每一家都会把这一块作为营收和战略发展的重点。


时代财经:那竞争会越来越大吗?


谢欢:恰恰相反,大家都在做的时候,用户的习惯才能培养起来。2017年以前,大家对直播还带着有色眼镜。但现在这两年,随着国家对内容的管控和对行业的规范,让这个行业更加正向发展了。现在你再说直播,大家不会带有偏见,会想到粉丝、带货等等的关键词,确实越来越好了。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