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创新药一支只卖1290元 修美乐自降身段争进医保

原作者: 章遇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国家医保局准入谈判的弹性形式,给创新药发展提升了很大空间。”近日,丽珠集团(000513.SZ)董秘杨亮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11月2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第三轮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准入结果揭晓。


国家医保局公布的结果显示,此次谈判共涉及150个药品,包括119个新增谈判品种和31个谈判品种。其中,119个新增药品种有70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下降60.7%;31个续约品种有27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下降26.4%。


此次谈判成功的97个药品全部将全部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简称“国家医保目录”),与常规准入药品于2020年1月1日起同步实施,协议有效期为2年。在协议期内,谈判药品按照乙类目录药品支付,各地不得将谈判药品调出目录,也不得调整限定支付范围。


由于此前有所预期,谈判结果公布后资本市场并未出现大波动,28日当日A股医药板块上涨0.25%。个股方面,各家反应不一。康弘药业(002773.SZ)因当家产品康柏西普仅以25%成功续约,股价冲击涨停。歌礼制药(01672.HK)则因其丙肝药达诺瑞韦钠无缘医保大跌25%。


创新药争进医保


此次医保谈判中,丽珠集团独家品种“注射用艾普拉唑钠”最终降价39.06%,以156元/支的价格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结果公布后,丽珠集团股价上扬,当日收涨3.64%。


注射用艾普拉唑是丽珠集团于2018年获批的一款创新药。据披露,2018年度和2019年1-9月,该品种销售额分别为1081.91万元、5684.10万元。


在杨亮看来,国家医保谈判是个很好的市场准入机会,对这款创新药的销售将有积极带动作用。


“公司差不多在两年前就开始准备相关的临床数据、循证医学、药物经济学等一系列数据研究和积累,为艾普拉唑的医保准入做准备。”杨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与带量采购不同,此次国家医保谈判针对97个谈判成功品种确定全国统一支付标准,包括基金和参保人员共同支付的全部费用,但并未约定采购量。


“销售量还是要靠企业自己的学术推广、医生和患者教育去努力拓展。但通过谈判直接进入国家医保目录,谈判药品将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直接挂网,不需要再进行各省招标,不用再一个个省份去谈,在地方各省市场准入方面的投入和时间都会节省很多。”杨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此次医保准入价格谈判是中国建立医保制度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在前期常规目录准入阶段,由专家评审、投票遴选提出了128个谈判药品备选名单,经企业确认谈判意向,最终确定了119个药品作为新增谈判品种;同时2017年谈判准入的药品中,也有31个品种需要再次谈判续约。


合计起来,此次参与谈判的药品总量达150个,创下了历史新高。


谈判成功的药品多为近年来新上市的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品,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10余个临床治疗领域。从重点领域看,5个基本药物全部谈判成功,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药、14个慢性病(含糖尿病、乙肝、风湿性关节炎)用药、4个儿童药谈判成功。


事实上,外资药企在此次谈判中参与度颇高。


收获最多的诺华制药,不仅雷珠单抗注射液和依维莫司片成功续约,还有芦可替尼、奥马珠单抗等5个新增品种谈判成功。此外,罗氏和阿斯利康的多个进口抗癌药、吉利德的“天价”丙肝药均通过此次谈判进入国家医保。


“砍价”凶猛


作为中国医疗市场的超级支付方,医保之于创新药无疑是一张关键的“入场券”。进不进医保目录,背后是一场艰难的量价博弈。


此次国家医保准入谈判除了药品数量规模空前,价格降幅也突破了前几轮谈判的降幅。


从结果看,新增品种的平均降幅达60.7%。其中,三种丙肝治疗用药平均降幅超过85%,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进口药基本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


在中国上市接近10年的全球“药王”阿达木单抗,终于放下身段,以1290元/支的价格挤进医保目录。


此前,修美乐曾主动将价格由7586元/支下调至3160元/支。此次谈判,修美乐价格在前次调价基础上再降59.18%。


“有竞争的品种降价意愿比较大。像修美乐这样很快有多个仿制药出来的品种,降价压力也很大,不如先发制人。”11月28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降多少价,预计换多少市场,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算盘。但作为‘战略购买者’,医保部门在这场谈判中显然拥有更多筹码,企业谈判的难度越来越大。”上述业内人士说。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本轮谈判中,有9个备选药品最终放弃谈判,共有49个新增药品和4个续约品种谈判失败。


备受关注的PD-1在此次谈判中亦爆出冷门。


施贵宝的“O药”、默沙东的“K药”以及君实生物(01877.HK)的特瑞普利单抗都未入围,只有信达生物(01801.HK)的信迪利单抗谈判成功。据悉,信迪利单抗纳入医保目录的价格为2843元/支,对应年费用在9.8万元左右,较谈判前含赠药方案的价格下降39.4%。


“医保和药品之间不是零和关系。从支付方角度考虑,要用可支付的能力去面对创新药。医保一方面努力通过动态调整机制让创新药尽早纳入目录,也需要在价格、成本和支付比例等方面作出合理权衡。”前述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除了“砍价”,医保方面也试图通过“腾笼换鸟”的方式,从仿制药、辅助用药、打击骗保等方面腾挪出医保资金,扩大创新药的医保容纳能力。


据国家医保局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而“4+7”集采11个城市对应25个品种的药品采购费用从77亿元下降到19亿元;而17种抗癌药累计报销31.82万人次,报销金额19.63亿元。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