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张楠赓:上市是新起点 未来重点做5件事

原作者: 雷建平 |原发: 雷帝网

放大 缩小

嘉楠canaan上周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发行价为9美元,募集资金为9000万美元,市值超过14亿美元。


嘉楠上市,也成为国内三大矿机厂商中首家正式完成赴美IPO的全球区块链第一股,也是中国首家在美股完成IPO的自主知识产权人工智能芯片厂商。


嘉楠CEO张楠赓在纽约接受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专访时表示,嘉楠成功上市是对全体员工6年来努力奋斗的肯定,也是新的起点,在当前行业熊市的北京下,也提振了行业信心。


张楠赓说,上市后将着重做好5个方面是事:


1,加强和巩固在超级计算解决方案中的地位。


2,将继续推出高能效IC解决方案,通过定制的软件开发和服务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应用程序提供更高的性能。此外,对于AI产品,将继续提高AI芯片的性能和功能,并提供整体AI解决方案。


3,将继续推出新的AI产品。目前正在开发第二代28nm AI芯片产品,并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量产第二代芯片。同时,公司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第三代12nm AI芯片。


4,提升AI平台商业模式。计划利用AI芯片创建一个AI SaaS平台,提供AI芯片模型、算法、定制软件和用户界面的优化组合,逐步完成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


5,继续扩大海外业务。目前计划设立海外办事处,并寻求战略性海外投资机会,通过收购以帮助实现扩张目标。


因“蝴蝶实验室”萌生做矿机


张楠赓就是矿机行业知名的“南瓜张”,其1983年出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路设计专业毕业,一度还是航天科工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


2012年6月,彼时美国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


从设计上来说,ASIC相比FPGA具有高性能、低功耗的优势。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为避免比特币被蝴蝶实验室垄断,“南瓜张”张楠赓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最终“南瓜张”带来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他将其命名为“Avalon阿瓦隆”。


当年Avalon极度受追捧,一台Avalon矿机现货,最高被炒到20到30万,市面上一机难求。但当时人们不知道张楠赓是谁,只能根据张楠赓在Bitcointalk论坛上注册的ID——ngzhang,将这个中国最早的矿机研发者称之为南瓜张。


张楠赓对雷帝网说,当初之所以投身做矿机,就是觉得蝴蝶实验室是在欺骗,如果不站出来,整个矿机行业就完蛋了。


“蝴蝶实验室是嘉楠老对手 ,他们是用一种欺骗手段进行营销。这个公司现在应该倒闭了。”张楠赓说,当初投资做矿机意义非常大,就是守住了比特币。


矿机行业也有漫长熊市的时候,最艰难时,人们所熟悉的龙矿矿机、花园矿机、氪能矿机、宙斯矿机、西部矿机,甚至著名的烤猫矿机都消失了。


嘉楠也面临着生存问题。也是这个时候,曾经一直保持着神秘低调色彩的张楠赓摘掉了“南瓜张”的面具。


张楠赓说,最艰难的时候,大家都怀疑矿机行业会不会存在下去。很多人万念俱灰,离开了行业。嘉楠也曾萌生了不再做的想法,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实际上,虽然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烤猫这个名字,但在当年的比特币行业,“烤猫”绝对是一个风云人物。


传闻说,“烤猫”15岁考入中国科大少年班;在中国,他最早把矿机带入这个世界;人生辉煌期,币圈不少风云人物,都排队等着见他。但在2015年1月25日,“烤猫”神秘失踪,成为比特币行业的谜案。


张楠赓也说,“烤猫”已经不知所踪,成为了行业很悲情的一件事情。但“烤猫”在算力的去中心化方面有重要贡献,自己还是希望“烤猫”能回来。


没有4万个比特币换一辆凯美瑞


在矿机行业,作为全球第一个做出矿机之人,并不为大众所了解的张楠赓有很多的传说。


网上有帖子绘声绘色的说,当年张楠赓卖矿机得到4万个比特币,一口气全卖了,买了辆凯美瑞,兴奋的开着周游北京城。如今4万个比特币价值,相当于3.4亿美元。当年那辆凯美瑞,相当于3.4个嘉楠IPO。


在嘉楠纽约敲钟当天中午,张楠赓在与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从纳斯达克出来,走向一家中餐馆的路上就说,自己的确有一辆凯美瑞,那是因为当时原来的车出了车祸,需要换一辆新车。


“凯美瑞是我第三辆车了,也不至于到开凯美瑞就变得兴奋。”张楠赓说,那个时候,嘉楠公司运转得已经很成熟,而且大家都拿工资,也不至于要卖掉多少比特币去买车。


“但网上写得神乎其神的,实际上,那作者我就没见过,他还说跟我见过好几次,我都给大家说了无数次,不要把这个事当成真的,很多人还是不相信。”


“甚至还有帖子说,我一年看500部动画片。那500部的说法也太夸张了。”张楠赓无奈的说,一部动画片26集,不看吐了嘛。


不过,张楠赓的确是资深动画迷和理想主义者,比如,张楠赓研发的ASIC矿机名为阿瓦隆。在动漫故事里,阿瓦隆是一个精灵国度,是遗世独立的理想乡,抵御一切干涉攻击,佑护理想乡岛屿的所有人的安静。


当年,张楠赓不做航天科工集团的技术人员,而是投身创业做矿机,本身也是热血青年,是为避免比特币被蝴蝶实验室垄断。


2019年7月20日,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的日子,张楠赓还发了一封内部信,在这封信中,张楠赓说,九败一胜是探险的真貌。在抵达终点之前,通常包含着日复一日的计算,试验失败的沮丧,及成功时旁人不解的兴奋。硅与数字世界的探险同样如此。


“作为数字新世界的底层架构,芯片产业正步入智能计算时代。嘉楠将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的生活,这是正悄然发生的产业革命,也是嘉楠机遇所在。”


张楠赓说,数字世界的未来将是一个崭新的硅基文明,而嘉楠已经成为这场探险的领跑者之一。


“前路依然漫长,请保持足够的技术自信与敬畏之心,因为你们不仅是一名嘉楠人,更是一名探索数字世界未来的探险家,因为我们选择去月球。”


张楠赓上市致辞中说,芯片行业去积累团队、技术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就是一代一代迭代下去,一张一张晶圆堆出来的,背后是嘉楠一起吃过的苦,一起流过的血和汗,一起品尝攻克科研难关的喜悦,一起感受收获客户订单的欢愉。“有人说科研是孤独的,也有人说创业是孤独的,很不巧,我们选了两条孤独叠加的路。”


以下是专访嘉楠创始人、CEO张楠赓实录:


雷建平:嘉楠之前冲刺过港股,这次在美股上市。嘉楠这一轮上市走下来您是怎么样的心情?


张楠赓:我觉得在这个行业,每几个月就会有一个特别大的生死抉择。六个月一代产品芯片成功,公司继续,业务继续。如果产品失败,公司关张。


当经历过太多次,这种刺激的感觉已经冲淡很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兴奋。


相反,我们之前一直在想上市以后能做什么事情?这个时点前有很多事情都可以找一些说服自己的理由,比如要忙上市,先推一推。但上完市之后,就没有了那样的理由。


这几天,我心里更多想的是后面的责任和义务,和所要做的事情。


雷建平:嘉楠上市现场,国内外区块链领域来了很多人,他们对嘉楠上市都抱有非常积极的态度。你们怎么看待嘉楠成为中国区块链第一股?


张楠赓:嘉楠成功上市是对全体员工6年来努力奋斗的一个肯定,也是一个新的起点。


嘉楠的使命和愿景是让所有人都能使用超级计算,并让区块链和AI技术得到广泛采用,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类生活方式。为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们也是行业沉浮中难得的保持技术定力的公司,我们不参与虚拟货币交易,专注于底层技术的研发攻坚。未来随着行业走向正规化与专业化,落后产能会加速淘汰,而踏实做技术的企业会有更大的发展。


嘉楠上市,也是在接受全行业的检阅,我们只有做得更好,才能为这个行业带去更多信心。


嘉楠最初做矿机 守住了比特币


雷建平:您最早是航天科工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因为美国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让您萌生了做矿机的想法,您当时是怎么样做出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


张楠赓:这个事情对我刺激非常大。“蝴蝶实验室”其实是我们的老冤家。这个公司现在应该倒了,他们完全是用一种欺骗的手段来进行营销。


方法很简单,“蝴蝶实验室”承诺一个非常好的spec,承诺非常短的发货周期和非常低的价格。但实际上,一再delay,一年、两年这种方法去delay。所以在你发货的时候,非常好的spec已经不再有用了。


之前,我就发现当做LPG矿机的时候,蝴蝶的产品价格完全不可能实现。后来,我真拿到了看了一下,他们的主要元器件是回收的,属于拆机片。我认为这种行为是不负责任的,这个事你想干也可以,但要说清楚。我完全不能接受“蝴蝶实验室”的这种做法。


2012年“蝴蝶实验室”就说要做ASIC矿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他们没有做出来,会把所有钱全吞了也不会退;第二他们做出来了,一定会留着自己挖,也不会来发货。


那个时候,我应该算是热血青年。我在想,如果我不站出来,整个行业就完蛋了。当时,“蝴蝶实验室”40GHS的算力,我们同样价格60GHS。我们四个半月搞定了,他们一年多以后才搞定。


但是“蝴蝶实验室”依然在当时凑了非常多的钱,我私下估计可能有数千万美金的水平。从现在的结果上看,我认为我们当时做矿机有非常大的正面意义的,也就是守住了比特币。


雷建平:嘉楠研发矿机最难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快把矿机给生产出来?


张楠赓:矿机行业,完全是你不犯错误的time to market,ASIC本身比FPGA\ GPU快太多了。所以,当年你不需要一个好设计,你需要一个可用的it works的设计就OK。


当时,我自己做了所有系统级的设计。我找了做开源的合伙人,把整个软件顾问都解决了。找了outsourcing有经验团队、有经验的人,这一切再加上一点点运气,就搞定了。


烤猫对算力去中心化有重要贡献


雷建平:“烤猫”跟嘉楠是同期的,当时知名度也非常大,但为什么“烤猫”突然消失了。“烤猫”还在吗?


张楠赓:现在不知所踪了。我认为“烤猫”在2013年初,从GPU+BG的挖矿体系,过渡到ASIC的体系中做出重大贡献。“烤猫”的贡献不亚于我。当时大家都是非常有理想的一些人。


“烤猫”在那个时候是用的众筹,统一部署,卖算力,卖股票。烤猫不需要发货,我们是需要发货的,有一个邮寄的时间,所以我们慢。


烤猫为了不造成算力的垄断,在当时选择了逐渐上线机器,可以说,是有巨大的利益牺牲,但避免了在那个时点上算力中心化。所以烤猫对于算力的去中心化有重要贡献。


后来烤猫跑路是因为被一些合作伙伴欺骗,比如,我供你很便宜的电和场地,你把机器放过来,咱们分享收益。但你把机器放过来,我就据为己有,这就是烤猫发生的事,烤猫就跑了。


总体来说,跑路不是太好的事。你是士兵,就要站在这里战斗,这可能要求有点高。但实际上,当时烤猫产品也不差,挺好的,最后却发展成很悲情的事情。从行业老人的角度,我可能还是希望烤猫能回来。


雷建平:矿机行业起起伏伏,您觉得行业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张楠赓:其实在“烤猫”跑路的那段时间,2014年底、2015年的时候,大家都在怀疑矿机行业会不会存在下去。现在大家看到熊市,认为这就是一个时间问题,总会过去的。


当年那个熊市真的很长,很多人万念俱灰,离开了这个行业。我们也曾萌生了不再做的想法。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


嘉楠早期就特别珍惜自己的信用


雷建平:您早年的时候特别低调,大家都知道“南瓜张”,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您的名字,为什么最初选择只用ID,而不是用真人出来?


张楠赓:一般在网上都是有一个代号吧。其实嘉楠从2015年正规的“种子”融资,到2016年的A轮并购重组,整个管理层和公司情况是比较透明化的。我们算是行业里相当开放,透明度特别好的一个公司。


雷建平:但嘉楠早期时基本是一机难求,一台矿机能卖到二、三十万的价格,大家找不到您真人,只是在论坛上找到“南瓜张”,甚至有人担心您可能跑路。您怎么看待外界这种顾虑?


张楠赓:我想引用中本聪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说法的话,我也没有时间劝你。当时整个创业团队非常小,大概只有个位数。我们所有精力都必须放在把项目做成上,而不是每天劝说客户。


我记得在2012年的时候,开始做第一代矿机众筹的时候,几乎分钟级的时间单位内就把钱全凑齐了。而且我话说得非常清楚,我就告诉大家项目很有可能失败,失败之后,我没有钱。


其实我是做好准备的,如果失败我是要退钱的。大家还是在几分钟时间就把钱给我了,有好几百万。


为什么?因为我从2011年到2012年,在Bitcointalk论坛上,卖我的产品。当年,我们就是用比特币交易,论坛发帖子,如果要买什么东西,对方就邮件或者私信联系我。我把比特币地址给对方,对方按照网站把币打给我,我收到拿对方的币换成钱买零件,那边组装发货一个多月,再把做好的产品邮寄给对方。


当这种情况发生后,你就会发现人的信誉变得特别重要,你会特别珍惜自己的信用。当然,在小团体的时候,这个状态很容易保持。但公司大了以后,还是需要管理。


不存在4万个比特币换一辆凯美瑞


雷建平:网上有帖子说,您花了4万个比特币换了一辆凯美瑞的车子。您能把这个事情对外讲一讲吗?


张楠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所有的东西都对不上。那个凯美瑞我是2013年买的,那个时候我的车出了车祸,我需要换一辆车。


凯美瑞是我第三辆车了,也不至于到开凯美瑞就变得兴奋。实际上我觉得凯美瑞开起来比本田差多了。


到2013年,嘉楠已经是非常正常的运营,我们也拿了工资,我的这个车是发工资买的,也不是卖了多少比特币去买车。大家不要把这个事当成真的。


网上还有帖子说,我一年看500部动画片。我可能确实看动画片挺多,我觉得一年看500集是有可能,500部太夸张了。一部动画片26集,不看吐了嘛。


雷建平:但您对日本车有一种偏爱,而且对二次元研究得也比很多人要深。


张楠赓:其实我不懂什么叫二次元,一定要一字一句写这句话,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爱好者而已。实际上,在国外极客圈里,看动漫的人非常多。


边缘计算能保护用户隐私


雷建平:嘉楠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AI芯片领域,您觉得AI芯片带给公司什么样的机会?


张楠赓:嘉楠目前采用“高效能计算+AI”的业务模式。嘉楠的愿景是为客户提供超级算力解决方案,提升社会运行效率并改善人类生活。


AI芯片给嘉楠带来的最大机会是让我们成为计算架构变革的推动者,而不是追随者。我认为5G和AI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传统的计算架构。


目前业界的主流AI解决方案,比如GPU、FPGA等并非专门针对AI进行设计。这是因为AI算法的更迭速度较快,还处于成长期。从硬件设计的角度上说,目前的计算体系结构并没有达到成熟状态。


随着应用场景逐渐固定、算法和体系结构相对稳定,AI芯片比拼的关键在于更低的能耗和更高的计算效率,也会有更成熟的解决方案出现。这正是我们的机遇所在。嘉楠在ASIC领域有深厚的技术积累,已经解决了诸如低电压、高能效运行和高计算密度等,这些都是区块链和AI解决方案的关键点。


在应用场景上,矿机业务的应用场景相对单一,而边缘侧AI市场有丰富的场景去磨练我们的技术和产品能力。


目前我们的一代边缘AI芯片已经实现在智能楼宇、智能家居、智能能耗和智能农林业等领域的部署和应用。我们正在的研发的二代芯片面向5G场景,将在智能驾驶、智慧零售等领域进一步延伸。


在技术创新上,我们正在积极推进AI与区块链的融合创新。目前由嘉楠自主研发的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已经部署在ASIC区块链计算设备上。通过AI芯片作为主控,嘉楠Canaan正在探索区别于传统机器的防护模式,从产业链上游为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安全护航。


在业务发展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与边缘计算相关的技术,以及人工智能应用中对ASIC的接受程度,对公司未来在产品多样化方面的成功至关重要。我们将在未来达到AI业务与矿机业务的平衡,甚至是超越。


我认为,AI芯片是一个具有万亿级潜能的广袤市场。尤其是边缘AI领域,Frost & Sullivan统计,ASIC将以15.8%的年复合增长率实现增长。作为一家在ASIC领域拥有多年技术积累并保持领先的公司,嘉楠将在未来占据更大优势,并在业务结构的多元化上取得持续进展。


雷建平:嘉楠特别提到了边缘计算,边缘计算对公司的意义在哪里?


张楠赓:我们对边缘计算的意思是在传感器本身的一英寸之内,可以理解在摄像头里,实时处理掉你看到的视频信息,这叫边缘计算。


边缘计算的好处是,第一,可以发挥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做矿机是一个高度的成本和功耗方程做设计的工作。做边缘计算芯片也是,量大就要求有成本,在边缘设备里就要求有功耗。


大家都在说,AI侵犯隐私。我觉得边缘计算现在是在保护隐私的,因为不需要把这些视频信息传到云端。从理论上就杜绝了隐私泄露的可能性。


因为数据在边缘端侧得到相当处理后,门已经开了,不需要串你家的录像,或者已经变成一个结构化的数据,需要的信息已变成文本化,不是一个照片或者一个视频了。


我觉得隐私保护是AI行业发展特别重要的,要考虑的东西。这是我们现在努力的方向,也是我们现在做产品,指导我们产品路线的一个出发点。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