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阿莱西奥·菲加利:基础学科越来越受社会重视

原作者: 李颖超 佟林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近日,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在沪隆重举行,2018年菲尔兹奖得主阿莱西奥·菲加利(Alessio Figalli)受邀作为论坛的人工智能算力算法峰会嘉宾发表了主题演讲。会后,蓝鲸财经现场对话菲加利 ,聆听了数学大师对于包括基础学科研究与现代科技的关系、未来科技与基础科学发展带来的机遇、合作与独立在科技发展中的角色等问题的独到见解。


蓝鲸财经: 您怎样看待基础学科研究与现代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机器研究领域的关系?


菲加利:我现在的研究更加侧重理论和交叉学科方面。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比较专注方法论的层面,但目前,很多人都将“最优传输理论”应用在机器学的领域,所以这一块还不单纯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应用。


我认为的关键是,数学学科在进步,科学研究也在进步,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比如,我所做的研究被很多人应用在人工智能领域,也许在未来或者现在正研究的项目中也有能够应用在生物学科里面的部分。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我为他人做了嫁衣,我倒不是很担心这一块,毕竟是科学在进步,紧接着,新的应用领域就会自然的到来。现在很多基础学科的科学研究也有人们应用于人工智能的开发与研究。我并不在意个人的成就与否,而重要的是科学的进步和相关应用的新发明。


蓝鲸财经:现代经济的发展是以技术为基础的,而数学研究带来很多技术进步的机会。你觉得下一步会是什么样的未来,或者说人们怎样才能利用这些机会?


菲加利:纯粹的基础科学研究其实可以涵盖一切。当谈到经济的时候,包括金融、投资、风险等任何经济领域,虽然有很多经济学者在做研究,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被雇佣去做这类事情。 我的观点是,我们正处在一个现代化的时代,这也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和思考的。人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生活的技能,而是需要知道如何学习和如何进步,如何提高自己以获得新的概念,如何适应新的状态,这也一样适用于经济领域。


当我看很多公司去融资投资时,他们也想要科学为他们助力,为什么?因为科学可以有不同的方法来处理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想要的是新想法、看法以及灵感,他们都想要机器学为他们助力,然后突然之间又引发了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热潮,所以也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我认为未来社会也将再次发生变化。


蓝鲸财经:如何看待合作在未来科技发展中的地位?


菲加利:在这个科学领域, 如果不同的国家能够合作这将是非常好的。我认为,如果各国政府能够像我们科学家一样,一起寻求合作共赢,那将是一件绝美的事,不管对任何方面来说都是极好的。总的来说,理想情况下,如果所有国家都开展合作,并理解我们只是想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那将是伟大的。


不论是独立还是合作,我觉得我们两种都要兼顾。作为科学研究者,独立思考的时间很重要,当你在做研究的时候,有时你会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自己思考。如果你了解一些伟大的研究的话,你会发现其中很多是只有一两个人引领出的想法。


从合作上来说,有时候人们不必非要聚集在同一物理地区才能进行合作。而事实上是,你可以分享信息,比如,人们在网上公开发表文章,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对此内容进行访问。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信息自由,这才是真正重要的。我们科学家都有着相同的目标,让科学进步,让社会进步。


然后关键的一点是,如何能够高效地达到这个目标?其实,无论是去资助个别研究项目或者小组的研究人员,还是提供任何能够产生帮助的东西都可以。不过,这更多涉及的是在实践中的资金层面。


总的来说,我理解的合作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广泛的。你们是否一起工作并不重要,但你们应该分享你们的进展信息,这是最重要的。当然,与此同时可能也会产生很多新问题,这意味着合作的同时也会伴随更多的压力。


蓝鲸财经:在现代社会,人们更关注经济收获,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菲加利:人们现在越来越注重赚钱的多少,我个人觉得不太好,我认为我们必须在一个方面专注务实。但如果我们过分关心钱或者说盈利的话,我想我们可能会搞错方向,换句话说,变得只会关注短期的利益。如果太过短视,那你就永远无法从宏观的角度看待问题,更看不到全球的蓝图。因而,永远不会真正建立一个科技全面进步的社会。


我的意思是,如果只做一些小的改进或者研究,也许在某个时刻你会陷入困境。而一个社会变革的到来,都是在人们自由思考的时候产生的,与此同时,也是在没有任何应用前景的情况下,在某个阶段长期专注的去做出一些当前没有应用前景的纯粹研究,去探究和探寻,这就需要人们更加自发性的、自由的去研究。


其实,我认为经济基础与科学自由研究的兼得很重要。例如,像我们团队也有自己的私人公司,有的时候也会需要在短期内取得一些研究成果。


现在,即使是像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这样的私营公司也有雇佣员工进行长期纯粹的学术研究,而且对此没有短期的目标要求。不仅仅是从投资的角度,他们也会自主的鼓励一些纯粹的科学研究,他们对这方面的投资已经越来越多,且不是寻求短期见效的那种,即使是纯粹的学术研究。比如说,我有朋友跳槽到了这些公司,公司对他们的学术研究没有任何限制和界限,以及截止日期。这些大型的私人公司就会和他们说,好吧,你开始研究这个问题,你研究它就像你处在纯粹的学术界一样,用这种方式来鼓励学者进行纯粹的、开放的学术研究。


因而我认为,大型的社会群体已经意识到,如果目光短浅,他们将不会取得重大进展和突破,所以他们不得不去更多的支持纯粹的基础科学研究。我觉得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就比如像举办一个新的聚会,然后人们做出即兴表演。


当然,纯粹的科学研究要取得成果的话是需要时间的。尽管在不同的规模上,投资侧重有所不同,当然,更大的公司是最容易提供慷慨支持的,至少对科学界来说是这样。总的来说,我认为大科学永远重要,没有什么比基础科学更重要的了。


阿莱西奥·菲加利简介:


阿莱西奥·菲加利 (Alessio Figalli),2018年菲尔兹奖得主、2017年欧洲科学院院士和荣誉会员、 2012年,欧洲数学学会(EMS)奖。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变分微分和微分方程,并且对最优运输理论及其在偏微分方程,公制几何和概率中的应用做出贡献。菲尔兹奖是著名的世界性数学奖,由于诺贝尔奖没有数学奖,菲尔兹奖由此被誉为数学中的诺贝尔奖。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