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孙元欣:临港新片区的高与新

原作者: 陈夏怡 |原发: 科创板日报

放大 缩小

日前,上海临港智能网联汽车综合测试示范区,正式成为首批三家获得国家认定的基地之一。这也是自今年8月6日,临港新片区正式落地以来,拿到的首块国家级认定牌照。


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自诞生以来就自带科技、创新、开放的因子,担负着我国深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使命。在此背景之下,9月6日,《科创板日报》记者专访了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教授。


高在何处?


《科创板日报》:您觉得新片区为何会花落临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是什么?


孙元欣:我认为最重要的考虑因素还是面积。临港面积比较大,并且由于离市区距离较远,长期没有得到充分开发,相对来说是一块白地,长远来看极具发展空间。


其二,临港新片区具有较好的交通运输基础,临近新片区有浦东机场和洋山深水港,这为货物运输提供了较好的条件。


再则,这和上海未来的空间布局有关,上海未来要打造“东西两翼齐飞”的竞争格局,东是临港新片区,西是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临港新片区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块。


另外,在经过15年的发展过后,临港已经形成了较好的产业基础,像西门子、科大讯飞、上海电气都已经引入园区内,这为之后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科创板日报》:您刚提到临港目前已形成了较好的产业基础,那未来产业突破方面在哪里?


孙元欣:我先简要介绍一下目前临港的产业构成。目前临港希望打造的是“2+3+4”的产业格局,即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作为两大先导产业;高端智能制造、海洋经济、智能汽车属于三大支柱;软件、集成电路、航空航天、节能环保形成四大新兴产业。


但就目前来说,入驻临港的企业规模有限,在税收方面的贡献有度。同时位于价值链高端的产业尚显不足,且产业之间的相互协同不够。这是临港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但好在政策、地理位置、运输等优势加持下,总体的发展潜力很大。


《科创板日报》:外界都认为新片区的战略定位很高,您觉得新片区的战略“高”在何处?


孙元欣:首先设立临港新片区,是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战略部署,是新时代彰显我国坚持全方位开放鲜明态度、主动引领全球化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


其次很重要的一点是新片区参照经济特区管理。这表示现有经济特区的一些制度方法在新片区内都可以适用。同时意味着新片区具有立法授权,这点极为关键。深圳原先就是把握住了经济特区的立法授权,在它的城市发展过程中立了455项法律制度,对深圳的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此外,新片区将建立以投资贸易自由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在适用自由贸易试验区各项开放创新措施的基础上,支持新片区以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等为重点,推进投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


《科创板日报》:就自贸区而言,投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两者有什么区别?


孙元欣:首先要清楚他们的定义。贸易便利化是在现有管理制度下的放松管制和加强政府部门协同,以减少不合理的监管和提高效率,而贸易自由则是要建立一套全新的制度,给与贸易活动更大的自由。


举个例子,比如贸易便利化是指为一线进境货物提供“先入区、后报关”的政策便利,在一定程度上为货物的运输流程提高效率。而贸易自由则是对进境货物提供“不税、不报、不检”的开放政策,只通过“负面清单+随机抽查”的方式进行适当监管。这两者在自由和开放的程度上是不一样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实施贸易自由化的过程中需要处理好贸易自由度与监管的关系。首先要明确不是贸易自由越高监管程度越高,也不能简单采用原有的监管方法,需要在大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实行精准监管、分类监管并注重风险防范。


新在何处?


《科创板日报》:临港新片区作为自贸试验区改革的延续和新的探索实践,您认为新片区总体而言到底新在何处?


孙元欣:首先要明确的是新片区的建设不是简单的自贸试验区的空间扩大,也不是简单的政策平移。新片区主要体现了对此前政策的升级化和差异化改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原先自贸试验区建设方案主要提的是3-5年改革任务,目前的新政策则从3-5年的短中期改革任务转入长期战略实施阶段,提到了2025年甚至2035年的目标,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换句话说新片区过了10年、20年以后不仅依然存在,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其次,原先自贸试验区是国家的创新试验田,注重制度创新,反复宣传“三是三不是”,即“是制度创新的高低,不是政策优惠的洼地;是国家的试验田,不是地方的自留地 ;是苗圃不是盆景”。这样一来税收制度创新难以突破,这对推进产业发展,调动企业积极性就有一定难度。所以这次临港新片区要探索制度创新和产业发展相结合,里面就有相应的税收政策安排,即从原先的“制度创新试验田”转入“试验田+特殊经济功能区”。


第三点就是从原先的制度创新单轮转入“制度创新+新旧动能转换”双轮驱动,我们过去讲制度创新就是改变规则,今后则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以新技术、新产业,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科创板日报》:您觉得新片区在政策方面有哪些亮点?


孙元欣:我认为关注度比较高的有以下这几点:


一是,政策规定对新片区内符合条件的从事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民用航空等关键领域核心环节生产研发的企业,自设立之日起5年内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


二是,对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生产、设计和软件企业,按照国家规定,予以享受“两免三减半”“五免五减半”等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


第三点,我认为很关键,就是新政策谈到将对在新片区工作的境外高端、紧缺人才个人所得税税负差额部分给与补贴,因为这条是对所有行业都适用的,因此带来的影响将会很大。


还有一点也值得关注,新片区对境外进入物理围网区域的货物、物理围网区域内企业之间的货物交易和服务实行特殊的税收政策。这里的物理围网就是指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另外政策规定在确保有监管的前提下,境内制造船舶在“中国洋山港”登记从事国际运输的,视同出口,给与退税。


(转自:财联社)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