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拉夏贝尔邢加兴:争取明年破转型困局

原作者: 李静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如今,邢加兴一手创建的拉夏贝尔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上市后财务数据变脸、大幅关店、战略收缩、高管离职、库存压力、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等问题丛生。


“‘断臂求生’是我们目前最有效地度过危机的手段。”8月27日,邢加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说,通过对一些资产做变现,可能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拉夏贝尔又可以重新回到一个比较良性的状态来运转。


邢加兴感慨:“2019年是公司发展的第三个十年的开端,一个公司一旦发展的很顺的时候,做自我革命的时候是很难的。其实恰好在这个时候,我们到了非得变革的时刻”。


事实上,邢加兴曾经创造过辉煌,从白手起家创立拉夏贝尔,到拉夏贝尔登陆资本市场,邢加兴不懈地坚持了21年,踩准了节奏,也迈对了步伐。


但过去的辉煌不能给如今的困境买单。这一次,等待邢加兴补救的是一系列的“窟窿”。


“2019年是拉夏贝尔转型阵痛的一年,经过一系列调整,从我们的内部来讲,负担是减轻了非常多的。”邢加兴相信拉夏贝尔很快就会度过这段危机。


白手起家


邢加兴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至今为止仍被服装行业津津乐道。


“我从1992年开始从事服装行业,原来到服装厂去做缝制的车工,中途又报名了培训班,学服装设计,1995年来到上海打拼,在一个女装公司上班。”邢加兴笑着说,那时候什么都不会,就会做服装。


就这样,邢加兴在1998年创立了拉夏贝尔。“其实,从1998年到2007年,我们在将近十年时间没赚过钱,那时候是非常痛苦的一段时间,但是因为我们也比较坚持,在2007年我们拿到了第一轮融资,解决我们的生存问题。”回想起创业的那段经历,邢加兴依旧感慨万千。


2009年随着君联资本的入局,拉夏贝尔开启了飞速发展的阶段。2017年,拉夏贝尔全国门店数量曾达到9448家的峰值。2015年—2017年,拉夏贝尔继续以每年增加1000多家直营店的速度狂奔。


外界认为拉夏贝尔盲目扩张,但邢加兴认为其实并不是。他表示:“那段时间,自营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拿到融资再加上商业地产的快速发展,比如跟着万达进行快速的扩张,那时候我们踩住了风口,非常顺利地发展起来。”


不过,高光时刻与隐忧同时发生在2017年。这一年,拉夏贝尔正式在上交所上市,成为首家服装行业“A+H”股。


“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登陆港股之后,因为又要满足内资投资人的利益,所以我们又启动A股上市,投资人想要获利,这是很现实的资本因素,所以我们变成了A+H股的上市公司。”邢加兴直言。


也就在这一年,邢加兴没有跟上服装行业的变革,他说:“那两年大家就说大环境不好,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其实大环境是可以抵御的,但是我们反应太慢了。”


现实给拉夏贝尔来了狠狠的“下马威”。2018年,拉夏贝尔开始首次亏损,净利润为-1.56亿元,同比下降了131.24%。


到了2019年,情况更为惨烈。就在今天拉夏贝尔发出的半年报中,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51亿元,同比下降23.1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亿元,同比大降311.2%。


制图:时代周报


“去年就陷入危机的状态,今年的话其实更严重。”邢加兴的语气里也充满着无奈。


反思调整


那么,究竟有哪些原因导致了拉夏贝尔当下的危机?


邢加兴反思认为,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低端大众的女装受到了很大的挑战,而且居民消费信心也不足。内因是我们没有跟上服装行业调整的步伐,没有做好提前的防御措施。


当然,拉夏贝尔今年关了很多店铺,产生的亏损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摊销成本。


对于变革,邢加兴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决心。处理坪效差的店铺、优化人员结构、渠道调整……邢加兴全部同时发力,急切地想拯救拉夏贝尔的心情可见一斑。


拉夏贝尔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拉夏贝尔境内零售网点共6799个,报告期内净关闭零售网点2470个。


制图:时代周报


“只要开出来不盈利或亏损,我们就迅速把它关掉。我们也和万达广场、吾悦广场协商,解除捆绑的合作,不继续开店。对必须要关掉的大店,我们也支付违约金。”邢加兴表示。


此外,邢加兴透露,现在的店铺坪效有了差不多5%份额的提升。


除了店铺,邢加兴也进行人员的优化。“以前情况好的时候,一个团队配备十几个人,但是效率并没有提升,反而是下降的。如今,也必须到了优化的时候,虽然员工变少了,但员工的做事效率却提高了。”邢加兴直言。


对于邢加兴而言,将拉夏贝尔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发展代理模式是另一条出路。不过,令人不解的是,缘何从创业初期的代理模式到后来只做直营模式,然而如今又回头再次发展代理模式。


邢加兴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开始拉夏贝尔是代理模式,但是因为SARS那年有不少代理商亏了很多钱,就选择不做了,后面就大规模转做直营了。因为在那段时间直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再加上那时商业地产的快速发展,融到资金后公司快速的扩张。但是,如今商业地产发展下行,直营模式固定成本费用支出也很高,使得压力增大。


重要的是,邢加兴看好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力。“三四线城市人口并不少,消费能力也不弱,抓住这部分市场也是很重要的途径,所以我们就考虑下沉到三四线,发展代理模式。”邢加兴说。


邢加兴也坦言,由于2019年上半年零售市场增速放缓,代理模式的开展低于预期,下半年仍将继续推进。


品牌数量也在缩减。“我们会集中优势资源发展核心女装品牌,停掉没有竞争力的品牌。如今拉夏贝尔仅剩余5个女装品牌、1个男装品牌和1个童装品牌。”邢加兴介绍称。


这场调整带来的阵痛会持续多久?邢加兴给出的答案是,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拉夏贝尔又可以重新回到一个比较良性的状态来运转。


充满信心


这一年,邢加兴“火力全开”,吃住都在公司,拉夏贝尔中心大楼的顶楼就是邢加兴的暂时的居所。“这一年很忙,现在总部的规划都差不多了,我还兼着西南区的总经理,经常到处出差,到门店进行考察,有问题就现场解决掉。”邢加兴透露了他这一年的状态。


不过令邢加兴欣慰的是,不少门店的情况都有所好转。“7月份,我们有些市场区域原本都是20%或30%在下降的,现在就整个调整过来了,基本上都是个位数的下降,有一些地方是已经转正了,对未来是有很大的帮助。”邢加兴笑着说。


而邢加兴未来想要发展的买手店也初见成效。邢加兴表示:“现在很流行买手店,未来可能我会拿一个牌子开出50家店,针对不同的市场,会增加一些不同的买手的产品进去,像我们现在做了二、三十个店,今年应该有六、七千万的业绩,也有千百万的利润。”


对于多品牌战略,邢加兴认为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只是要根据公司规模和操盘能力及时调整。他举例称,在服装行业,每一个到一定规模的公司,都会做更多的子品牌出来,包括国内、国外的服装品牌,无一例外。有些品牌在新的公司旗下就可以起死回生,这是公司经营能力的问题,并不是多品牌战略就是错误的。


8月24日凌晨,富时罗素公布了其旗舰指数2019年9月的季度调整结果。公告显示,其旗舰指数富时全球股票指数系列本次新纳入87只中国A股,其中就包括拉夏贝尔。


“这对拉夏贝尔也是利好。”邢加兴笑着说。


不过,在竞争激烈的服装行业,拉夏贝尔想再次站稳脚跟,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