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业绩大涨:联想离东山再起还有多远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特约记者 / 张宁


8月16日,联想集团公布了2018/2019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报告。报告显示,联想集团今年第一财季营收增长19%,达到了119亿美元,创历史同期记录新高;与此同时,报告期内联想集团实现税前利润1.13亿美元,同比增加1.82亿美元,而税后归属股东净利润为7700万美元,相较去年同期的亏损7200万美元,直接增幅206%。


就联想集团的营收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稳步增长,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强调,这是在平稳推进“三波战略”下获得企业转型加速的成果。而与他去年7月提出的“提高在线销售额,使联想年收入在三年内增加120亿美元,否则就辞职”的目标相较,如今也仅一步之遥。这也让杨元庆在当天的业绩发布会上进一步表态,“在跨过拐点之后,联想已经开足马力,全速前进。”


成立于1984年、处在“奔四”路上的联想集团似乎正在经历着一场中年危机:2000年联想加入恒生指数,股价曾超过70元,这在金融危机后的香港股市堪称奇迹,联想也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计算机企业,拿下了亚太地区PC市场份额首位。柳传志的“联想神话”成为家喻户晓的企业家故事。但触顶之后,便是一路下行,2004年杨元庆接棒执掌联想集团,之后的13年联想集团业绩跌入谷底、两度被剔除出恒生指数成份股,与此同时,联想还必须面对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IT行业新巨头的碾压。而与其同一时代出生的华为,如今已是全球价值最大的未上市公司之一,2016年华为以5216亿元的营业额震惊了中国企业界。


缺乏互联网基因,在技术创新上掉队的联想集团,尽管今天交出了这样一份业绩报告,然而其是否真能如杨元庆所愿——跨过拐点后,东山再起?


业绩大涨,联想复苏?


联想集团此次业绩得以较高增长,主要归结于硬件设备的收入高增长。据联想今年二季度财报,联想集团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实现强劲表现,上述业务的收入达到了83.08亿美元,占到了公司总收入的69.74%,收入同比增长19%,税前利润达到4.18亿美元,同比增长43%。


从全球各区域的表现来看,美洲地区成为了其收入贡献最多的区域,二季度贡献收入占其总收入的33%。需要注意的是,联想集团旗下的Moto品牌在美洲地区都取得了销量的强劲增长。


另外,在中国市场,联想集团的收入也占总收入的25%。且联想集团指出,旗下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业务收入增长超过了10%,并以35%的市场份额占据市场第一。


除了个人电脑,服务器方面联想集团也维持增长。在二季度,其在服务器OEM公司中排名全球第四大及最快增长公司。在高性能计算机业务方面,联想集团居于全球500大高性能计算机供应商前列,在分布于全球15个国家内拥有117个系统。在二季度,联想集团数据中心业务集团收入16.29亿美元,同比增长68%。


里昂证券指出,联想集团二季度净利润超过了预期,认为该公司正在走上复苏之路,并决定上调其投资评级,由“跑赢大市”升至“买入”,同时目标价也从4.45港元升至了6.68港元。


针对这一业绩,有评论直呼:“联想终于盈利了”。实际上, 联想集团近几年来的业绩表现不断让外界大跌眼镜:在2016财年及2018财年(截至当年3月31日)出现亏损,随着业绩的反复,联想集团的股价也是持续下滑,从2015年的11.82港元一路下滑至了今年4月份的最低3.36港元,市值大幅蒸发。


而在此之前,联想集团更是因股价下挫而两度被剔除出恒生指数成份股:联想集团于2000年首次加入恒生指数;2006年,联想集团第一次因不达标退出恒生指数;2013年3月,联想集团再次加入恒生指数;2018年5月,香港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再度宣布,自6月4日起,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


从联想集团2013年第二次入选成份股以来的股价走势来看,5年时间内联想集团股价下滑58.6%,市值缩水接近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2亿元。


对于联想集团面临的困境,杨元庆不止一次提到了转型。杨元庆在此前的年报中就提出了三波战略:第一波战略是进一步提升个人电脑业务;第二波是通过投资并购方式把经营范围向多元化做战略扩展;第三波是把握“设备+云服务”的时代机遇,打造提供特定服务的新型设备。


而在此后,从其内部的架构来看也出现了大的调整,杨元庆通过内部信宣布,正式成立全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组织升级后,联想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移动业务集团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与原数据中心业务集团协同发力“智能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共同迎战智能变革时代。


有分析称,此次联想能够逆势而上,得益于盈利能力的明显改善。从2016年公司主席及首席执行官杨元庆提出“三步走战略”后,联想开始收缩部分手机业务,并试图重新回归到PC市场上来。根据调研机构IDC和Gartner的数据,去年惠普在PC市场上首次击败联想,一举夺得了全球霸主的地位,为了重回第一,联想集团于今年5月宣布收购富士通,这对联想的PC业务起到了提振作用。“虽然目前联想集团的股价与其巅峰时还不能相比,但是扭亏为盈以及股价的一年新高,还是客观展现了复苏的端倪。”


但也有不少市场人士并不这样认为。


移动业务掉队


“联想重回全球市场第一的策略,对于其整体盈利能力没有长期的帮助。”有市场人士指出,因为PC是一个正在逐渐萎缩的市场,移动设备业务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去年联想在最重要的手机业务上表现并不出色,其2017年手机销量为4970万部,市场份额仅2%左右。”


查看联想集团的财报也不难发现,联想近五年来的发展路径,基本是以PC和移动两大业务为核心展开的。其中,PC业务收入比例五年来平均占比高达70%、移动业务则占据约16%。


针对联想此次发布的业绩报告,多数市场观点认为,联想集团在核心业务的市场溢价增长推动中,仍需对第二波移动端业务的盈利能力加以提升,从而发展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和虚拟VR/AR设备,在“设备+云服务”中更好地构建创新能力,扩大生态系统,推动可持续增长。


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在众多科技公司竞相争夺的手机等移动设备市场和人工智能领域,联想却一直处于“蹭风口”的状态。


2017年4月,杨元庆透露,联想将在未来4年投资12亿美元研发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大数据。2017年7月,联想在上海召开的TechWorld创新大会上,首度发布了人工智能战略。在会上,杨元庆提出联想要成为“由AI(人工智能)驱动的智能变革”的推动者和赋能者。


2018年2月10日,杨元庆在联想年会上的演讲中再度提及人工智能。杨元庆称,接下来集团将围绕智能三要素“数据、计算力、算法”全面发力,充分利用商业IoT和大数据平台,致力于推动各行各业的智能化。未来要让“智能”“可信赖”成为联想新的标签。


今年两会期间,杨元庆再次提出四项与人工智能、行业智能有关的建议。


但实际上,截至目前,联想尚未发布任何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产品。在联想2017/2018三季度报中,联想也仅是提及旗下新成立的联想创投通过投资建立集团的创新能力,其中包括人工智能领域。


人工智能尚未落地,联想手机却蹭了一把近年来最高调的风口的之一——区块链概念。今年3月,联想一口气发布了三款联想lenovo品牌的新款手机,其中S5号称“第一款区块链手机”。发布会中,联想方面对此给出的阐述是“在Z空间支付区域系统底层搭载‘区块链’技术,让支付更安全”,此外并无具体阐述;今年4月,联想又发布了另一款主打区块链概念的产品——Lecoo“掘金宝”智能路由器S1。但两款产品的销量均与其他科技公司同类产品相距甚远。


“作为传统的3C制造企业之一,联想需要为企业注入新的活力。AI和区块链对联想来说就是一个故事,而联想作为高科技公司恰好需要这个故事。”有评论称。



联想衰落,谁之过


没有新的业务方向,联想必然要走下坡路。从昔年的“联想神话”到今日的联想危机,多数市场人士认为,联想最核心的问题是,没有成功地从贸易向技术驱动转型。


这要从1994年的“柳倪之争”说起。当时,联想集团两大核心人物柳传志和倪光南发生了分歧,时任联想总工程师的倪光南主张走技术路线,选择芯片为主攻方向。而时任总裁的柳传志主张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加大自主品牌产品的打造。“柳倪之争”后来也被认为是代表中国企业“贸工技”和“技工贸”两条线路的争斗。


最终,联想还是走上了优先发展市场的路线,倪光南离开联想集团。随后柳传志任命杨元庆为联想电脑公司总经理,在杨元庆的带领下,联想自有品牌电脑销量跻身中国市场前三位。


对此多数市场人士持有的观点是,每个时代的企业家都有其时代所赋予的使命。柳传志的时代,其使命就是将公司做大,完成对跨国公司的替代。无论他做得如何,是否错失了其他机会,他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选择“贸工技”、选择“做大”,是没错的。只有个头儿大起来,才能完成替代,也才可能在未来完成超越。这是“用空间换时间”的游戏。


可是杨元庆承担着与柳传志不同的使命,他的使命是超越。中国的电子制造业,数十年来的路径都是“模仿——替代——超越”,电视机最初模仿的是日本企业,电冰箱模仿的是德国企业,电脑模仿的是美国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中国公司开始通过成本优势大打价格战,几乎同时在1994年至1996年间扭转乾坤,形成了对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优势,然后步步为营,基本上完成了替代。


然而大部分公司直到今天依旧只走到了“替代”这一步,完成“超越”的寥寥无几,除了华为在电信设备和智能手机上正在进行超越,海信在电视机等领域在进行超越,康得新在预涂膜、光学膜、裸眼3D领域形成了绝对优势,在碳纤维领域也与最顶级公司旗鼓相当。这些企业,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技术研发和储备,厚积薄发,终于走到了潮流的前面。


杨元庆自2004年主导并购IBM的PC业务以来,就成为了联想集团的“一把手”,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将联想集团的PC业务一度做成了全球第一,并且依靠成本优势,获取了来之不易的利润。他没有进行超越,反而在替代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一路买买买。而联想集团除了PC出货量之外,还没有在哪个领域对惠普、IBM、戴尔形成超越。


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国内中低端手机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各路对手全力杀入,采取的策略也都不尽相同。以小米为例,这一年卖出6112万部手机的小米走的是“自我研发”道路,而联想依然选择了“贸工技”的路线。利益当前,技术可以往后放一放。于是联想买下了谷歌旗下的摩托罗拉智能手机业务,想要借此进入竞争没那么激烈的欧美市场。


刚开始联想的手机业务成绩的确不错,出现过销售高峰期。但问题是,手机是一个跟随时代在前进的产品,需要更新换代,不断升级。然而联想并没有自己的科研团队,买下了摩托罗拉,也无法更新技术。于是一年后,联想的手机业务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股价更是从2015年5月开始“大跳水”,全年跌回到2011年的水平,公司全年亏损4.7亿美元。


杨元庆在联想集团如日中天的2004年开始执掌联想集团的最高权柄。在这之后的13年里,联想集团可谓江河日下,错失了PC互联网、智能手机、云计算多个机会。每次有热点的时候,杨元庆都会紧紧跟进,然而却始终没有坚持下去。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承受舆论压力最大的杨元庆,一度被认为是联想最失败的“掌门人”。


联想没在新的竞争中保住自己的地位,也没能在同年代的品牌赛道上跑过华为,选择了贸易优先,后来技术却没有跟上。有业界人士认为,作为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并不缺乏战略,他缺乏的是任正非所谓的“战略定力”。


联想手机没有退路


对于联想,杨元庆面对的状况是,不留退路,也没有退路。对于联想移动业务来说,减亏只是个短期目标,全面复兴战略目标的实现,仍需要等待一个时代契机。业内人士分析,5G时代的到来,将是联想移动业务翻身不容错过的契机。


伴随3G时代的开启,智能手机进入普及型红利期;到了4G时代,智能手机开始新一轮迭代和换新期。无论是3G时代还是4G时代,都带来了手机行业竞争格局的大洗牌。在这个过程中,“中华酷联”逐渐失势,“华米Ov”走向了舞台的中心。


而在5G时代,联想也并非没有优势。在今年4月的联想集团誓师大会上,联想公布了在5G技术领域的研究成果:获得了500多项5G技术相关专利,并且在全球范围内组建了多个从事5G技术相关研究的技术团队;8月3日,已被联想收购的摩托罗拉在芝加哥总部发布了Z系全新旗舰手机moto z3。在5G模块的支持下,可以使这款手机进入Verizon的5G网络,因此moto z3也成为全球首款5G 手机。moto z3采用的是模块化设计,这款手机可以在4G和5G之间平滑切换,完美解决了手机的更新换代问题。


“与3G、4G时代的迟缓相比,5G时代的联想手机动作迅猛。”有评论称,但是联想也需要看到,5G这个战略机遇并不是只给联想准备的,苹果、三星都具有产业链的整体优势,华为在5G标准、芯片等方面同样实力强劲,Ov、小米的营销能力无出其右,他们在5G时代依然会是市场的主力选手。5G时代的联想手机,只能疾驰,没有退路。


对于联想手机前路,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大部分手机企业聚焦的还是智能手机的单品价值,并没有站在全场景的IoT(物联网)时代思考问题。当然,这样的战略思维,更容易在当下的市场上讨巧。


联想手机需要换道超车,而这条新的赛道很有可能就是智能物联网。当前,以移动互联网为核心引领经济增长的势头已经明显放缓,以IoT(物联网)和AI(人工智能)为触发点的新产业革命正加速到来。IoT与AI的交织与融合,让新的技术系统和应用生态不断诞生,“智能物联网”的能量在这一过程中得以持续释放。


其实,杨元庆也曾对联想手机的未来提出构想——行业已经走过了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两个阶段,下一步将步入智能物联网的新阶段,而PC和手机是智能物联设备中的两个重要节点。


杨元庆曾表示联想首款5G 手机将在2019年初出推出,对于联想5G手机及其对联想集团走势的带动作用,外界拭目以待。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