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科技公司的正确打开方式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 / 钱馨瑶


近日,美国华尔街五大巨头FAANG(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奈飞Netflix、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纷纷公布财务报告,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8月3日凌晨,苹果公司更是以股价上涨2.92%,收于每股207.39美元的好成绩,成为美国证券历史上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的上市公司。


什么样的公司能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这个论题仿佛是在问“人类是谁”一样,大而无边。


根据维基百科定义,科技公司是一种商业实体,主要关注技术的开发和制造,或提供技术即提供技术服务。例如,包括与数字电子技术、软件和互联网相关的业务以及与其相关的服务业务,例如电子商务服务。此外,信息技术(IT)公司和高科技公司是科技公司的子集。


苹果公司、惠普、IBM、亚马逊、微软、谷歌、英特尔、甲骨文和eBay等公司被认为是科技原型公司。


那么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需要哪些企业基因才能生存下去?


研发投入科技创新是科技企业核心


根据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PwC)旗下管理咨询机构思略特(Strategy)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1000强》(2017 Global Innovation 1000)报告,许多大型科技公司以技术创新著称,每年在研发上投入大量资金。


该项研究已持续12年,研究对象包括2017财年(截止2017年6月30日)全球研发支出最高的1000家上市公司以及全球562位创新领袖票选出的全球1000创新企业,其中科技公司在全球20家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中占据了9家。根据包括企业和政府方面在内的各类数据来源,全球创新1000强企业的研发支出总额占到全球研发总支出的40%。参与此次调查的公司的研发支出共超过1000亿美元,占到今年全球创新1000强总研发支出的14.4%。


根据调查,2017年全球创新1000大企业的研发费用达7016亿美元,为历年来最高;平均研发费用年增幅约3.2%,高于去年的1%。


2017年全球投入研发经费最多的企业为亚马逊(161亿美元),其次依序是Alphabet(Google母公司)的139亿美元、英特尔(127亿美元)、三星电子(127亿美元);其中研发强度分为别11.80%(亚马逊)、15.50%(Alphabet)、21.50%(英特尔)和7.60%(三星电子)。


据报道,美国时间7月15日,国际头号CPU选手英特尔在位于加州的分部举行了2018架无人机的联合表演以此庆祝自己50岁的生日。而对科技创新的极端重视是英特尔得享高寿的主要原因。探究英特尔为何如此成功就不得不提到摩尔定律,摩尔定律提出同时也是英特尔重视技术创新的最好的证据,因为摩尔定律并非一个科学上的定律。从一开始的“半导体芯片上集成的晶体管和电阻数量将每年增加一倍”到现在的“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其具体措辞已经修改了很多次了。


科技创新从来就不是一条坦途,而高科技创新作为一种市场行为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长周期的特点。很多企业对待行业科技变化的态度都是咬牙勉强跟随甚至能省就省。


企业对这种研发风险的抗拒和厌恶是天然的,不分国内国外的。当然借口可能是多种多样的,浅显的有“我们售后好”或者说“我们的优势是服务”,深奥可以说“消费者买的是我们的文化”“走贸工技路线”或者号称“引进吸收再创新”。 相比之下,英特尔敢于直面技术竞争的勇气就显得非常可贵。


技术团队和技术能力比技术更重要


英特尔作为半导体发展早班车的成员之一,创始人中除了戈登·摩尔之外,罗伯特·诺伊斯也是创造过半导体发展里程碑的人,而且英特尔初始技术团队中保留了大量来自于仙童半导体公司的技术骨干。


虽然英特尔拥有巨大的先发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英特尔可以在日新月异的半导体设计制造市场中躺赢。德州仪器作为集成电路的发明人同样拥有先发优势,而从电子管时代就独领风骚的蓝色巨人IBM也是英特尔在半导体制造上的强劲对手。


同时作为英特尔长期以来主要业务的CPU领域从来就不缺乏竞争对手技术上的降维打击和商业上的弯道超车。怎么在已经落后的情况下反超?这离不开一支强大的半导体技术队伍。


英特尔通信与设备事业部5G业务与技术总经理Robert Topol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英特尔在看待主要的技术趋势时,有几个方面的技术是非常重视的,包括5G、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以及自动化。在英特尔的组织架构当中,会有不同的团队从事这些技术开发。如何整合他们的技术能力,提供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来给英特尔的合作伙伴。


谷歌于2016年正式发布了Pixel手机,受到业内一致好评,Pixel 3系列也计划在今年推出,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谷歌今年的Pixel 3或将直接用上自研处理器。2017年,谷歌高调聘请了苹果A系列处理器开发主要领导人之一Manu Gulati,向业内暗示其正在建立一个手机处理器芯片的硬件设计团队。专家表示,为了加强Pixel手机的图像识别速度,谷歌将希望寄托于自己研发的芯片上。据了解,谷歌之所以想要提升其图像处理速度,是因为苹果手机处理器芯片速度已经发展到了谷歌的7倍。


又例如,8月9日德勤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与亚马逊通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中华地区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据了解,双方将以亚马逊AWS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等先进技术为切入点,德勤Deloitte和亚马逊 AWS将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资源,为大中华地区的企业提供优质服务。此次合作中,德勤Deloitte将建立一支专注于亚马逊AWS云服务的技术人员团队。通过云战略及规划咨询,双方将共同推动为企业提供业务模式变革和云战略及云技术咨询服务,目标领域涉及云规划评估、组织战略及云架构方案规划咨询等。通过技术咨询服务,双方将共同推动企业开发云上原生应用、云迁移、云上运营及云上管理服务。


德勤中国信息技术团队领导人孟晓凡先生指出:“亚马逊AWS是全球云计算的先锋,德勤连续六年被Gartner列为全球排名第一的咨询机构。亚马逊和德勤的战略合作将有利于我们进一步结合双方的技术与专业优势,帮助企业在不断演变的技术和市场环境中应对挑战。”


这都诠释了技术团队和技术能力比技术本身更加重要的规律。


终端产品是科技公司的形象


美国塔吉特公司(Target)、谷歌、花旗集团(Citigroup),财捷集团或直觉软件公司(Intuit)都是知名企业,它们同样使用相当多的技术。然而,只有谷歌和财捷集团被称为技术/软件公司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的终端产品。


7月26日,全球最大社交平台Facebook发布了它的最新财报,结果造成股价暴跌19%,盘后更是一度跌逾24%,市值蒸发1200亿美元。


但令人感到很惊奇的是,即便是市值遭遇大幅蒸发,也无法改变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在行业中的主导地位。就是在股价急剧下跌之后,它也仍然是美国市场上身价排名第五的公司,领先于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


来自RBC Capital公司的分析师Mark Mahaney表示:“在我看来,Facebook有着一种最具盈利能力的商业模式。从之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如此。当下,Facebook的股票应该算是整个科技行业最为强劲的投资资产了。”


苹果公司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苹果公司营收53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7%,连续第四个季度呈双位数增长;净收入为115亿美元,运营现金流为145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2.34美元,同比增长40%,国际营收额占该季度收入的60%,收入和利润均超过市场预期。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致股东信里表示,“我们第三季度的业绩表现主要归功于iPhone手机、可穿戴设备以及服务的持续强劲销售。”苹果第三季度iPhone全球销量为4130万部,同比增长1%,高于StreetAccount预测的4179部;营收达299.1亿美元,同比增长20%,占苹果营收的56%。也就是说,每台iPhone平均售价达到724美元,比分析师估计的693美元高出4.47%。


此外,苹果公司计划从2020年开始,全方面使用自主研发的处理器芯片来替代传统大厂的处理器芯片。专家表示,一直以来,苹果公司倾力所追求的是封闭生态,但因为自身产业跨行太多,无法自主完成所有的生产步骤,但这依旧无法阻挡苹果公司向“封闭生态”迈进的脚步。在获得ARM架构许可证后,苹果开始设计自己的芯片,第一款产品被用于iPhone 5S,64位的A7芯片采用了四核图形处理器,而到了苹果A11芯片,图像处理速度更是翻倍,高性能的内核使其速度较上一代产品快了25%。专家向记者解释,苹果自主研发的处理器,最大的优势在于适配机型。不论苹果设计的处理器性能有多高,都有与其匹配的苹果机型。与之相比,高通的处理器想要找到合适的安卓手机,就没那么容易了。


链接:


中美企业研发激励政策的比较


1980年以来的近40年时间里,美国历届政府对科技创新和企业研发都高度重视,并通过税收优惠、研发资金支持、研发平台建设等全方位鼓励和支持企业创新。相比之下,我国的研发支持政策发展较晚,不过目前已经形成一定体系。


从税收优惠来看,美国以间接优惠政策为主,税收抵免、加速折旧、亏损结转等,税收抵免政策尤其运用广泛,并在历届政府中不断完善,抵免比例逐渐提高。我国的税收优惠体系目前已经相对完善,不仅有直接税收优惠(优惠税率、税费退还),还包括间接税收优惠(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加速折旧、延长亏损结转期限等),并且覆盖的范围在逐渐扩大。从政府引导基金来看,美国的小企业投资公司(SBIC)计划应用成功,我国的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较晚,在运作模式、管理方式、资金来源、退出机制等方面与美国还存在较大差异。另外,中美两国都通过研发资金支持、建设研发平台、鼓励产学研合作等方式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不过我国在研发资金投入强度以及法律保障等方面还有不足。


鉴于前文的比较结果,我们认为我国的研发支持体系还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政策空间:


(1)税收优惠


第一,深化结构性减税。目前的税收优惠体系以企业所得税为主,尤其直接享受优惠税率的企业需要满足比较严格的要求,限制条件较多,这就导致那些处于初创期、连续亏损、产品周期较长的中小企业并不能直接享受到优惠政策,对中小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有限。虽然近几年针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政策频出,但鼓励中小企业研发支出的政策仍相对有限,未来仍需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以加大对创新类中小企业的扶持。


第二,需要继续放宽创业投资企业所得税优惠条件并加强对长期股权投资的激励。首先,创投收益税收优惠对创投企业和被投资企业要求严苛,普惠性差,使该项激励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此前能够享受这项优惠的为有限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后扩展至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被投资企业也从中小高新技术企业拓宽至部分科技型初创企业试点,并且今年4月提出将试点优惠政策推广至全国。


其次,我国目前要求创投的持股期限为至少2年,美国对长期持有股权的投资者优惠力度更大,因此国内也可以通过对不同持股期限执行不同的优惠利率,以此鼓励长期股权投资。此外,天使投资属于投资早期阶段,考虑到其风险相对更高,可以对天使投资人提出更有针对性的、优惠程度更高的政策。随着试点的推广、合格企业和个人投资者门槛的放宽以及更多税收优惠政策的推出,创新企业将吸引更多股权投资资金。


第三,继续提高部分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目前来看,行业负面清单和活动负面清单外的研发活动均允许加计扣除研发费用,将外聘人员劳务费、试制产品检验费、专家咨询费、高新科技研发保险费及研发直接相关的差旅费、会议费等均纳入了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范围,加计扣除范围已经明显扩大,包含内容较为广泛。为了加强对某些行业研发投入的激励作用,可以有针对性地提高个别行业研发费用的加计扣除比例,尤其是那些符合国家战略性发展需求的新兴产业,这样可以更有效地激励企业增加研发投入。


(2)政府引导基金


第一,创新基金运作方式。我国可以借鉴美国SBIC的担保模式,以政府引导基金委托政策性担保机构做担保。由于SBIC担保模式建立在成熟资本市场和完备信用体系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可以在部分经济发达地区做试点并逐步实现优化和推广。


第二,规范基金管理模式。近年来,尽管我国政府引导基金从立项数量和支持金额上都有迅速发展,但是缺乏统一的组织管理机构(类似于SBA角色)和系统性自上而下的组织管理机制。相比美国SBIC基金管理模式,我国政府引导基金容易陷入“各自为战”的分散局面,并伴随投资目标重叠、交叉以及空白等问题。因此,建立来自顶层的统一管理机构进行统筹协调规划,明确政府资金投资方向、决策程序、利润分配、运营监管等内容,并设计配套的管理机制和监管体系,是十分必要的。


第三,拓宽运作资金来源渠道。出于对我国国情和维护金融市场安全稳定的考量,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现阶段呈现出政府出资比例大的格局。这种出资方式缺少灵活性,难以确保投资效率。借鉴美国SBIC计划成功经验,允许一定比例的养老基金参与创业投资领域,扩大引导基金运作资金来源的同时还提高了引导基金质量。政府须制定较宽松的资本管制政策,并同时配套相关优惠政策引导私人资本和国际资本进入投资领域,而不是一味依靠政府力量进行投资。


第四,完善信息披露与信息公开制度。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的整个运行过程中信息透明程度与美国SBIC计划还有较大的差距。参考和借鉴SBA的做法,在政策公开方面,可以设立专属网站,实时更新和公告相关信息和扶持政策,并提供专业指导意见;在信息披露方面,建立中小企业投资信息系统以及企业诚信档案,其中政府以及相关机构以监督者身份对引导基金的投资方和接受方进行规范指导,构建诚信的投资环境。


第五,建立多层次退出机制。相比美国已建立起的成熟资本市场(NASDAQ)和并购市场,我国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退出渠道远未完善。因此,我国需要建立基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退出机制,加强证券交易所市场发展(尤其是创业板),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大力发展产权交易中心。


(3)其他


一方面,前述分析表明我国的研发投入强度较低,与各创新型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在国民经济新核算体系下,政府有望加大对企业研发的支持力度。而与此同时,更需要激励企业主动增加研发支出,毕竟企业是研发资金来源的主力。


另一方面,我国关于产学研合作的政策体系在逐渐完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产学研合作中科技成果权利归属的确定。目前我国有《著作权法》、《专利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合同法》等对不同情况下的权利归属做出了界定。不过目前我国专门针对产学研合作的法律法规还比较匮乏,需要对产学研合作链条上的每个参与主体的权利、义务、责任进行明确的界定,以保障各方的合法权益。当然,还可以有针对性地加大对相关企业的优惠措施力度,更有效地激励产学研合作顺利进行。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